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英国公开叫板华盛顿 美国霸权分崩离析

日韩不合 同盟关系成阻碍

据多维新闻报导,从去年开始,中国主导的亚洲投资建设银行(简称:亚投行)就让美国的传统盟友们内心荡漾,3月12日英国成为最新一个正式提交申请的国家。英国由此成为了亚投行未来成员国中首个G7国家。作为美国的亲密盟友,英国的做法引来了美国强烈的不满,美国的一位高级白宫行政官员还对此表示,英国“几乎没有征询美国的意见”就作出了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决定。有声音指出,这种指责是美英“特殊关系”几十年来的罕见裂痕。两国的同盟关系一直支撑着西方政策的主体。就目前情况来看,不止美英同盟关系朝夕不报,随着澳大利亚韩国乃至日本等国舆论不断催促政府靠拢中国,以美国为主导的金融市场正在瓦解。除此以外,美国在军事上和政治上也与同盟国出现了明显的裂痕,美国和众同盟国的关系也面临着彻底的分崩离析。

从广义上说,美国的同盟体系涵盖了全球近60个国家,但与美国正式签订同盟条约的对象只有7个,分别是北约、英国、日本、韩国、菲律宾、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泰国。虽然没有人怀疑美国与以色列之间事实上的同盟关系,但决定美国未来同盟战略走向的地区无疑还是欧洲和亚太。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把同盟体系作为美国权力的“倍增器”。但是就目前的国际形势来看,盟友纷纷倒戈以及离去,会直接导致美国从世界霸主沦为美洲强国。

美国经济衰退 英国带领倒戈热潮

尽管世界经济战的手段异常繁多,但就其核心来说,货币金融是最核心的领域,曾经有两位名人对此作出了重要的论断。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指出: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世界。英国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也提出,要颠覆现存社会的基础,再没有比搞坏这个社会的货币更微妙且更保险的方式了。货币金融话语权已成为世界大国竞相争夺的焦点。

1944年7月,西方主要国家的代表在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上确立了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这是二战后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其实按照美国利益制定的原则,实现美国经济霸权的体制。到1945年12月27日,参加布雷顿森林会议的国中的22国代表在《布雷顿森林协定》上签字,正式成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此后,美国又帮助日本成立了主导亚洲金融体系的亚洲银行,进一步维护及主导了世界的经济格局。

美国对全球金融秩序的管控使得全球为美国的经济危机买单。美国通过印钞票保持世界霸权的作为引发了普遍的不满。美国对世界三大经济机构的管控也严重不符合新兴经济体蓬勃发展的现实。除了积极寻求扩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投票权,亚投行是中国解决经济难题的替代方案。然而站在奥巴马政权的角度来看,中国正在试图凭借经济实力,瓦解美国主导的金融秩序。中国不仅将建立了亚投行,而且还决定携手俄罗斯等金砖国家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将设在上海。就这一点而言,美国就对中国有所忌惮。

去年10月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21个亚投行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投行备忘录,随后印尼、新西兰等国家也陆续加入。但是一直都没有西方国家加入,特别是美国在亚洲的主要盟友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也都未成为创始成员国。然而在美国施压澳大利亚保持观望后,该国内阁就是否加入亚投行展开了激烈辩论。就现今情况来看,韩国和澳大利亚也将会继英国之后加入亚投行。

对于英国要加入以中国为主导的亚投行,美国方面可谓是不好受,美国白宫在英国表态要加入亚投行之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文特尔(Patrick Ventrell)12日表示,英国作出了一个主权决定。而美方期待的是,英国能够推动采用高标准时再发出自己的强音。就在美国对最亲密的盟友之一的英国发出这一罕见谴责之际,英国还是无怨无悔的选择加入亚投行,可以想象,强大的经济利益是英国选择亚投行的关键所在,同时,也证明了以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正在瓦解。现如今的美国除了无奈以外,还一直在游说其他盟友不要参加亚投行。可以想象,美国现在的处境是何等的尴尬。

美国衰落与其他国家的发展和崛起没有直接关系。金融时代及与之相适应的国际经济秩序由美国引领和主导,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只是该时代的参与者而非规则制定者,更不是竞争对手。美国衰落是金融时代即将终结的结果,这已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大趋势。

美欧意见难统一 军事同盟恐分离

美国军事霸权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欧洲安全体系,主要是北约。从历史来看,以前的北约和美国的战略盟友关系十分牢靠。其原因就是当时美国作为世界霸主,有钱有力。可如今的美国,显得老态龙钟,却依旧走的是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时期的霸权老路,走的依然是苏联入侵阿富汗的霸权老路,八年的伊拉克战争,十四年的阿富汗战争,耗掉了美国的元气,所以,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失败,是美国军事霸权崩溃的前兆。

