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娱乐 >> 电视剧 >> 看综艺 >> 查看资讯

心理角度看综艺:嘉宾们好多心理病,得治!

近日有传广电总局拟限制未成年人上真人秀节目,媒体2月23日刊登评论《亲自真人秀应该经过心理评估》,然而粗略评估所有综艺,不仅是亲子节目,包括成年人的节目,都普遍存在因节目设置不合理暴露出嘉宾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节目成为热点后,当事人有时像情绪垃圾桶一样承载了千万人的愤怒、攻击,受到很大的伤害,而观众被调起情绪后往往只收获了肝胆不和,没学到如何面对、调整各种关系,不利身心健康

从真人秀节目的参与者角度看,他们需要心理专家辅导如何最大限度减少参与节目带来的伤害,处理节目录制过程中暴露出来的情绪、关系方面的问题。观众也可从节目中获得更多心理成长发展的知识,为自己的生活改善奠定基础。

他律道德阶段从3岁起

轩轩偷看夏天洗澡

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第二站西双版纳拍摄中途,剧组给夏天用四块木板搭起临时澡堂,头、脚露出在外。大家被要求蒙眼睛不看,而轩轩跑了过去。夏天的父亲夏克立在其他节目上用弯腰、侧头的姿势描述当时情形,像是在偷看。

节目播出后有些观众谴责轩轩“不道德”、父母管教不严,另一部分则认为四岁的孩子心是纯洁的,啥也不懂。假如节目组安排了发展心理学专家指导父母和孩子,当事人和观众就能更好地认知轩轩的行为。

按照皮亚杰的道德发展阶段理论,儿童1-3岁时属于前道德阶段,考虑问题以自我为中心,没有道德的观念,他的行为谈不上道德或不道德。3-7岁进入他律道德阶段,仅会简单通过行为的后果、受到的惩罚来判断是否道德。

拍这期节目时邹明轩刚过四岁生日,处于他律道德阶段初期,就像刚刚学游泳的人技术不够稳定,难免呛几口水,他需要父母、社会多次、反复教育他道德规范,懂得乱亲、乱抱会带给小女孩惊吓、伤害,不受欢迎。同时,3-5岁是幼儿性别意识发展敏感期,要从此开始学习尊重女性、尊重隐私,家长在这个关键阶段有责任加强引导,纠正偷看洗澡等不符合社会规范要求的行为。

演一场恋爱是未完成伤害

刘雯对着大海真情流露

《我们相爱吧》第二季四对“情侣”真人秀,刘雯、崔始源最受热捧。“表姐”单纯而甜美,在节目里越演越不像“秀”。节目结束的一集,刘雯对着大海喊出了“十块钱,我爱你”,分离的时候流泪不止,在观众眼里都不像作秀,倒像真情流露。拍摄完之后,刘雯在崔始源演唱会现场现身一度令“石榴”粉激动,然而不久后崔始源自称“单身”粉碎了幻想。

节目设计时找了相对成熟的崔始源和没有恋爱经验、缺少演戏经验的刘雯配对,如果他们有保护真人秀参与者的意识并且有亲密关系心理专家指导,那么在刘雯逐渐表现出对崔始源产生感情的时候,专业人士适当介入,提醒刘雯注意区分演戏和现实,在刘雯流泪说出“欧巴就是我要找的人”时给予她相应的辅导,对她今后的婚恋会有很大的帮助。

谈一场恋爱,或者成功结婚(幸福与否不论),或者分手,都是一段过程完整的感情,谈了一场似是而非的恋爱,像是开始又莫名结束,在心理上叫做“未完成”,是一种心理伤害。那些特别希望“石榴夫妇”成真的粉丝,他们同样经历了一次未完成。

希望与现实之间差距过大

郑爽嘱咐父亲“不要乱说话”

郑爽参加《旋风孝子》节目,车上一路嘱咐父亲“不要乱说话”,自己却叨个没完。她背上有伤不能拎箱子,又阻止父亲拎。

郑爽之前参加真人秀反响不佳,被网友批评情商低、不懂事。人心本性向好,希望得到认可,“不要乱说话”这句郑爽更多是对自己说的,但是投射到父亲身上。

郑爽自述成长过程中一直不受同学欢迎,母亲谈对她学业、专业要求非常高,带有“成绩不好妈妈不爱”的倾向,所以她用成绩来弥补人际沟通的欠缺。作为演艺人员,在郑爽眼里“是否受欢迎”是衡量成绩的重要标准,一方面对自己要求极高,另一方面人际交流恰是她的短板,希望与现实之间差距过大导致了焦虑。

