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娱乐 >> 音乐 >> 新闻 >> 查看资讯

宫晨: “超风速”的海上摇滚风琴师

宫晨Annie Gong,职业女手风琴

她演奏的《野蜂飞舞》,只用49秒,至今没人打破这项纪录。这相当于1分钟拉1000多个音符,一秒接近17个...如此神速,被美国媒体称为“超风速”。

 

太阳集团此次邀请宫晨(Annie Gong)飘洋万里来到纽约,在见面会所让美国观众享受了一场只有在签约的豪华游轮和大型音乐厅才能欣赏到的听觉盛宴。

宫晨5岁就开始练手风琴了,启蒙老师是她的父亲。这位从未学过音乐的工程师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有一天会成为在国际邮轮上演奏的签约“海上风琴师”。

天津音乐学院附中

宫晨初中就考入了天津音乐学院附中。在学校里她不仅学手风琴、钢琴这些键盘乐器,还学唱歌、学戏曲。同学们中学什么乐器的都有,她也就什么乐器都摸,触类旁通,对各种乐器都不陌生。

宫晨读附中时是住校的。她说,很早离开父母住校学习,锻炼了她独立生活的能力。

天津音乐学院

从天津音乐学院附中毕业后, 宫晨顺利考入天津音乐学院,专业就是学习键盘乐器。她说,天津音乐学院的手风琴专业在中国的音乐学院中数一数二。

天津歌舞剧院

四年的专业学习之后,宫晨来到天津歌舞剧院工作,成为一名职业手风琴演奏家。

留学新西兰

2001年,宫晨离开天津歌舞剧院,放弃了舒适的一切,到新西兰来留学,学习音乐教育。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宫晨说:“国际少儿小提琴和钢琴比赛,前几名几乎被中国琴童包办,但是到了青年和成年阶段的国际钢琴比赛,获奖者中很少有中国人。

“在五、六岁的年龄上,西方国家的孩子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五线谱,中国的孩子都会演奏肖邦了。

中国人倒是赢在了起跑线上,可成年后,那些早期优秀的少儿钢琴手和小提琴手都哪儿去了呢? ”

宫晨曾一直认真思索这个问题。她说,她是带着这个问题来奥克兰大学攻读音乐教育的。

在新西兰的学习让宫晨找到了答案,她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国内的音乐教育注重的是音乐技术和技巧的训练,忽视了鼓励学生挖掘和发挥自己的艺术创作力。

宫晨说,西方的流行乐歌手,多是原创歌手,前有美国的麦克•杰克逊,现有英国的阿黛尔,他们都是演唱自己创作的曲目。

宫晨说,非创作性歌手很难在西方竞争激烈的演艺市场生存下来,因为你很难买到适合自己唱的歌,很难找到写适合自己声音条件并把自身条件发挥到极限的作曲家。

宫晨还用华人听众熟悉的钢琴演奏家理查德•克莱德曼做例子。她说:“克莱德曼的音乐曲子难度并不大,但他有很多听众,因为他能创作出人们喜欢的曲子,包括他对一些古典曲目的再创作。”

宫晨说,她从小接受严格训练,演奏最能体现速度的曲目《野蜂飞舞》,她一分钟能拉1000多个音符;她认为自己的演奏技术已趋成熟,要想再有艺术提升,就得在音乐创造上多下功夫,这意味着要学作曲、编曲和录音制作。

非欧裔数码手风琴演示员

数码手风琴诞生才10年,宫晨从一个传统手风琴演奏家,又成了数码手风琴演奏家。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她在RockShop琴行的工作经历。RockShop是新西兰第一大连锁琴行,宫晨经常光顾这家琴行,了解最新上市的电子乐器如电吉他、电子鼓等。她说,要写乐曲,不能只知道自己演奏的乐器,其他乐器的特点都要掌握。