利比亚战争中德国首次不参加,到叙利亚问题上德国首次明确反对,再到乌克兰危机上英法德均拒绝军事解决,美国对盟友的军事号召力越来越低。虽然从乌克兰危机一开始奥巴马也宣告了将采取政治和外交手段实现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主张。这比认为与小布什时代,美国绕开联合国直接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赢得地缘政治范围迥然不同,预示着美国的随心所欲霸权时代终结。

但是随着局势的发展,美国开始铤而走险。为了应对俄罗斯,美国多次在东欧集结军队。今日美国方面甚至表示,考虑到乌东部局势的发展,美国有可能向乌克兰政府提供用于防御的致命性武器,但是德国坚决反对美国向乌克兰部署致命武器。德国的反对使得美国被迫放弃通过军事手段惹恼俄罗斯的计划。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飞往乌克兰和俄罗斯对冲突进行周旋,这显然已经表明了美欧联盟战线的彻底瓦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欧洲自保的心态已经对美国产生了抵触的心理,如果美国继续任性下去,欧盟和美国撕破脸的时候也不远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乌克兰之乱当中,德国一家独大,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Dorothea Merkel)的态度完全代表了欧盟的态度,也可以说,默克尔在乌克兰事件当中所起到的作用是最大,也是最积极的。而从欧洲来看,默克尔也处处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摆道理讲事实,这是美欧同盟关系很少出现的情况。德国正在有条不紊的掌控整个欧洲,从这点来看,奥巴马恐怕很难继续控制欧洲。

再从内部来看,在新兴力量崛起,世界力量格局发生深刻复杂变化的背景下,正在遭受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双重打击的欧洲,由于主要精力被牵扯在解决内部危机上,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和地位减弱,这也导致了欧洲在乌克兰危机上与美国的战略冲突。

从美俄的较量来看,一场场局部战争的失败,一件件军事武器的失效,一次次地区强国的挑战,将使美国全球军事霸权体系岌岌可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行为变化的背后是认知的变化。尽管有西方媒体把俄罗斯总统普京描述成希特勒,但在欧洲的27个北约成员国中,有多少国家相信普京会重演希特勒的历史?笔者相信,美国的敌人是普京(Vladimir Putin),但欧洲的敌人绝不是俄罗斯。

中东巨变 美日韩同盟成困局

自建国以来同盟是美国的维持在全球存在的基石,美国以此构建了在全球的霸权。然而时移世易,除了美国与欧盟的军事同盟关系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矛盾,连带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同盟与中东同盟也经历了一连串的政治危机。

从美国地区战略看,对日政策与其战略的其他部分相互排斥,与追求战略整体效果方向相悖。最为典型的是美国对日政策与对韩政策的相互“踩脚”。韩国也是美国“重返”战略所倚重的对象,与日本、澳大利亚一道被美国列为“关键盟国”。但是在现实中,美韩同盟的作用明显受到日本因素的限制而得不到充分发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Abe Shinzō)在慰安妇问题上翻案、参拜靖国神社等“历史修正主义”的表现,使得日韩关系产生了深深的裂痕。安倍内阁解禁集体自卫权,使韩国对日本介入朝鲜半岛事务的危险性深感忧虑。加之日韩岛屿争端的存在,使美国夹在日韩之间,处境两难。美国“纵日”的结果,还包括最终加大了美日围绕对华政策的分歧。从美国的立场看,日本不仅成为了亚太同盟的搅局者,也因为政策上的分歧使东京与华盛顿的同盟关系复杂化。

中国的崛起也使美日韩同盟内部产生了“裂痕”,中韩关系的走进,也是美国所心怀芥蒂的麻烦事,当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绕过朝鲜访问韩国时,释放出的信号就是动摇美日韩同盟的关系,在亚洲地区建立以中国为主导的新安全架构。而韩国总统朴槿惠上任以来也是先访问中国而不是日本,就这一点而言也是开了个先例。就目前形势来看,中韩走进,日韩因历史问题交恶,使得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落实变得更加困难。美日韩的亚太同盟已经变得异常的脆弱。

从中东的同盟关系来说,美以同盟以及美沙同盟也在经历着一系列的变化。除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毫无眼色对美国外交大加干预以外,更是绕过白宫奔赴美国国会“教训”奥巴马,这种指手画脚的做法,使美以关系跌到了谷底。另外美沙同盟也因为沙特老国王阿卜杜拉(Abdullah Bin Abdul-Aziz)的去世而发生了改变。

就目前形势而言,美国的同盟体系面临困境的深层次原因,除了经济上的衰退,政治上的排他性以及军事上的自主性,导致了各个同盟国的分崩离析,这也是无可避免的发展过程。美国的未来在哪里?值得美国好好考量。 



TAG: G7 中国 亚投行 北约 大华新闻 大华新闻网 投资银行 日本 美国 英国 韩国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