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评论 >> 查看资讯

观察:丑陋的美国竞选是中国民主的糟糕示范

       “这是历来最有趣的美国大选竞选活动,美国政治的精髓就是娱乐”。这是一位19岁的北京学生在观看美国大选总统候选人辩论后的感言。

       他并非是观看辩论时唯一发笑的人。不管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还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赢得11月8日举行的美国大选,中国共产党都相信自己已成为赢家。

       几十年来,中共称美国民主是一个假象,它被一个狭隘的精英团体所操纵。现在,试图入主白宫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终于说出了同样的话。

       清洗和政治迫害是中国共产党的行事规则,但是没有人,特别是中国国内的人,预料这个中共规则会对美国提供任何指导作用。此外,针对克林顿被指私人电邮处理不当,以及特朗普被指侵犯女性的问题,两人相互指控并羞辱对方。

       有中国官方媒体评论说,“竞相秀底线的竞选将使人们重新思考民主的价值”。另外一个则说,美国总统竞选已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笑话”。

       当然,要是中国媒体或公众以同样的坦诚面对自己的政治制度,那是危险的。人们可以安全取笑的唯一机构是国家足球队。抛开审查问题,我感觉,由于今年有毒的总统竞选,美国政治制度声誉受到了真正的损害。

       另外一名中国学生对我讲了为何她对美国选举不感冒的原因。

       她说:“我认为,这场竞选只会强化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冲突,它有一种分裂而非团结的效果。我不认为这种制度有用。”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种幻觉就像是一个长期的趋势。我自己的感觉是,中国对西方民主的崇拜高潮是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游行示威事件期间和之后。四分之一世纪前,随着东欧共产主义政权的垮台和前苏联的解体,甚至有许多中共党员对我表示,自己的一党制国家不能持续下去。

       对中国公众来说,随着俄罗斯民主的堕落,军事冒险和全球金融危机使美国的信誉受损,阿拉伯之春的破裂亦削弱了议会民主的吸引力,他们的内战经历使他们恐惧这些所带来的混乱。

       在同一个四分之一世纪,中国的一党制国家变得更加富裕。 中国领导人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爱国教育”运动,从他人的困扰和国家的进步中获得巨大的宣传优势。

       习近平主席上台以来,这种趋势已经形成对中国“协商式民主”模式的积极信心。

       在政治科学中,传统的智慧显示,成熟的专政不可避免地民主化或多停滞不前。习近平主席坚持认为,中国的规模和历史使其成为一个特殊的国家,不受其它地方适用规则的约束。

       在本月举行的中国共产党所谓的深化“与世界对话”的会议上,中共高层阐述了中共协商式民主的好处。

       中国官媒央视知名节目主持人杨锐对我表示,用投票箱来决定一切是错误的,“因为你必须假设每个选民都是理性和理智的”。在他看来,美国竞选活动是贬义的民粹主义的例子,它有把分歧和微不足道之事固化的危险。

       “人们似乎忘记了重要的议题。他们谈论性,更衣室对话,男人和糟糕的行为。辩论越来越讨厌,破坏了西方民主的力量。”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党委委员方星海表示,中国协商制度的力量在于党内本身闭门进行的激烈审议。

       他说:“这使得中国在一个稳定的体系内长达40年不间断的增长。静悄悄的审议是一种比公开喊叫更有效的政策形式,因为政策制定是复杂的。”

       对我讲这些话的人都曾长期接触西方政治文化,他们相信中国的一党制可以在提供公众产品服务方面有竞争力。

       通过中华帝国的文官系统,精英官僚阶层曾统治中国长达数百年。他们捍卫决策制定精英的合法性,而且他们没有野心。

       中国共产党已承诺,在2010年到2020年间,将把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一倍。这个月,中共又将宇航员送往中国建造的空间站。

       习近平主席的口号让人联想到唐纳德·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或者肯尼迪“我们选择在这个十年登上月球,并实现追求其它梦想”的故事。习近平主席上任后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实现“中国梦”的口号,试图将国家团结起来。

       “美国梦”还是“中国梦”?在我看来, 尽管共产主义在中国已有70年多年,但中国公众更倾向于务实而非意识形态。如果他们的政治制度能够实现,他们几不会在乎其名字叫什么,他门也不会坚持去投票箱投票支持某个竞选团队。

       不过,这并未使他们对制度的弊端视而不见。很多人的内心意识到,他们的统治者可能腐败、有幼稚症、任意和残酷。关满政治和宗教异议人士、劳工组织者和人权律师的监狱显示,试图改变制度需要一种近乎自杀的勇气,但这种行为真的有必要吗?在过去40年里,从增长、和平与民族自豪感来说,中共都做到了。

       可这是否意味着对中共的喜爱? 或为此感到自豪?几乎没有。更多的时候我遇到的是抱怨与忍受。党的领导人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一点。

       多年来,他们一直警告说,清除党的腐败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很多党的同志已经从提供公众产品服务,转变为提供亲朋好友的私人服务。他们已不再是坚持儒家思想或共产主义理念的精英公务员,他们已变成恶魔版的乔治·奥威尔小说《动物农场》中有两只腿的暴虐猪。

       习主席正试图改变这一点。 中共本周在北京举行重要会议,承诺解决党纪问题。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在电视黄金时段播放一系列惊心动魄的纪录片,描绘了自以为是、以为地位不可撼动的高层腐败党员的兴衰。 日复一日,中共官员被送回共产主义革命的朝圣地点,重新宣誓,并激发他们的意识形态热情。

       但是这一切足以保持中国的清廉吗? 在缺乏媒体自由,法院自由和一致信念体系的情况下,可能难以如愿。 在快速增长的年代,中国可能有可能承担起一个涉及贪腐的政治阶层,可现在增长正在放缓。

       坚定的精英对中美来说都是一个问题。但中国的“协商民主”有其自身的一个明显挑战:执政党的偏执。

       中共惧怕自己的人民,这种惧怕妨碍其判断,使其决策出现偏差。这些都不会令我吃惊。

       对街头抗议的恐惧牵制着对养老金或国有企业的改革。 害怕对其错误的惩罚性评估使其操纵历史,这不仅扭曲了过去,而且扭曲了未来。 害怕竞争的叙事,驱使其将中国最聪明和最优秀的人送入监狱或外放流亡。 恐惧已经成为一个巨大成本,是对中国进步的巨大制约。

       本周在北京举行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政治舞台上,预料将再次出现无可挑剔的情节。此外,中国官方媒体将继续报道陷入分歧状态的美国总统竞选的最后几天。不过,不要被中国“协商式民主”的外向宁静所欺骗。

       美国所有的问题,包括根深蒂固的精英阶层、代际鸿沟、无业蓝领工人的苦难,这些也都是中国的问题。也许没有一个伟大的投票箱时刻,但在中共坚闭的大门之后,政治斗争同样激烈。在中国,坚闭的大门也许突然打开,激烈的辩论会毫无预警地展现在公共舞台面前。



TAG: 丑陋 竞选 美国 观察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