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豪门生活 >> 查看资讯

处处透着贵气 京城胡同里的“藏金”酒店

北京,胡同浩繁有几千条,他们围绕在紫禁城周围,大部分形成于中国历史上的元、明、清三个朝代。北京的胡同也犹如北京的一座座民俗风情博物馆,记录着北京的历史变迁。如今,这些老北京的胡同越来越“贵气”,越来越有文化气息。单从深藏在这些胡同里的酒店,就能让你大开眼界!

自然,既然藏在这“金贵”的北京胡同里,不光是精品酒店,还得有主题,而且透着文气。住一晚,细品味,便觉出胡同文化主题酒店的“韵味儿”了。下楼喝茶看皮影戏,索尼老宅把玩紫檀,兴华园旧址过过水幕流转的后现代生活……出门便可在胡同里遛弯,“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寻的不就是这份感觉吗?近日,《TimeOut北京》杂志盘点了北京胡同里的“藏金”酒店,一起来看看吧!

  
  老北京胡同文化

1、醉里挑灯看戏:后海皮影文化主题酒店

上演逗比台词皮影戏

别说是在酒店,就算去公众场所,在北京能看皮影戏的地方也没几处。而就在什刹海这块灵气地界儿上,却常有新版皮影戏在胡同深处的一家精品酒店里上演。松树街24号,到胡同口您就径直往深里走,先看上一路的老翁对弈、淘小子追跑,不知不觉就到了皮影文化主题酒店。门口那棵迎客松是镂空雕刻的,天一擦黑儿就泛出灯影……嘿,这不正是皮影戏的路数吗?

这藏在胡同里的酒店,要跟五星级比奢华,那比不起,只能评价“精致”二字,但若论文化味道,这里不仅接地气,还接了“仙气儿”。前台是全铜雕刻,图案是南京一派的皮影人物,最显眼的名曰“通天鼻”。而 绕过前台经过一道玄关,是一片公共休息区,这里用老式牌坊搭建起一座小型皮影戏台,隔天便会有一场皮影戏演出。很多剧目都是热爱皮影戏的酒店员工自排自演,最近的年度巨献《蝴蝶恋人》, 其实就是改编自经典名剧《梁祝》,其中针砭时弊的逗比台词,不时令人捧腹。

皮影博物馆”里藏珍宝

从酒店大堂的悬挂、陈设来看,这里堪称一座内容丰富的皮影博物馆。馆藏的皮影作品不乏价值连城的名家名作,通往二楼的超大幅着色皮影,是汪天稳大师的真迹,也是目前世界上体量最大的皮影作品,其刻画的内容竟是如时代渐行渐远的胡同慢生活“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汪大师还把自己的签名巧妙地隐在老爷子的扇子里,颇有几分情趣。另一些“馆藏”包括制作皮影道具、颜料、古董石砚等,总之在这里可以找到关于皮影的一切。

前厅的小展台,还可以带走些小纪念品,皮影四大行生、旦、净、丑头像各一枚,定期还有座店的皮影师傅教大家上色。前不久师傅兴起,自己着了一套青花瓷配色的皮影,当场就遭到客人们的哄抢,最终组织拍卖息事。

引来洋导演

酒店房间不大,也不奢华,但也精巧、舒适。20间客房,每个房间都以皮影戏中的一个物件串起,镂雕的门灯,十分有新意。房间都有一盏葫芦灯,有的房间还配了文房四宝,老窗棂推开便可凭栏望,晚上在房间里看皮影戏,犹如置身VIP包厢。

这样有灵气儿的地方,当然要聚起一帮有灵气儿的人。譬如《蝴蝶恋人》的导演就是位美国人,名叫Larry,他先是放弃了在美国做导演的机会,在与中国皮影文化同时发轫的印尼扎根做研究。与中国偏向轻松的戏剧表现不同,印尼的皮影文化传承自神鬼、祭祀,最终Larry还是选择来到中国,将个人研究与专长结合,成了新派皮影戏的导演。如今Larry已是蜕变成为一个老北京胡同串子,也是对中国饮食百无禁忌的老饕,还是经常赖在皮影酒店不走的老住客。

