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消费 >> 反光镜 >> 查看资讯

淘宝让美国小业主头痛 原创商家打假难

阿里巴巴的马云曾经承诺通过发展电子商务、扩展全世界的小企业在全球的贸易。但是,淘宝平台上假货和抄袭的泛滥,让美国的小企业主备受打击。

大华新闻网)凤凰城——在市中心一家工作坊的办公桌前,格里格·汉克森(Greg Hankerson)正在和半个世界之外的一家中国公司交战。

汉克森和他的妻子西姆(Sim)创办了Vintage Industrial,专门设计和制作古董风格的桌子、橱柜和其他家具。这家初创公司有25名员工,在凤凰城的工厂生产家具,大部分都是手工制作。

凤凰城的Vintage Industrial公司的工具。大部分制造是由经过专门培训的具有木工或金属加工技能的员工完成的。 

汉克森指给我们看销售他的家具设计仿品的网上店铺。

但是汉克森还是受到了假货商的打击。这些假货商在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的平台上销售汉克森家具的廉价山寨品,他可以在阿里巴巴的各个网站上找到数以百计的这种仿冒产品。其中一个网站是任何人都可以加入的购物平台淘宝,中国人爱在这里购买从T恤到电视机的各种东西。

最近的一天,汉克森在浏览器上竭力搜寻仿品。有好几家淘宝店销售各种Vintage Industrial出品桌子的仿品,包括一张A字形桌腿的,一张有螺旋桨形状底座、玻璃台面的,还有橱柜和金属储物柜。

“就这么一直不停,不断不断地冒出来,”45岁的汉克森说。“感觉就好像是给一片70英亩的农田除杂草。”

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曾经承诺通过发展电子商务、扩展全世界的小企业在全球的贸易,帮它们增加收入。今年1月,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马云向当时还是候任总统的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保证,阿里巴巴将在美国创造100万个工作岗位,方式是将汉克森的工作坊这样的小企业与越来越富有的中国买家连接起来。

但汉克森想知道阿里巴巴为什么不在打假方面做更多努力,因为假货伤害的正是马云有意帮助的小企业。

马云“在把自己塑造成看起来值得信任的人”,汉克森说,但的公司却在销售假货。

阿里巴巴是一家市值2600亿美元的公司,有数亿卖家使用它的销售平台。数千万的中国人在上面购买从零食到小摆设再到手机充电线等各种东西,各种全球品牌也涌入阿里巴巴的高端销售平台天猫。阿里巴巴在中国对有望成功的科技创业公司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角色,与此同时它旗下的一个在线移动支付系统也令硅谷公司艳羡。它还拥有不断增长的云计算业务,也愈发频繁地夸耀自身在大数据领域的实力。

这让大大小小的许多企业想不通,为什么它在自己的网站上找假货就那么艰难。许多人表示,阿里巴巴举报假货的在线系统十分繁琐,很容易出现问题。面对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汉克森的装备是自己的iMac、74美元一个月的图片搜索软件、他的电话,还要搭上很多时间——他说有时一天要花12个小时。

然而,如果不做这些努力,他担心一大批廉价复制品会损及他未来的生意。阿里巴巴上的店铺——有时也在中国之外销售商品——提供的仿品的价格只有汉克森售价的零头。一家淘宝店铺把他标价不低于5295美元的A字形桌子的仿品打出了24美元的价格。

“如果这种情况失去控制,人们下一次就会想以极其便宜的价格买我们的东西,”他说。“那对我们来说将是毁灭性的。”

打假

长久以来,阿里巴巴一直被指控其销售平台是假货的天堂,大机构实际上已经将这一问题摆上了台面。

 在行业组织提出抗议之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简称USTR)去年将淘宝列入了出售假冒商品的“恶名市场”名单——该机构四年前曾将淘宝从这个名单中删除。拥有古驰(Gucci)和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品牌的开云公司(Kering)在两年前就阿里巴巴网站上假货肆虐的情况对它提起诉讼。正在一座纽约联邦法院应对这场官司的阿里巴巴表示,这项指控没有依据。

在去年10月向USTR提交的一份报告中,阿里巴巴竭力夸耀自己用以清除平台假货的技术和资源。这家公司表示,它的系统十分强大,每天可以扫描1000万个产品清单。阿里巴巴表示,结果它在12个月内就主动下架了3.8亿个可疑产品。

“很少有公司(实际上,据我们所知一个也没有)采取阿里巴巴这样的组合步骤,制定这些具体的计划,当然也没有哪家公司曾以阿里巴巴这么大的规模落实措施,”这家公司对USTR表示。