从2003年年底到2009年,宫晨在琴行做了5年多。第一年刚入行时,她英文都说不地道;到了第三年,她成为日本Roland牌电子钢琴、电子合成器和电子鼓的新西兰销售冠军。

宫晨进入RockShop琴行的第二年,Roland牌第一代数码手风琴就上市了。按宫晨的说法,这种数码手风琴其实就是一个结合了手风琴特点的电子合成器,有个传统手风琴的外壳,但内核已完全不同,传统发声元件簧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Roland高级电子合成器。 而手风琴的重量也从传统演奏琴的约10公斤重增加到现在的约15公斤。过去,宫晨能边演奏边跳踢踏舞;可背上15公斤重的数码手风琴,宫晨只能安坐着演奏了。

宫晨说,Roland数码手风琴的演示员都是欧洲人,他们对一个亚裔女孩能掌握这种结合了最新数码技术的手风琴并能担任演示员很惊讶。因为,担任演示员意味着你掌握这种乐器的各种性能和表现极限。宫晨说,这无异于中国人看到欧洲人到中国演示二胡或琵琶。

与格莱美音乐大奖乐队合作

宫晨的名声很快传到了美国。美国手风琴协会请她在年会上演奏数码手风琴,并讲解演奏技巧;她还同18次格莱美音乐大奖获得者“吉米•斯蒂尔”交响乐队合作,在纽约公共电视台PBS录制电视音乐会。

宫晨说,相比起欧洲人,美国人更具开放心态,他们不管你什么文化背景,看你真的是行家,他们就很尊重你,愿意向你学习。

宫晨先后把她演奏的22段音乐视频上传到YouTube,5年时光里,这22首曲子吸引了全球约400万次主要来自欧美的听众。这其中,有一位英国利物浦音乐经纪人,这名经纪人正好有新西兰居留权。

海上风琴师

2011年,利物浦经纪人利用从英国到新西兰的当儿,同宫晨见了面,听了她的演奏,决定介绍她上英国邮轮演出。

于是,宫晨的海上风琴师生涯从2012年开始、从英国邮轮开始。

很快,宫晨精湛的演出技巧、亲民的表演风格和对不同曲目的把握令她声誉鹊起,美国的邮轮经纪人公司也向她招手。英美两家经纪人公司承担起她的全球邮轮表演业务。

她的第一个海上邮轮行程是从大溪地到奥克兰。7个晚上,她演奏了4场音乐会。

为了视觉效果和营造气氛,她在邮轮上都要和乐队配合演出。由于数码手风琴是新型乐器,没有现成曲目,每首曲子必须自己配器和重新编曲,宫晨需要写出每首曲子的曲谱。

每次上邮轮前,她都要准备出两个小时的不同曲目,需要给每个乐队成员写出曲谱和总谱。每次上船,除了15公斤的琴、12公斤的琴盒,她还要背上5公斤重的曲谱。

宫晨说,在邮轮演奏不单要看演奏水平,还要看写谱水平、与乐队合作能力以及现场应变能力。她说,在全球邮轮上做音乐会的音乐家不过三、四百人,华人面孔可能不超过10人。

宫晨说,虽然她演奏的几艘邮轮都以欧美游客为主,华人比重不足百分之一,但她经常会在音乐会上演奏一些中国音乐,如《小河淌水》、《康定情歌》等。

作为一个职业演奏家,宫晨非常注意听众的感受 。她说,音乐家自己演奏的再好, 台下观众如果不能尽情享受音乐带来的美感,演出就不算成功。

one women Orchestra

大家都听过one men band,我现在做的是one women Orchestra,听到我一个人演奏,就是一个大乐队的效果。我要把数码手风琴的功能开发出来,教给其他人。我爱手风琴,我爱音乐,我就想把自己的想法融入到音乐中,让这种音乐被更多的人听到。”



TAG: Annie AnnieGong Gong 宫晨 手风琴 海上风琴师 超风速 风琴师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