西城区松树街24号近大新开胡同。

2、索尼老宅,过过爷范儿生活:后海紫檀文化主题酒店

闻着紫檀贵气进庭院

看过了皮影酒店的精致,在后海还可以遇见奢华与享受。距离皮影酒店不远、位于德内大街兴华胡同里的紫檀主题酒店,让您能真正体会到老北京的爷范儿生活。胡同里走一路,看的一路都是讲究。门口的门墩圆形的是鼓,代表住家是武馆;方形的代表住家是文官。一路来到紫檀博物馆门前,可以看出这座老宅之前一定住着大户人家。据载,这兴华街一路都是康熙辅政大臣索尼家的宅邸,这座倒座四合院据说是索尼的第三子索额图宅院的一部分。

住在大宅里就能当上爷吗?不见得,这屋里屋外的摆设还得显出档次。贵气老木莫过紫檀,古代帝王与他国皇室社交时,都以紫檀物件相赠,其珍稀程度可见一斑。据传紫檀木还很有灵性,常被用来制作佛龛。走进酒店大门,门廊前厅会出售 一些紫檀摆件、纪念品,有多名贵,看看物件上的金毛便知。如果想成为一名紫檀鉴赏家、收藏家,可以先与酒店的工作人员盘盘道,能过了这一关再说。

天井套房藏着“气死猫”

普通倒座四合院,正房、耳房、东西厢、倒座房,最多也就七八间,紫檀酒店为了不破坏这座四合院的原始风格,下探建起两间地下套房,总计十间房。但是家庭套、高级套、总统套,足够满足不同住客的要求。说是紫檀文化酒店,那房间中的陈设,紫檀物件当然必不可少。正房内间的那张床榻,便是酒店中最大的紫檀家具,其中木质结构均为紫檀打造,随着紫檀木价格的一路攀高,这张床的市价据说已超过五百万,价值直逼迪拜的土豪金床。平常可供客人休息的公共区域,不仅有阳光书房,还有阳光麻将馆,闹静皆有选择。

看惯了古朴的中式房间,可以到地下一探究竟。这地下的两间,是酒店最奢华的总统套,您还别觉得房间在地下就失了档次,天井解决了自然采光问题,地暖则干掉了室内潮气,匠心设计随处可见。屋里摆设有紫檀木的立柜,据说是老年间的“冰箱”,专门摆在地下使用,俗称“气死猫”,因为里面摆着食品,小猫看得见却抓不到。两个套间之外,还有一间会议室,铺设的地砖是旧中国的第一批进口之物,从前乃慈禧御用。近侧还有一个嵌在地板里的小博物馆,均是改造老宅时从地下挖到的宝贝,就地展览。据说还挖出了巫毒娃娃,庭院深深不知是哪位夫人深深的毒怨。

京城贵地儿逛王府

老年间什刹海附近住的可都是皇亲国戚,大名鼎鼎的恭王府距离皮影和紫檀主题酒店就几步路的事。都知道恭王府最早是清代第一大贪官和家的大宅,和被抄家处死后,这座豪宅才便宜了恭亲王奕。府内建筑奢华,说是北京小故宫也不为过。

拐进定阜街,走不远便是辅仁大学旧址。这里最早是涛贝勒府的一部分,后被罗马教廷收购,从此拉开辅仁大学的历史。虽说如今游客不能进去参观,但光是欣赏这座中西合璧建筑的外观,就能体会到昔日王府的贵气和高等学府的肃严。

精品酒店的餐饮自然是软肋,但在什刹海周边走一圈,想吃什么美味没有?更何况附近还有护国寺小吃。

西城区德内大街兴华胡同42号。

3、四合院里的西式人家: 宝钞胡同Orchid酒店

更像一座私宅

Orchid是真正“藏”在胡同里的酒店,宝钞胡同里老石饺子馆隔壁,一条仅容得下一人行走的窄巷,走到尽头,墙上才会出现不起眼的字迹“The Orchid”。好不容易找到这里,还不能大大方方进入,进门还需要按门铃,类似一栋私宅,根本不像开门纳客做生意的地方。但如今这个时代,商品过度营销,从手机到时尚品牌,“饥饿”反倒成了最妙的营销方式:只有十间客房的Orchid真不愁生意。