阿里巴巴还认为,许多针对它的投诉是不公平的。假货和盗版在中国经济中非常普遍。作为私营经济参与者,马云和他的团队无法彻底阻止生产假货的负责人。

此外,阿里巴巴表示,它已经成了替罪羊。在12月的一份声明中,公司抗议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决定“不得不令我们质疑,这一决定是否基于事实,还是受到当前政治氛围所影响”——这可能是指去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反华情绪高涨的情况。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与业内专家认为,在处理假货上,阿里巴巴本可以,也本应该做更多事情。

“他们是一家领先的技术公司,”美国服装和鞋业协会(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执行副总裁史蒂芬·拉马(Stephen Lamar)说,“我们希望他们使用这些技术来开发解决方案,并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这些解决方案。”这家协会代表了许多受假货影响的品牌。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那份恶名市场报告引述了中小企业在处理淘宝上的假货时所面临的额外挑战。报告说,在向阿里巴巴要求移除假货的快速流程中,小型公司更难以符合条件,这意味着小公司往往要比大公司遇到更多的繁杂程序和更长的响应时间。该报告说,企业经常遇到阿里巴巴报告系统的问题,包括持续的错误消息,从而延迟提交。

对于小企业来说,打击阿里巴巴网站上的假货“可能会很昂贵,可能变得令人沮丧,可能会花费本应用于销售、营销和其他创造性工作的时间,”拉马说。

一位阿里巴巴发言人表示,小企业没有得到关注的说法是“错误的”,如果他们提交的信息被证明是可靠的,就可以符合快速流程。他补充说,阿里巴巴移除可疑商品信息的流程已经到位,可以解决该公司收到的大量假货投诉。

“我们的系统在一些地方可以有所改进,使它们更有效,效率更高,更加用户友好,”他说,“我们每天都在努力使这些改进成为现实。”

从小处着眼

38岁的米歇尔·史泰尼(Michelle Stennett)是佐治亚州苏旺尼的一名首饰制造商。2012年,她在中国东部城市义乌购买原料时发现仿造者窃取了她的设计。返回家乡后,史泰妮在Alibaba.com上搜索——这是阿里巴巴在全世界的销售平台——发现很多店铺在销售她的首饰的仿制品。

她首先试着直接联系那些店铺,要求他们撤下假冒商品。有些店铺同意配合,但也有些不予理会。接下来,她向阿里巴巴提出了几起投诉,要求该公司撤掉那些仿制品。虽然那些努力取得了成功,但她很快意识到问题的规模,对她这个一人公司来说,阿里巴巴要求提供的文件是太过沉重的负担。

“我不可能完成所有那些手续,”她说。“太多了”。

沮丧的史泰尼表示,她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制作首饰。“如果有人窃取我的设计去批量生产,我很难和他们竞争,”她说。2013年,她重新开始生产后,决定只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配件,希望这能让造假者更难复制她的产品。

现在,史泰尼很少查看阿里巴巴,害怕看到她会发现的东西。今年3月的一天,在快速搜索阿里巴巴网站后,她发现了自己设计的一款吊坠的图片,她向阿里巴巴报告了此事。现在,那款商品不在那个平台上了,但她说她还是没时间去搜索假货。

“那样你就等于是亏钱,”她说,“因为时间就是金钱。”

阿里巴巴没有回应关于史泰尼困境的置评请求。

洛杉矶的科洛·朗(Color Long)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假货问题。46岁的朗是Reignland Concept服装系列的创始人,2015年,她开始设计、缝制和销售童装,并在网上推广。即使到现在,她每月所售出的200件衣服中,大部分依然是她在一名助手的帮助下亲手制作的。

去年,一位朋友告诉她,自己发现澳大利亚的一家商店在销售她设计的衣服。朗在困惑之中联系了店主,后者告诉她衣服是从阿里巴巴网站买来的,店主完全不知道那些设计最初来自Reignland。朗查看了阿里巴巴的那家店,震惊地发现自己儿子的一张照片被用来兜售她的衣服的仿制品。她的儿子是她宣传材料中的模特之一。

朗不知道自己可以要求阿里巴巴协助撤下这些假冒商品。她联系了几家店铺,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店铺愿意合作,撤下了假冒产品。不过,朗指责阿里巴巴假货的泛滥导致她的一条畅销童裤销量突然下滑。

她说,几个月前,她每周大约能卖出30条,现在每个月只能卖掉5条。

台面之下

汉克森开始鼓捣家具之前,曾在父亲的金融公司和IT行业工作,负责建立网站。

2009年,他的妻子说想要一张新的露台餐桌,他因此意外地创立了Vintage公司。汉克森敲敲打打,做出了一张桌子,并把它的照片发布在一个网站上。他开始制作更多的桌子,也在互联网上推广。“我非常喜欢这种经历,我只想做一张更好的桌子,”他说,“就像一个疯狂的艺术家。”

