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美食 >> 吃遍天下 >> 查看资讯

小龍蝦為何中國大紅?

北京簋街胡大飯館的後廚正在加緊烹製小龍蝦,以滿足等候中的大量消費者需求。(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養殖戶在江蘇盱眙縣龍飛湖龍蝦養殖基地查看收穫的龍蝦。(新華社)

大华新闻网小龍蝦的「紅」,不只表現在牠經過大廚烹製、褪去蝦青素以後的顏色上,也不只體現在美食街龍蝦館門口排隊的長度上;如今,小龍蝦不僅紅在餐桌上,而且還是「網紅」,牠是外賣和電商平台投資的寵兒,也是微信朋友圈秀生活的理想代言者。

●就是愛吃 各地開店 網購也火

陳浩在大學時被稱為「小龍蝦殺手」,這源於他和一位女生打破了一項紀錄—— 一頓吃了10斤(5公斤)蝦,相當於100隻1兩的小龍蝦。現在十多年過去了,陳浩對小龍蝦的熱情仍不減當年。在盛夏的南京,每當朋友聚會的時候,他還是會選擇吃小龍蝦,「保持著平均一周吃一次的頻率。」

南京是個有著濃厚的「小龍蝦情結」的城市。別的不說,畢竟江蘇是中國小龍蝦作為食物最早的引入地,早在1960年代小龍蝦就被端上了南京人的餐桌。但是很久以來,其他地方好像很少有人吃小龍蝦。

現在的情況則完全不同了。陳浩去中國各地旅行,發現到哪兒都有小龍蝦餐館,甚至近兩年,只要刷朋友圈、愛網購、看微博,都會注意到小龍蝦的存在。

可是仍然有人疑惑:小龍蝦吃起來麻煩,看起來不乾淨,肉少,不管飽,味道全靠調味料,這兩年為什麼越來越火?

在世界上,公認的小龍蝦起源地是美國的路易斯安納州。食品營養學碩士、美食專欄作者冰清每年都被路易斯安納州的朋友邀請去吃小龍蝦。

小龍蝦在中國一直沒流行起來,有一個原因是對食品安全的顧慮。如果查看過去和小龍蝦有關的新聞,總是和「生活在臭水溝」、「洗蝦粉」、「橫紋肌溶解症」等負面信息關聯在一起。尤其是2010年左右,南京市場被報導使用「洗蝦粉」,南京、武漢、揚州等地都有患者被確診得了「橫紋肌溶解症」。報導說,「這些患者都曾經吃過小龍蝦」。

百度指數顯示,2011和2012年,小龍蝦的搜索指數最高也只有3000左右;到了2013年5月12~18日之間,這個數字突然達到1萬2809。在此期間,有一篇題為《小龍蝦是蟲?不靠譜》的文章流傳甚廣。該文分別從「小龍蝦是蟲?」「曾用來幫日軍處理遺體?」「餐館小龍蝦多來自河溝?」「體內各種重金屬超標?」「跟橫紋肌溶解症有關?」等各個方面提出問題,該文就以上問題逐一為小龍蝦闢了謠。

從2013年起,小龍蝦的搜索指數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今年5月28日~6月3日達到了最高值1萬8678。此時人們關注的新聞是《服務小龍蝦產業發展》《小龍蝦才是朋友圈的終結者》《夏季小龍蝦正當時,醋+鹽徹底清洗小龍蝦》等等。

●網路炒作 社群曝光 創意營銷

「小龍蝦給人的感覺是這兩年很火,這裡面可能有互聯網的原因。」小寬說。

2015年和2016年,是小龍蝦創業的高峰年,所有的創業者都發現了外賣市場的潛力。小寬認為,做與互聯網相關的餐飲,小龍蝦是很好的切入點,因為牠經得起物流配送,一兩個小時口感不會有變化,而且毛利高。

互聯網外賣創業高峰過後,又迎來了電商的加入。去年起,京東、天貓平台開始和地方小龍蝦加工廠合作,推廣小龍蝦熟製品,今年網易也開始在平台上售賣自己品牌的小龍蝦。甚至周黑鴨、肯德基、必勝客都推出了有關小龍蝦的菜品。

「創業的這幫人,主要是在互聯網社交平台上做一些信息的發布和炒作,我們平常接觸信息的主要平台無非就是微博和微信等,在這些平台上,它們的聲音比較大。」小寬分析說。

觀察這些小龍蝦品牌的創業者,「卷福小龍蝦」的蔣政文、「大蝦來了」的戴金勝等都是媒體人出身,「蝦BaBy」創始人馬懿宏曾在中關村管委會創業服務處工作,見證了車庫咖啡、36氪、亞傑商會、創客空間等孵化器的發展,懂得利用媒介的傳播力。

蔣政文此前營銷策畫過褚橙,並在微博上得到很大反響。2015年,他和作家張嘉佳合作,在京東眾籌名為「幫張嘉佳實現小龍蝦夢」的項目,在微博上發《我的小龍蝦編年史》,利用張嘉佳的明星效應,得到上萬人轉發。

「夾克的蝦」在2015年亮相時和滴滴合作,利用滴滴運營的低峰時間配送宵夜,在北京滿足「五環內1.5小時送達」的需求。這樣的營銷創意本身就具有很強的話題性和傳播力。

