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旅游 >> 环球之旅 >> 查看资讯

加拿大偏远的利奥波德王子岛是海鸟天堂

大华新闻网斜倚着海恩典号(Ocean Endeavour)破冰船船头的栏杆,利奥波德王子岛(Prince Leopold Island)的岩壁透过浓雾逐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这座位于加拿大努勒维特(Nunavut)的小岛几乎没有植被,完全被悬崖峭壁包围。从这里看,山峰毫无生气,寒冷凄清。

我们距离多伦多已经超过 3,200 公里。导游告诉我们,每年有 20 万对伴侣飞往这个小岛。

这里提到的伴侣是海鸟。

利奥波德王子岛是高纬度北极地区最大的海鸟栖息地(图片来源:Andre Gallant)

尽管这座岛只有 65 平方公里,但却是高纬度北极地区最大的海鸟栖息地,也是受到联邦保护的候鸟保护区。托尼·加斯顿是一位退休科学研究员,从 1975 年就开始在这座岛上工作,他说,"这座岛出名的原因在于,这里有所有主要的北极物种。天气好的时候,这里是观赏各种鸟类和风景的最佳地点。"

我们一行人中的 10 个登上了一艘橡皮艇。小船在冰冷的水中大幅度地倾斜,翻涌的海浪和北极的风带着我们离小岛垂直的峭壁越来越近。我抓紧船体两边,祈祷无论是我的装备还是自己都不会掉下船去。当我们一点点靠近时,悬崖峭壁看起来并不那么死气沉沉了。

厚喙海鸥、黑海鸠,红脚三趾鸥以及北方管鼻藿都是重要的物种,它们会在五六月份大批大批地来到这里。现在是八月份,鸟类保护区里已经显得有一些拥挤,无论水里还是空中,到处都是鸟,塞满了每一片悬崖面,哪怕是最小的岩石凸起。成年大鸟和不同种类、不同成长阶段的小鸟,都相互之间鸣叫呼唤。

这是一个巨大的岩石托儿所,充斥着新生的小鸟和各种鸣叫的声音。

几只管鼻藿正好在充气船旁边俯冲,试图攫住一条鱼或者一只小海蝴蝶,溅了我们一身水。一些小鸟从岩壁的安全处出发,进行它们第一次勇敢的降落,扑通一声落在我们旁边。我想知道它们会不会被冰冷的水温吓一大跳。我看到有两只雄性海鸥,是一只海鸥和一只小幼鸟一起游泳,它们突然开始凶狠地啄咬对方,拍打着翅膀,搅动着水,然后这位父亲和它的孩子又迅速地离开了。其他海鸥在水中蝶泳,两只翅膀同时从水中伸出,来推动它们前进。岩壁上,空中,水里,鸟儿们一片热闹景象。

大批厚喙海鸥成群结队飞向小岛(图片来源:Wolfgang Kaehler/Getty)

从悬崖底部看,这座岛似乎还很原始,未经雕琢。从这里,我看不到坐落在小岛上面的那座小屋。在过去的四十年中,几乎所有夏季,研究人员们都会乘飞机来到这里,降落在小屋附近的苔原地带。正是在这偏远的地方,他们研究环境污染物。

这给人们敲响了警钟,即污染无处不在。这座小岛距离最近的工业中心有数千公里,但是汞等有毒物质还是可以通过空气和水扩散到这里。污染物进入食物链,并随着这个网络的扩大而变得越来越集中。因此,以鱼为食的海鸟就显得尤为脆弱。

研究人员们在 1000 英尺高的峭壁上收集鸟蛋(图片来源:All Canada Photos/ Alamy)

比吉特·布劳内是一名研究科学家,与加拿大环境与气候变化部合作,研究鸟蛋的污染程度。为了拿到这些鸟蛋,你必须从鸟窝中把它们取出来。这是一场棘手的作战行动,因为鸟巢筑于利奥波德王子岛破碎的岩壁上,这里有形成无数岩石凸起的疏松砂岩和石灰岩,是绝佳的筑巢处。

"1000 英尺的峭壁让人不寒而栗,"她说,"我们聘请了专门的攀岩者,利用绳子下落。"

但是下落到成千上万的鸟类中间也需要智慧。她说,"攀岩者要花很多时间。他们小心翼翼地缓慢移动,这样岩石才不会被挪动而掉在鸟群中间。"他们尽最大努力,减少对正在繁殖的鸟类的干扰,并尽拾取尽量少的鸟蛋,获取信息需要这些鸟蛋。

在同一个地方数十年如一日地做研究工作的价值就在于,你可以看到变化的趋势。布劳内说,从 1975 年到 21 世纪前十年的中期,这些鸟类的汞含量水平在上升,但之后由于对汞排放的限制越来越多,含量开始持平。"这是好事,但是现在问题是,汞含量会有下降趋势吗?"布劳内说,"这是我们一直盼望的。"

布劳内的发现意义重大,推动国际组织关注污染水平。正是这些信息促进了规则的改变,比如 20 世纪 70 年代对杀虫剂的规定使海鸟蛋中杀虫剂的含量下降了。"规章制度行之有效,"布劳内说,"没有别的选择。"

布劳内的发现推动了国际规则的制定,可以保护海鸟免于有毒物质的侵害(图片来源:ullstein bild/Getty)

布劳内强调了监测方案对于居住在加拿大北部的因纽特人的重要性。他们从同样的水中猎食和捕鱼,水就是他们的产粮区。"重要的是,这些信息可以反馈给他们,告知他们食物的受污染程度。"

"到最后,污染会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她说,"所以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

该岛是活动中心,不只是鸟类会受到影响。岛上也能看到北极狐和北极兔。几年前,项圈旅鼠第一次在这里出现,但是并没有在这座岛上定居。这里也出现过驯鹿和狼。但是很难看见矛隼从悬崖顶上飞掠而过,然而当天气好、海浪也不大的时候,可以看见 200 头白鲸,偶尔会看到一只北极露脊鲸,甚至可以看见独角鲸在水里游泳。

岛上的天气使得这里的研究特别棘手。加斯顿说,"天气是可以预报的,但是很不幸,预报的都是糟糕的天气!"但是,多年来,天气状况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虽然还不清楚这样的变化对这座岛以及岛上的鸟类居民意味着什么。在 20 世纪 70 年代,坏天气意味着起雾,但是近年来,雨水更多了。加斯顿说:"这真是太不寻常了。"他补充道:"你注意到北极地区近来的气候异常了吗?简直不可思议!"他指的是 2016 年年底报告的北冰洋大部分地区令人震惊的温暖气温——约高于平均水平 14 摄氏度。

"我不想在这里看到北极熊、白鸥和矛隼的末日,"他说,"但是可能会有一些现在还活着的幼年动物将走向死亡,就像雪球效应,速度太快了。"

海鸟监测系统还可以告知当地因纽特人水中的有害物质水平,他们正是从水中猎食和捕鱼(图片来源:Andre Gallant)

我们的充气船返回到轮船处,我爬上甲板,走向船尾。船一点点远去,岛屿变得越来越小,鸟也越来越少,只有几只管鼻藿迅速掠过甲板。未来几个星期内,鸟儿们将会带着它们的下一代前往越冬地。我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再看到这片景象。能亲眼目睹一次,我已经足够幸运,但是我渴望能够从岛屿的高处向下来观看这一景象,但是那里只有研究人员才能去。我想站在悬崖边上,俯瞰这些鸟儿,扫视着翻涌的波浪,期待着看到白鲸的踪影。



TAG: 加拿小岛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