拉开院门,转过一道楼梯才豁然开朗。据说这间小酒店是一位加拿大男孩与一位西藏女孩的联袂之作,所以你会看到西方的设计与中式的铺陈相得益彰,既有西式台灯映衬的吧台,也有金鱼在其中嬉戏的水缸。

据说这家酒店原先只是一座年久失修、杂乱无章的院子,老板入手后斥资300万,请来设计师重新建造,才有了如今这家风格独具的院落酒店。进门便是一间玻璃房,接待前台、吧台、公共区域均在这里,也只有通过这里,才能到达后院的客房。后院的空间不大,但足够将院子里的空间利用得淋漓尽致,为了容纳下令人感到舒适的空间感,设计师选择向上建造,公共露台氛围上下两层,还有套房在房间内自带露台。夏日坐在小院露台上,饮酒或茶叙,都不错。

淘宝高手的风雅地儿

严格说,这里算不上主题酒店,不过,Orchid的原意是兰花,这里倒也没有辱没如此风雅的名字,密植的绿荫打造出一片静谧的空间。可以看出两位主人是淘宝高手,他们曾在胡同里就地取材,一百块钱收购别人家拆房子丢弃的大梁,大卸八块之后,改造成了纹路清晰古香古色的茶几和墙上的搁物板,像极了古董老物。

在这里坐镇的大管家露姐,是一位英文流利的地道老北京人,适逢周末,她会开起露姐饺子课堂,教客人包饺子。而且老板兼营茶叶生意,所以这里的品茶课堂自然也不能少,让喝惯了红茶加柠檬的外国人,也尝尝白茶的醇厚与绿茶的清冽。

4、古乐悠远庭中闲: 宝钞胡同未名酒店

“未名”却有乐

宝钞胡同里有家四合院酒店,名曰“未名”,不禁惹人联想,这酒店和北大有什么牵连?原来这里的创始人真的是北大毕业生,专业是物理,却干起了酒店营生。

虽说是学理出身,但这串起客房、招揽生意的主题,却定位中国传统民乐。在院子里随处可见各种传统民族乐器,客人可以随意把玩。空气中飘扬的淡淡的悠扬乐声也是传统民乐,一曲琵琶唱罢,又一曲二胡登场,各领风骚。房间也以乐器为主题,正房是扬琴、琵琶,偏厅有笛子、二胡,每个房间内除了悬挂题乐器之外,还会有竹刻的英文简介,给老外客人科普一点中国民乐乐理。

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店,算不上很精品,但在设计上却堪称四合院改造的范本。小院的玻璃房采用波浪型设计,罩起整个院子,使得院落好打扫之外,又解决了采光问题,阳光太耀眼的夏日午后,天顶还有帆布帘可以庇荫。

歇脚的“家”

四合院讲究一家人往来无嫌碍,大家要多交流感情。改造成酒店之后,私密性往往不高。没关系,店家早就设计周全了,玻璃天顶向下延伸,在东西厢处分割出一个清新雅致的迷你小院,客人可以在里面荡秋千,喝茶看书。没有小院的房间,也有玄关相隔,足以令外国客人保有自己的私密空间。靠后山墙的房间,还有一个五六平米见方的“后院”,其实就是个天井,但正是这一片天地,总是能激发起住客的DIY精神,常有背包客像哆啦A梦一般,从背囊里掏出小烤架,在后院搞起自助BBQ。

未名酒店是私人生意,没有资本注入,陈设并不奢华,但却搞出了点家的味道。随处可见的小摆件,都不名贵,还略显凌乱,却像极了我们一点点做加法,营造起的私密小家。这里的工作人员,与客人的互动也不少,除了每周末的民乐表演之外,平日里工作人员便在院子里捞面、包饺子,好奇的外国人可以参与进来,包教不包会。忙掇一番之后,大家围桌而坐,一起品评饺子的美味,那些不成形的怪咖是谁的杰作,谁心里明白。中庭一隅还有文房四宝,鼓励客人在宣纸上练练描红大字。

这里也算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兰花并不好养,但是在中厅沙发背后,蝴蝶兰却在疯长,修长的叶子探出头来,搔弄你的后脑勺。一片和谐静气之中,总能够让人处之泰然。