如今,Vintage的工厂充满焊接、锯切和锤击的声音。最近,他购买了一个电脑切割机,算是实现了一点现代自动化,但大部分生产是由经专门培训,具有木工或金属加工技能的员工完成的。

虽然汉克森的公司很快壮大了,但他并不知道假冒者也在从他的工作中渔利。

他第一次发现这个问题是在2014年,当时他在Facebook上看见一个广告,其中包含一张他的A字桌的照片。他联系了卖家,后者说她是从其他地方购得这件商品。汉克森又好奇又担忧,开始用谷歌搜索自己设计的产品的照片,他在网上找到了许多。

“你找到一张照片,然后在阿里巴巴上看看它所在的类别,你就能找到一个又一个,”他说,“就像掉进兔子洞。”

许多店铺用从汉克森的网站上搞到的照片推广这些假货。在淘宝弹出的一张复古橱柜的照片中,汉克森和家人带框的快照照片还挂在家具上方的墙上。

一些淘宝卖家承认他们是从汉克森那里获得的设计。尚捷工艺品有限公司的客服人员廖晓婷表示,她公司的设计师们以那些设计为“参考”制作自己的家具,主要是在材料方面进行了一些改动。

名为创意铁工厂的淘宝店的店主黄歌清表示,他仿照Vintage的设计,在中国东部的福建省生产仿制品,然后用汉克森的照片推广自己的产品。他最初是看到其他淘宝店在出售Vintage的设计,然后追溯到了它们的来源。

据黄歌清估计,可能有100家淘宝店在销售汉克森家具的仿制品。这种风格“现在国内比较流行,”他说。“我们可以做出一模一样的东西”。

汉克森说,他不知道在中国境外能找到多少这样的假货。虽然其中一些出现在以中国用户为主的淘宝上,但他也在面向全球的Alibaba.com网站上找到了它们。

印度家具制造商拉贾·拉尼艺术工艺品公司(Raja Rani Art Handicrafts)表示,它在阿里巴巴网站销售的两件家具是基于汉克森的设计。“这个设计来自Vintage Industrial,但是我们公司也生产相同的设计。”鲍比·舒克拉(Bobby Shukhla)在回复《纽约时报》的询问时说。

汉克森试着直接联系卖家,要求他们撤掉他的图片。大多数卖家同意配合。阿里巴巴员工撤掉了他通过打击侵权流程在Alibaba.com 网站上找到的所有照片,这也令他受到鼓舞。

不过之后他遇到了困难。去年,本来他可以向阿里巴巴发送移除可疑照片请求的网站停止运行了。他用不同的电脑在该网站上多次尝试提交所需的文件,结果都因信息错误而被退回。

阿里巴巴的一位发言人在书面答复中表示,去年10月,该公司开始启用一个改进后的在线系统,公司和个人可以在它的任何一个平台上报告可能的侵权行为。他说汉克森并没有尝试使用这个新系统。汉克森称,他试过,但是没有成功。

汉克森决定做出进一步努力。去年8月,他给阿里巴巴的投资者和公共关系部发送邮件,威胁要就该网站的假货公开大闹一场。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部的一名经理跟他取得了联系。汉克森提交了一份包含400多张可疑照片的清单,只有其中一些被删除了。汉克森被告知,其中很多在阿里巴巴的另一个系统上,必须通过一个尚未开始运行的单独程序予以删除。

汉克斯认为自己不应该费这么大力气才迫使阿里巴巴采取行动。他认为,阿里巴巴一旦知道知识产权属于他的公司,就应该主动防止他的更多照片被发布,或清理自己平台上的任何可疑产品。然而,尽管阿里巴巴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夸下海口,但筛查成百上千万件商品可能是困难或昂贵的。

汉克森借助一个名为Plaghunter的软件追踪这些图片,该软件能够定期监视他的照片在网上的使用情况——包括在阿里巴巴的网站上——还能让他在需要时进行搜索。他说,最令他沮丧的是,同样的照片不断出现在阿里巴巴的市场上。

“这本来应该是一劳永逸的,”他说,“我们的产品本应该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的网站上。”

阿里巴巴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曾试图与汉克森合作,移除他的照片,解决他的技术问题。“需要指出的是,保护品牌的主要责任在于品牌本身,”这位发言人在接受邮件采访时写道。

此外,阿里巴巴否认自己容忍假货。这位发言人表示,知识产权侵权“伤害阿里巴巴的业务和声誉”,“不管侵权针对的是大品牌还是小公司。”

汉克森依然没有释怀。他在和律师商谈自己还可以采取哪些行动,并试图召集其他小企业主参与这项事业。



TAG: 假难 淘宝 淘宝平假货 阿里巴巴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