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时尚 >> 潮流单品 >> 查看资讯

奥巴马夫人穿花裙子有错吗?

亚洲行期间,米歇尔·奥巴马身穿令人想起50年代的服饰,可能是其面对“女性与力量”这样的刻板印象的一种姿态。

上周,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到达日本,开始为期五天的亚洲之行,推广“让女孩学习”(Let Girls Learn)教育计划。我承认:看到她到日本的第一波照片时,我惊呆了。

不是因为我觉得这个计划不好,我觉得它好极了。我有两个女儿,在让女孩通过学习获得力量方面,我认为做得越多越好。

也不是因为我认为第一夫人不应该加强与日本和柬埔寨的合作。我认为她的访问值得称赞。

是因为她的裙子:高田贤三(Kenzo)的柠檬黄收腰宽摆印花连衣裙。乍看上去,这条裙子传达出浓重的20世纪50年代女性气质。她选择这样一条没有力量的裙子去传递关于获取权力的信息,尽管当时我正在度假,只是随便看看新闻而已,这张图片还是让我惊呆了。

更有甚者,在高田贤三连衣裙之后,她又穿了鲜艳的橙红色奥图扎拉(Altuzarra)上衣和半身裙,上面印着盛开鲜花的图案;之后是德赖斯·范诺顿(Dries Van Noten)的艺术化叶子图案印花外衣,里面是条纹T恤和黑裤子;之后是卡罗琳娜·海莱娜(Carolina Herrera)康乃馨印花连衣裙;之后是更为鲜艳的爱丽丝&奥利维亚(Alice & Olivia)几何图案套裙;她登机回国前的最后一个造型是罗克桑达·伊林契奇(Roksanda Ilincic)V领丝质宽摆色块连衣裙。

不管你多不愿理会服装款式给人留下的刻板印象,无庸争辩,她这些造型就算在蜥蜴的头脑中也会唤起条件反射般的反应。它们让人想起性别角色严格鲜明的年代,女人的活动空间就在家里,她们的人生计划中不一定包括高等教育。

我是一个女人,同时也花很多时间思考女性着装所传达的身份信息,我觉得奥巴马夫人的服装与环境的不协调非常刺眼——即便第一夫人以偏爱印花和连衣裙闻名,即便是在那些热爱色彩和自然的国家。

她难道不应该穿着肩部笔挺的西服去讨论如何达成目标吗?或者穿上《向前一步》(Lean In)的作者,谢莉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常穿的红色紧身连衣裙?既然我们都理解时装中的那些陈规,那么那些衣服难道不是更合适吗?

这时,我开始想,也许还有其他原因。我指的不是“她只是穿她想穿的衣服”这样的废话。

毕竟,在这五天的亚洲访问中,几乎每张照片都配以“奥巴马夫人的‘让女孩学习’之行”之类的图注,所以人们难免会讨论第一夫人的着装与她的议题之间的联系。尤其是,她是首位访问柬埔寨的在任美国第一夫人;这些服装没有其他贯彻始终的主题;它们之间没有其他联系。

例如,它们并非都出自女设计师之手。要知道,她的亚洲之行意在倡导女性成就,提倡接受教育能让女人得到更多东西,所以人们难免会有这样的期望。

它们并非都出自美国设计师之手,这是奥巴马夫人之前的美国第一夫人的传统做法,她们把推广美国本地品牌视为己任。

它们也并非都出自亚洲设计师之手。政治家们想与访问国交好时,偶尔会采取这种服装外交策略。它们也不是奥巴马夫人之前穿过的衣服。这些宽摆裙、腰带、小巧精致的上衣大都是,呃,都是少女风格。

强烈的少女风格。几乎是《我本坚强》(Unbreakable Kimmy Schmidt)里的那种少女风格。《我本坚强》是蒂娜·菲(Tina Fey)制作的Netflix电视剧,因其对鲜艳色彩和少女风格服装不带讽刺的钟爱,如今已成为一股时尚潮流。

这可能是真正的原因所在。

我们生活在一个女性政治服装默克尔化的时代。德国总理默克尔(Merkel)和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等女人选择穿着颜色更柔和、鲜艳的男性化服装,避免让服装成为一个话题(她穿的是裤套装。米黄色/橙色/蓝绿色裤套装。不用多说了)。这种策略的另一个用意在于“让他们觉得无趣,所以只能谈正事”。

这样做没什么错(男人们也这么做),它能避免下面这种情况:几年前,法国住房部长塞茜尔·迪弗洛(Cécile Duflot)身穿印花连衣裙在议会上讲话,观众以嘘声和口哨回应,随后出现了关于她的连衣裙以及对她连衣裙反应的大讨论,完全盖过了当时他们辩论的任何议题。但是关于榜样人物的视觉形象,人们是怎么说的来着?

奥巴马夫人在与年轻女孩见面时,选择身穿跟她们相似的服装——或者她们不用穿校服时可能想穿的服装——这样或许是为了表明:你可以穿得像个女孩,同时梦想获得博士学位(或者狭隘地说,法律学位)。

就像旧金山的一个博客对《我本坚强》的时装风格做出的评价:“《我本坚强》的造型师们让基米(Kimmy)穿上印花服装或者色彩鲜艳的服装,是想证明,女性化的服装既能体现随心所欲,也能体现力量。居家女孩也许穿着印花服装,但是你知道她们也很强悍”。

如何摆脱刻板印象?办法就是面对它,迫使其他人直面自己对此的看法,然后你就掌握了主动权。这样它就没意义了。

把这当做格洛丽亚·斯泰纳姆(Gloria Steinem)对40岁女人警告的另一种理解吧:成功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就该是那样。康乃馨、金合欢花、宽摆裙什么的。我们或许早该学习了。



TAG: 奥巴马夫人 教育计划 让女孩学习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