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财经 >> 美国 >> 查看资讯

特朗普首访选中东是为千亿大单,还是战略回归

图为沙特谢巴油田

大华新闻网5月18日综合消息,“希望此行既能和国外总统打交道,又能一起建设中东和平。”特朗普表示。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5月19日开始其首次国外访问,出访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和梵蒂冈3国。特朗普外访“首秀”究竟有何考量?这折射出美国外交政策有怎样的调整?

首访沙特颇不寻常

特朗普出访沙特前,一位美国白宫官员向当地媒体表示,美国与沙特可能达成总额超过1000亿美元的一系列军售协议,这份军火“大礼包”涵盖海陆空三军使用的高端武器和装备,相关谈判“已进入最后阶段”。对于特朗普的到访,沙特也表现出了极大热情。沙特《利雅得先驱报》援引泄密文件称,沙特已拨款2.57亿里亚尔(约合4.72亿元人民币)以迎接特朗普。据称,这将成为沙特王国历史上最为盛大的接待活动。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此次出访有两个不寻常之处。第一是不同于奥巴马在上任百日期间进行3次外访,到访9个国家,特朗普的首次外访时间晚于大部分前任总统;第二在于特朗普并不像大多数美国总统一样,选择加拿大、墨西哥作为首次外访地,而是打破传统,远赴中东。

除访问中东外,打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和“伊斯兰国”也是特朗普中东外交政策中的重要一环。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消息,上月美国向叙利亚霍姆斯附近机场发射了超50枚战斧导弹,瞄准机库和飞机,将之作为对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的回应。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这次军事打击是美国第一次对叙利亚政府采取直接行动。英国广播公司分析指出,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曾说,叙利亚领导人阿萨德在叙利亚的未来上毫无作用。美联社认为,这意味着特朗普对叙利亚态度的转变。

正如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所言,“特朗普在中东面临着打击‘伊斯兰国’问题。”特朗普上任后,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就表示,“美国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打击‘伊斯兰国’上。”1月28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要求美军30天内拿出打击“伊斯兰国”的新方案。

拉拢盟国重返中东

特朗普首访中东,对于提升美国影响力,巩固美国和中东地区的盟友关系十分有益。

“美沙双方渊源已久,关系密切,沙特在中东地区包括在阿拉伯世界中的影响力举足轻重。”谈及特朗普首访沙特的原因时,袁征说道。“而且沙特盛产石油,经济实力雄厚,是美国军火的大客户,深得美国看重。”美国白宫5月4日也发表声明称,特朗普将重新确认美国与沙特的“牢固伙伴关系”。

此外,沙特是美国打击“伊斯兰国”和伊朗的关键力量。

《华盛顿邮报》评论指出,在推动中东和平进程、打击“伊斯兰国”方面,特朗普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沙特。“美国希望借助沙特打击‘伊斯兰国’,同时对付、遏制伊朗。在构建反伊朗的大同盟时,沙特是很重要的前线国家。现在美国把中东的威胁分成两类,一类是‘伊斯兰国’组成的非传统威胁,另一类是以伊朗为代表的传统威胁。美国认为要想应对这两种威胁,沙特是重要的可依靠力量。”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美国优先’的口号与美国领导力完全相容。”据《华盛顿邮报》消息,一位白宫高级官员在吹风会上表示,尽管人们通常认为强调美国利益的特朗普可能会削弱盟国关系,但实际上他十分重视盟国。

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说,特朗普在沙特访问期间,除了会见沙特领导人外,还将与海湾阿拉伯国家以及其他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会晤。“特朗普在沙特期间会开展美国对中东国家的多边外交,沙特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交流平台。”孙德刚指出。路透社也报道称,朱拜尔表示,特朗普此次出访是“清晰而有力的信号”,显示出了美国对阿拉伯国家没有恶意,破除美国敌对穆斯林的说法,向世界展示美国能够与阿拉伯国家建立伙伴关系。

回归传统“美国思维”?

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多次强调“美国优先”,并要求北约和中东盟国为其军事防务增加开支,加之此前实施旅行禁令,这些都使特朗普备受争议。

上月,西班牙《先锋报》刊文称,特朗普上台百日后,不顾他曾在竞选期间承诺的“一切美国优先”,在态度上发生了180度转变。对他而言,现在到了“世界优先”的时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援引白宫官员的话称,特朗普为美国提供了“重新融入世界”的机会。

在袁征看来,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是在逐渐回归,回归共和党较传统的路线。“共和党比民主党更重视中东地区,更偏向以色列,对伊朗则加大制裁,不断施压。这些都是共和党的传统做法。”

纽约时报》分析认为,特朗普在叙利亚的行动受到很多传统美国盟友的欢迎。他们曾苦恼于奥巴马不愿在中东发挥更大领导作用,并担心特朗普将后撤更远。在导弹袭击后,以色列新闻媒体上充斥着“美国人回来了”之类标题,欧洲领导人对他终于采取了行动但又有所节制表示宽慰。

特朗普此次出访,意味着美国将重新激活在中东的联盟体系。“在奥巴马时期,美国在盟友和敌人之间进行平衡,包括伊朗和沙特、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甚至是土耳其和其他国家之间,并不完全站在盟国这边。重构联盟体系,主要关系到5个国家,就像5个手指头:以色列、沙特、土耳其、约旦、埃及。奥巴马执政期间,这5国备受冷漠。”孙德刚表示。

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执行副会长马丁·因迪克的话表示,“每位总统都发现,从椭圆形办公室的角度看问题,与竞选活动中的角度不一样。特朗普在一些关键外交政策问题上展现了灵活度,这显示他执行‘美国优先’的程度,不如他早期举动所暗示的那样大。”

正如孙德刚所言,特朗普可能正在回归传统“美国思维”,既重返中东寻找盟友,通过外交手段重构、巩固联盟体系,又通过军事、外交手段结合找准敌人,必要时刻采取军事手段震慑、遏制敌人。



TAG: 中东 特朗普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