除了互聯網營銷,小龍蝦自身也很「爭氣」,天生具有成為「網紅」的特質。

從口味上來講,回想中國人的餐飲習慣,無論是海鮮還是河鮮,幾乎很少有人會拒絕。幾個朋友去擼串,誰不會主動點幾個烤扇貝或者炒螺絲?於是,小龍蝦有了一個天然的光環,作為河鮮更容易被大眾接受。

雖然陳浩從小喜歡吃紅燒小龍蝦,十三香口味也是從江蘇起源的,但是當他2007年來到北京,在簋街第一次嘗到麻辣小龍蝦時,還是瞬間被征服了,直到現在他依然鍾愛麻辣和香辣口味。「辣是一種癮,辣的東西容易傳播,比如說川菜。」

實際上,辣不是唯一,小龍蝦的口味越來越豐富,而且各有特點。美團點評數據研究院統計,小龍蝦口味多達十幾種,十三香口味最受歡迎,其次是蒜蓉和麻辣。陳浩認為,「火鍋的吃法,可以各人選擇各人喜歡的口味,小龍蝦也是。不管是達官顯貴,還是平民百姓,都能接受。有錢就吃大的,想便宜就吃小的,人們有了選擇的權利。」

●另類賣點 放下手機 剝起蝦殼

如果只是因為口味多樣,小龍蝦可能還不足以抓住食客的胃。「我就喜歡大家吃小龍蝦時沒法捧著手機的樣子,你不知道我有多懷念可以專心聊天的從前。」這是網上對吃小龍蝦的一種描述,乍一聽像是在抖機靈,但仔細想想,這句話一下子描繪出某種時代性。

吃小龍蝦能讓你不得不戒掉「手機癮」。你帶著塑料手套,抓著油乎乎的小龍蝦開吃的時候,身心終於不得不從手機屏幕裡抽離出來。要知道,小龍蝦的數量是有限的,假如你停下來翻看手機,不一會兒盤子裡的小龍蝦就被別人瓜分了。小龍蝦讓吃飯回歸到了餐桌,很多人在此重新找到了吃飯時彼此交流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吃小龍蝦會讓人很開心的原因。

胡大飯館總經理郭冬對小龍蝦的社交屬性體會得比一般人更深。每當帶朋友在店裡吃飯時,他都會戴著手套給別人展示自己快速剝蝦的技能,並且教給他們吃小龍蝦的一些訣竅,這樣一來二往地「教學」,對他而言是一種挺不錯的人際交流。

的確沒有幾個人是為了充饑而吃小龍蝦的。當這個學名為「克氏原螯蝦」的張牙舞爪的甲殼類動物被端上餐桌的時候,牠鮮紅的顏色激起人們的不僅是食欲,而且是共同行動起來的親密感,一起「操作」的默契感。

另一方面,小龍蝦在餐桌上是按隻擺放和取用的,這就形成了自然的「分餐制」,雖然剝蝦的過程複雜繁瑣,但是「各行其是」的吃法畢竟在中餐中成為一種難得的「衛生飲食」方式。

也有人從食品營養的角度羅列出小龍蝦的諸多好處:高蛋白、低脂肪、含有多種營養。這恰好迎合了中產階級的生活追求,天然地掃除了人們心中對吃的「負罪感」。

●秀消費力 開動之前 發朋友圈

統計顯示,主營小龍蝦的餐館主要面向25~38歲之間的消費者,也就是80後、90後群體。「吃小龍蝦天然就很開心啊!吃完可以發個朋友圈,感覺是很能展示自己真性情的。不會高級到讓人覺得你在裝逼,也不至於讓人覺得你很low,發朋友圈恰到好處。」「90後」陳子君說。

但是小龍蝦不斷攀升的價格似乎讓它變得越來越「脫離大眾」。據美團點評研究院統計,吃小龍蝦的人均消費是84元。現在北京簋街的小龍蝦一隻最低也要賣到5元,十幾年前最貴的也才2.5元,有人戲稱,小龍蝦漲價的速度,堪比北京的房價。

據「大蝦來了」的負責人指出,他們線上的客單價是170元,而美團和餓了麼的平均客單價是22~23元。在他們的門店,兩三個人就得消費500~600元。

「燒蝦師」北京工體店生意最好的一天是去年9月3日,周華健開演唱會,當天的營業額達到了20多萬元。兩周以後,工人體育場又舉行了蘇打綠演唱會,可是那天門店的生意還比不過平常的周末。「周華健的粉絲多是70後、80後,有一定的消費能力,有情懷,聽完歌會喝酒聚會,他們出的都是大單,一頓能吃好千塊錢。蘇打綠的粉絲群偏年輕,幾個大學生就算一頓花上五六百,也會嫌貴。」付楠分析說。

小寬感受到今年小龍蝦的氛圍沒有過去兩年那麼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價格上漲。在簋街,由於今年房租和進貨成本提高,很多小龍蝦品牌都退出了。「小龍蝦一直是作為宵夜和小吃出現的,但現在有些小龍蝦按盤賣,一盤大概要200元左右。北京論隻賣,品質稍微好點的每隻都是10元以上。用一般人的消費力來衡量,小龍蝦已經不是想吃就隨便吃、當個下酒菜了,牠脫離了這個階級。」

一方面,小龍蝦產業被捧為千億元的市場;而另一方面,小龍蝦價位的提升也讓牠脫掉了「市民化」飲食的氣質。(中國新聞組整理)

浙江寧波市的市民在參加吃小龍蝦的比賽中豪飲啤酒。(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CFP圖)



TAG: 吃龍蝦比賽 小龍蝦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