宝钞胡同也有潮店

宝钞胡同实为讹音,原来是明代倒钞司的所在,是回收旧币,偿以新币的地方,老年间就是金融街了,自然是城市中喧哗热闹的所在,如今的宝钞胡同却多了几分清幽。Orchid旁边的老石饺子馆主打外国人餐饮,芝士馅儿的饺子卖得最火。

胡同也不乏潮店,宝钞胡同与鼓楼东大街的交会处,有家勺子家的店,店内主打独立设计师品牌,从衣着到瓷器、摆件,还有不少独立音乐人的唱片。胡同里的Modernista酒吧准确地说是一家爵士、慢摇吧兼电影院,在这里常有先锋电影放映。

西城区宝钞胡同甲38号。

5、大隐闹世,上善若水: 前门皇家驿栈酒店

水幕流转

大隐隐于市之感是每个胡同精品酒店的追求。走进人声鼎沸的前门鲜鱼口街,从烤肉季对面的小巷拐进去,前门皇家驿栈酒店赫然眼前。作为京城首家水文化创意精品酒店,皇家驿栈以水幕之屏与自身上善若水的空灵之感隔开了周遭的喧嚣。

酒店原址为老北京著名的便民浴池兴华园,这里本就与水有着不解之缘,在美国ASAP设计事务所的打造之下,更呈现出一派后现代的冷调与传统人文相结合的冲撞美。大厅在一道水幕之下安静地幽暗着。这道水幕从屋檐而下,沿着一根根细丝慢慢流下来。细丝上悬浮着无土绿植,而它的养殖也正是靠着这个水幕的循环系统来供给。每天早晚固定时段,水循环系统自动开启,雨幕便随之流转。

五种房型都姓“水”

在水主题的统领下,酒店的65间客房均由与水相关的汉字命名,比如“润”、“滋”等,昏暗走廊内每一个房间的旁边都幽幽亮着一个三点水的汉字,还未进房意境就已然润泽起来。酒店客房共分五种类型,欲望、宁静、神秘、浮游以及奇迹,除奇迹为顶楼的最豪华套房外,其他类型的房型均有分布。“欲望”之中浴缸便在床旁边,是飘渺中的挑逗与诱惑;“宁静”则是一片纯白基调下的纯澈之感;“神秘”在全木质结构下,拥有对着天窗的大浴池,屋内绿植盈盈,有种遁入自然的错觉;而“浮游”是全黑颜色下的无限遐想,其中最美的要数那盏悬挂床上的云朵灯了。有趣之处在于,每个房间内都会有一枚与房间名称相同的印章作为纪念品送给客人,而mini bar的饮品属于免费畅饮的范畴,这个实在过瘾。

震撼于冰逸的水墨画

酒店还有两处不容错过——会议室与顶楼露台。天台之上,不仅有SHANG酒吧,更有一片露天泳池。环顾四周,天安门、故宫与天坛似乎咫尺之遥。这里太适合清晨时扎入泳池,更适合夜晚来个高潮迭起的游泳趴。至于会议室,不进来难以感受其震撼,三面墙体,包括屋顶全部被艺术家冰逸的水墨意境画作占据,毫无装裱,就这样袒露于视野之中。水墨的磅礴感与灵动感,立刻让这件涓涓的精品小酒店变得恢弘起来。

鲜鱼口美食街吃尽老字号

出门右转,就进入了著名的鲜鱼口美食街,这可是拥有570多年历史的胡同,与大栅栏遥遥相望,翻修之后汇聚了一票老北京的老字号餐馆。胡同东口便是吴裕泰内府菜,一看就知是以茶餐为特色。你可以一边吃着官差菜,一边品茶看戏,静心体会那个年代的上流之趣;与吴裕泰内府菜对门的是京城烤肉三大家之一的烤肉季,他家大名鼎鼎的老北京炙子烤肉,肉炭焦香,满是诱惑自不多说。而便宜坊烤鸭的旗舰店也在胡同口,走过路过不容错过。

东城区鲜鱼口街87号。



TAG: 北京 北京胡同 皮影博物馆 胡同文化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