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截止2015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达13.7亿 男比女多3366万

大华新闻网1月18日消息,中国国家统计局今日发布2015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7462万人,比上年末增加680万人。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70414万人,女性人口67048万人,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3366万人。

数据显示,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不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省以及海外华侨人数)137462万人,比上年末增加680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655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07‰,死亡人口975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1‰,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96‰,比上年下降0.25个千分点。

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70414万人,女性人口67048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2(以女性为100),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3.51。

从年龄构成看,16周岁以上至60周岁以下(不含60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91096万人,比上年末减少487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6.3%;60周岁及以上人口22200万人,占总人口的16.1%;65周岁及以上人口14386万人,占总人口的10.5%。

从城乡结构看,城镇常住人口77116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200万人,乡村常住人口60346万人,减少1520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为56.1%。全国居住地和户口登记地不在同一个乡镇街道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即人户分离人口)2.94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77万人,其中流动人口为2.47亿人,比上年末减少568万人。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51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0410万人。

中国剩男5年后接近澳洲总人口

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全国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19 .2。性别比失衡问题近年在中国广受关注。

近日,美国塔夫茨大学政治学副教授伊丽莎白·雷米克(Elizabeth J. Remick)等学者发表《不要把中国男女比例失调归咎于独生子女政策》一文,经中国媒体转载后,引发广泛讨论。

性别比(即出生100个女婴对应出生的男婴数,以下简称“性别比”)失衡问题近年在中国广受关注。越来越多人口专家意识到,持续30多年的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并未得到根治,且由此导致的问题日渐显露,或将成为生育率过低外又一个令决策层重视的问题。

8月28日,福建省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姚美雄接受采访时表示,性别比失衡将引发“婚姻挤压”,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剩男”规模将接近澳大利亚总人口,他们中绝大部分将终身打“光棍”。

流行观点将性别比失衡归咎于重男轻女观念和由此产生的人工干预措施。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说,如果将“重男轻女”认为是性别比失衡的唯一原因,便无法解释为何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没有实施计划生育之前,中国的性别比一直较为正常。人口学专家、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认为,“重男轻女”并非性别比失衡的充分条件,“重男轻女、胎儿性别鉴定和生育管制,三者缺一不可”。

多位受访的学者认为,仅有“重男轻女”观念不会导致性别比失衡,生育机会的限制迫使人们采取人工手段留住男孩,放弃女孩。

据《海峡都市报》2011年8月11日消息,福建共有独生子女303万,其中男性229万,女性74万,男女比例接近3:1。“在仅有一次生育机会的情况下,偏好男孩的家庭自然会通过人工手段生下男孩。”何亚福说,如果没有生育限制,尽管存在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但人们可以通过多生来实现愿望。黄文政告诉记者,如果没有生育机会的限制,“直到生到一个男孩为止”,从统计学分析性别比仍是平衡的。

“光棍危机”

性别比失衡,必然引发婚姻市场失衡。

福建省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姚美雄撰文指出,2010年,0—19岁人口男孩有1.72亿人,比同年龄段的女孩多2210万,其中10—19岁人口男孩比女孩多了950万,男女比例是111.5比100。这意味着,到2020年进入婚配的20—29岁男孩将比女孩多出近950万;0—9岁人口男孩比女孩多了1260万,男女比例是118.9比100。

姚美雄分析认为,2020年后,一成以上年轻男性将找不到配偶,年龄段越低则越严重,社会将形成一个特殊的单身男性社会群体。

人口学专家、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的测算更显形势紧迫。他认为,如果以22—26岁代表女性的初婚年龄,以24—28岁代表男性的初婚年龄,中国的二者比率在2013年前的波动在90%—100%之间,不存在严重的光棍问题。但从2014年开始,24—28岁男性人数将快速超过22—26岁的女性,2018年二者的比例将超过125%。他由此认为,2015年“光棍危机”已全面爆发。

男多女少必然引发“婚姻挤压”,高龄男性会向低年龄女性中择偶,挤压到一定程度,城里男性会找乡下女性,富裕地区的男性会找欠发达地区的女性,而“剩男”最后沉积在贫困阶层。

姚美雄说,政府可以帮助“剩男”解决经济上的困难,但对“婚姻贫困”无能为力。到2020年,“剩男”规模接近澳大利亚总人口(2013年估计2400万人),即使通过“进口”新娘也将是杯水车薪,且“剩男”还在不断产生,他们中绝大部分将终身打“光棍”。



TAG: 中国 中国大陆 人口 人民解放军 剩男 华侨 台湾 国家统计局 澳门 特别行政区 香港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