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港澳 >> 港澳史话 >> 查看资讯

回顾:20世纪50年代香港外籍人士婚姻大权

(20世纪50年代,新婚夫妇何丽湘(音译,HO LAI-SHEUNG)和艾伦·皮克福德(ALAN PICKFORD)。艾伦·皮克福德成为首位获许与当地女子结婚的英国士兵。)

现代社会,跳槽和职业变动是家常便饭;倾尽职业生涯追随一位老板早已是另一个时代的遗物。上司有权选择某个人的配偶、公司政策可能会影响员工什么时候结婚和是否结婚的做法,现在看来似乎同样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就在不久以前,管理层出于种种原因私下掌握着员工的爱情生活,当然现在看来这是对个人的一种侵犯,也是我们所无法接受的,然而当时从企业角度而言却被认为是合情合理。

到了20世纪50年代,年轻男士涌入远东地区,进入银行、航运公司、种植园或者贸易公司,他们工作的前五年之内不享受带薪探亲假。公司希望这些受训人员了解游戏规则,而这所谓的规则就是长时间与公司其他后辈保持密切联系,除了运动之外没有时间考虑个人私事。突然的区域派驻就是规则。这种生活方式不利于那些在异国他乡奋斗的年轻人建立长期的关系。

有些劳动合同明确注明(不过公司与公司之间的规定各不相同)员工在第二个劳动合同期结束前不得结婚。鉴于此,一位前途无量的管理人员积累了大概十年的经验,他们的薪酬和奖金足以让他们以一种社会可接受的方式娶妻。除了慈善或志愿工作以外,欧洲管理层人士的妻子在结婚后无需再工作赚钱,不管怎样,频繁的区域派驻确定了一点,那就是她们寻找长期稳定、有意义的就业机会非常有限。

(2002年,皮克福德和他的妻子在香港庆祝他们结婚五十周年。图:Dickson Lee)

结婚需要申请,而且未来的妻子人选需要经过高层领导及他们妻子的审核,看是否“合适”。军队中亦是此般体系。

一个人是否合适的标准倒是颇为客观。至关重要的是能够在社会机会有限的情况下融入偏远小地方的生活,并且没有过多怨言。

 (2002年,皮克福德和他的妻子在香港庆祝他们结婚五十周年。图:Dickson Lee)

为了确保做媒成功,他们经常会从已在此定居的家庭的女儿中挑选潜在的结婚对象,因为他们了解情况。男士们那些长期到此探亲的姐妹们也是很受欢迎的挑选物件,她们虽未明说但实则是有意在此寻找伴侣。

因为这些女士了解自己将要融入的生活,她们​​不太可能在醉生梦死的酒精中或随便哪个单身汉的臂弯中寻找无聊、沮丧和孤独的慰藉。尽管有这些预防考虑,但并非每个人的婚姻都能成功,不过企业婚姻审查却显著提高了这种胜算。

 (2002年,皮克福德和他的妻子在香港庆祝他们结婚五十周年。图:Dickson Lee)

成功的远东职业和最终的养老金与工作的长期稳定性息息相关。不像现在,当时在同一地区同一领域选择就业的机会极其有限。如果员工决定回到自己的国家,从远东所获得的工作技能并非总是处处适用。除非涉及通奸行为,否则不能离婚。如果管理人员最终丢掉了工作,尤其是因个人活动而造成的冲突所致时,被解雇就是一场十足的灾难。



TAG: 外籍婚姻 香港回顾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