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记者来鸿:被拐卖到中国的缅甸女孩儿

 

拐卖到中国的缅甸女孩儿吴欣欣:身价8000元

缅甸边界小镇,常年受战乱、动荡、贫穷困扰,难怪,比邻的经济巨人中国成了磁石。不过,缅甸这边“出产”的并不仅仅是毒品,还有小女孩儿、青年妇女,目的地—中国。BBC记者讲述“蓬勃发展”的人口交易中两位“幸运儿”的故事。

一年前,亲生父亲把欣欣(音译)卖给了(人贩子)。

吴欣欣,年仅四岁的缅甸小女孩儿,天真秀气,来自一个破碎家庭。8000元人民币(1300美元,830英镑)是她第一次成交的身价。

欣欣的姥姥玛善(音译)坐在家里的小竹棚内,向我们讲述了那段经历。她说,“我们种玉米、大米,儿子吸海洛因上瘾了,我们很穷,没有钱。”

玛善一家日子很难。离我们一两米远的地方,她的儿子蹲在黑暗的角落,好像在听我们谈论他,但是目光呆滞。

玛善的女儿也没好到哪儿去。她跟另外一个男人跑了,把自己的两个年幼的孩子丢给父母。据玛善说,女儿的橙汁被人下了药。

其中一个孩子—欣欣的弟弟,正在屋外的泥地里玩儿。玛善拿出欣欣的照片给我们看,回忆说,“一天,欣欣的爸爸梭凯(音译)来接她。走了四天没有音信,我知道肯定出事了。”

 

欣欣的父亲(左):打牌把钱输光了

玛善很担心,开始四处打听,她和村里一位长者一起去找梭凯的朋友,很快就发现,梭凯欠了债。玛善摇摇头,说,“他打牌,把钱输光了。”

后来,玛善去向警察报了案。警察找到梭凯。梭凯招供,在当地一位克钦妇女的牵线帮助下,把女儿卖给了中国的人贩子。

缅甸警察照着线索顺藤破瓜,来到中国的边境城市瑞丽,发现欣欣已经被再次易手,卖给一对没有孩子的中国夫妇,这一次,她的身价是12000元。

一星期后,在缅甸和中国警方的合作之下,欣欣获救,被送回到姥姥身边。玛善说,“欣欣不在那段日子,我吃不下、睡不着。”

欣欣还算很幸运,没有受过虐待,那对中国夫妇好像不知道她是被拐卖的。

欣欣被送回汉甘(Hankan)姥姥家后,姥姥还是不放心,把她送到中国去跟着姨姨生活。

失踪妇女

 

一胎化政策、重男轻女导致中国性别失调

所幸的是,像欣欣这样年幼的儿童被拐卖的事并不经常发生。但是,和中国比邻的缅甸东北部边界地区,年轻妇女被拐骗的现象更加严重。

中国的一胎化政策、重男轻女的风俗导致性别失调,好多男人找不到老婆。人口学家估计,到2020年,“剩男”总数会达到2400万。

在缅甸边界这边我们听说过的拐卖故事很复杂,许多案例中,都有家庭成员参与了交易。

在南坎(Namkhan)镇收留无家可归人的帐篷营地,社区领导人敏宽(音译)拿出一摞失踪妇女的照片,一边翻看、一边向我们介绍说,“这四个女孩儿年龄在15-18岁之间,来自贵街(Kutkai)镇,说是去中国打工了。八个月没有音信。”

“这个姑娘26岁,也失踪了。我们正在想办法,通过在中国的缅甸人社区寻找她的下落。”

他估计,当地德昂妇女中10%都可能以不同方式被拐、被卖。

终于逃跑

 

拉莫正在重建生活

拉莫伯金(音译)就是其中之一。她接受了在中国瑞丽一家餐馆打工的机会,还以为自己就是要去做一名普通的打工妹。但是到了那儿以后才发现,老板把自己当作私人财产。

拉莫说,“后来,老板告诉我,你不需要再在餐馆打工了,你要嫁给我弟弟。”

据信,拉莫这一笔生意,成交价码是40000元。

拉莫说,“最开始我不同意。老板说,不同意,我就把你卖给别人。”拉莫被迫搬到丈夫在北京的家中。此后3个月,在家“坐牢”。

拉莫告诉我们说,“丈夫不许我打电话,不许我出门。他还说,只有在跟他生了孩子以后我们才可以回去看父母。”

三个月以后,拉莫找到了逃跑的机会。“我们住在二楼,窗户很小、还安着防护网。我用剪子剪破防护网,从窗户里跳到楼下。

所幸的是,看我跳楼,也根本没人在乎。我想办法去了火车站,警察帮我拿到一张离开北京的车票。”

拉莫现在和妹妹一起住在帐篷营,重建生活。她靠编织裙子,赚取微薄收入。

(中缅边境)蓬勃发展的“人命”交易中,拉莫也是“幸运儿”之一。

 



TAG: 拐卖儿童 拐卖妇女 缅甸小镇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