如果节目请专业人士指导郑爽焦虑的心理,如果节目设计母亲与女儿互动,观众看出她焦虑的源头,看法也许会从“不可思议”转为“原来如此”,聪明的甚至可以借鉴有条件的爱带来的不利之处,试着学习对子女无条件的爱。

反向守护是给孩子焦虑

刘烨父子抱头痛哭

仍然是《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第二站,刘烨被分到坐直升机高空观察野象踪迹,临走时见诺一没有流露出留恋,装哭弄哭了诺一,父子抱头痛哭。分离后诺一在森林里一路不停说话。

网上流传一幅P图,大诺一把小刘烨抱在怀里,真实地画出了儿子照顾爸爸情绪的一面。刘烨的心理比较像小孩,常撩动孩子的情绪来满足自己的心理需要,这在中国父母中比较常见,他们不懂这种反向守护会给孩子带来伤害,看到刘烨父子痛哭光是感动,对于诺一的“话痨”又觉得好玩。其实“父母看护幼子情绪”的正常状态被打破后,会导致孩子失去安全感,处于焦虑中,诺一不断地对自己说话是在自我抚慰,借此缓解焦虑。

“童年影响人的一生”,年纪越小的孩子越需要小心呵护。如果在节目中有发展心理学专业人士出来总结,让刘烨了解到孩子长大是一个逐渐脱离家庭、走向世界的过程,他的行为加重了诺一的分离焦虑,妨碍了孩子成长,刘烨一定会对此警醒(他很爱孩子),观众也会反省平时乱逗小孩的行为。节目缺失了这一环,“社长”依然用老方式教育孩子,观众也没有意识到“话痨”并不好玩。

需求不同“哄”非最佳方式

徐璐探班乔任梁遇冷

真人秀节目《我们相爱吧》第七期安排徐璐“惊喜”探班乔任梁,乔任梁忙于拍摄,一再忽略徐璐的存在,“女友”多次提示带了汤,乔任梁最终没喝就又投入拍戏。不少观众表示看了很不舒服,认为乔任梁太过分了。

这一段徐璐委屈,乔任梁也委屈——拍戏时处于工作状态,他不愿意被人打扰。节目刻意安排两个人需求不同产生矛盾,却要男方用“哄”女方的方式去解决冲突。“哄”是普通人恋爱中常见的方式,在这里未必是最佳方式。对于乔任梁来说,他需要在工作、生活间划出界限,明确向“女友”提出工作时不希望被打扰,同时,在对方不了解界限时,接受她的好意,安抚她的情绪。

探班遇冷昭示了亲密关系中一个要点:恋爱时双方虽然丧失了一些自我边界,仍然是两个独立个体,你认为对我好的事情,我未必觉得好,这是给徐璐上的一课。假如节目安排了亲密关系专业人士辅导双方进行换位思考,也许观众们会学着更加尊重伴侣的自我边界和爱的表达方式,而不是互相指责不懂事和无情。

健康亲密关系最爱应是配偶

黄晓明与母亲独处

《旋风孝子》节目组安排已经结婚的黄晓明单独与母亲相处六天半,并且没收了手机,不允许他与外界联系,包括新婚太太杨颖。

节目的设计为了突出“孝”,对亲密关系的健康互动考虑不周,刻意把母与子安排在一起单独生活,把父亲和儿媳妇排除在外。这种设计正好与健康的亲密、亲子关系背道而驰。正常情况下,最爱母亲的是父亲,母亲最爱的也应该是父亲,儿子第二,排在配偶之后。通过父母的相亲相爱,孩子向同性父母认同,学习如何爱配偶,成熟长大的过程中逐渐将爱指向家庭外部,最终建立自己的美好家庭。

从“孝”的角度来说,安排已成年成家的子女单独与异性父母生活,排斥双方的配偶,残缺式的相聚并不符合传统文化。传统文化讲究团圆美满,它更推崇新婚的黄晓明带着太太一起向黄晓明的父母尽孝,展示自己成家立业的成果,这样父母才心满意足。



TAG: 爸爸去哪儿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