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评论 >> 世界看中国 >> 查看资讯

美媒:“灰犀牛”大企业威胁中国经济

安邦保险集团的总部,上个月,该集团董事长被带走。

大华新闻网上海——就让西方去担心所谓的黑天鹅,即那些罕见的、可能会扰乱金融市场的意外事件吧。中国更担心“灰犀牛”,即经济中显而易见的大问题。在快速恶化之前,这些问题没能引起重视。

这些犀牛是一群中国商界巨头,他们结合政治人脉和不加掩饰的野心,创造出了庞大的跨国集团。安邦保险集团、复星国际、海航集团和大连万达集团等公司享有国有银行提供的廉价贷款,在打造各自的帝国上出手阔绰。

本月,习近平在柏林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

 借来的财富:随着中国公司将目光放向海外,该国交易在过去几年间迅速增长。这股由借贷支持的支出热潮,致使监管者严加审查激进的并购交易。

海南航空公司的母公司海航集团成立之初只是一家地区性的航空公司,现在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大型跨国集团。

 

江西省的南昌万达乐园。

现在,这类参与者如此巨大和复杂,负债如此之高,在经济中的关系又如此盘根错节,以至中国政府突然开始迫使它们就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发出警告,金融稳定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共产党的官方报纸则指出了“灰犀牛”的危险,但没有点具体公司的名。

中国的监管机构越来越担心,一些最大的集团公司债务水平太高,可能对金融系统构成威胁。银行业官员正在加强对公司资产负债表的审查。

这种对第一代后毛泽东时代资本家的态度的转变十分迅速。他们曾被树立为中国的独创力和经济能力的楷模。

增长迅速的保险公司安邦曾斥资20亿美元(约合135亿元人民币),收购纽约的豪华酒店华尔道夫-阿斯特里亚(Waldorf-Astoria)。去年,安邦董事长吴小晖还在华尔道夫-阿斯特里亚与美国商界领袖一同享受美酒和美食,成为瞩目的焦点。而上月,他被中国警方带走,原因不明。

掌门人被称作“中国的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复星,与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和其他跨国品牌达成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交易。2015年,郭广昌曾被当局短暂扣留,原因不得而知;最近,该公司被迫否认郭广昌再次被有关部门带走的揣测。

海航在成立之初,只是一家地区性的航空公司,但现在,它已发展成为一个大型跨国集团,持有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s)、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机场地面服务公司瑞士国际空港(Swissport)的股份。欧洲监管机构眼下正在对其进行审查,而华尔街银行巨头之一的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已决定不再与它合作。

大连万达与美国娱乐巨头争锋相对,一年前承诺要在中国打败迪士尼。现在,这家中国公司正在撤退,卖出了自己的主题公园和酒店。

“这些新公司的问题是,没有人具备可以控制这些公司的政治或监管实力,”位于上海的精品投资银行顾问公司Kaiyuan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布洛克·西尔沃斯(Block Silvers)说。

灰犀牛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负债高、交易多。

多年来,中国的银行乐于发放贷款,迫切地希望持续向经济注入资金。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它们双倍下注,希望促进增长并压低人民币的币值。

这些集团公司口碑好、盈利高,走在贷款队伍的前列。海航通过官方控制的银行获得了9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安邦三年花去超100亿美元,交易资金主要来自销售所谓的财富管理产品,其实是承诺高收益、低风险的不透明投资。

手握官方提供的资金,这些公司在政府的敦促下把目光投向了海外。据调研公司迪罗基(Dealogic)称,过去五年里,万达、安邦、海航集团和复星至少完成了410亿美元的海外收购。

中国的债务水平飙升。2011年,延伸至私人非金融公司的贷款总额大约相当于该国经济产出的120%。现在,这个数字是166%。

“中国政府扮演了不可或缺的促成者角色,”加利福尼亚州克莱尔蒙特麦克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研究中国政治的教授裴敏欣说。“如果研究它们是怎么发展到这么大的,就会发现都是通过举债。”

到2015年,中国的经济失去动力。一直想方设法要对涌入该国的美元进行再投资的政府,突然需要防止这些资金流出。北京不得不拿出大量资金防止人民币贬值。

政府开始更近距离地审视那些达成交易最多的公司。去年12月,中国四大监管机构罕见地发表联合公告,对在海外房地产、娱乐和体育行业的“非理性”投资发出警告,称这些领域存在“风险隐患”。

部分集团公司的收购似乎符合这一描述。

去年,万达豪掷35亿美元收购传奇影业(Legendary Pictures)。该公司出品过《斯巴达300勇士》(300)和《哥斯拉》(Godzilla)等大片,不料后来的《魔兽争霸》(Warcraft)和《长城》却大败。

复星收购了英国的伍尔弗汉普顿流浪者足球俱乐部(Wolverhampton Wanderers Football Club)。这是中国公司收购包括AC米兰(AC Milan)、国际米兰(Inter Milan)和索肖(FC Sochaux)在内的众多足球队交易之一。

安邦曾为收购连锁酒店品牌喜达屋(Starwood)而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抬高了竞价的同时也引发了关注。最终,万达退出,喜达屋被万豪(Marriott)以130亿美元的价格拿下。

最近几个月,政治和监管环境迅速转变。中国官方全力投入到了确保共产党的下一届大会顺利召开之中。中国每五年召开一次这样的大会,并选举领导人。在将于今年秋天召开的大会前夕,政府高度重视稳定,不管是金融还是其他方面。

这种气候给交易巨头们蒙上了一层阴影。复星几乎已经停止了疯狂的交易行动。海航也放缓了收购步伐。

两家公司均表示自己资金状况良好。“我们坚持严格控制金融风险,并将继续改善债务和现金流,”复星在一份声明中说。

海航称过去七年里,其资产负债率已经下降。“海航集团是一家财力雄厚的公司,资产负债表强劲、多元,反映出我们持续增长并参与整个资本市场,”该公司说。

万达本月宣布将把价值93亿美元的酒店和主题公园卖给另一家房地产开发商融创中国。但后来,万达被迫取消最初的交易,分拆相关资产,将其分别卖给融创和另一个中国买家富力地产。

“大家都很关心万达商业的负债问题,”大连万达集团的董事长王健林在周三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起该集团的主要房地产子公司时说。

5月初,对安邦的急速增长感到担心的中国保险业监管机构叫停了两款投资产品。此后,安邦的命脉——财富管理产品的销售——大幅减少。

安邦表示自己业务正常,有充足的资金。长期担任安邦董事长的吴小晖被有关部门带走后一直处于休假状态,但尚未受到任何公开的犯罪指控。

现在,这些中国巨头们看上去更像灰犀牛了。这个词本身并非源自生物学,而是来自一本同名商业书,今年它在中国成为畅销之作。

上周,在习近平对债务问题表示担忧后,中国共产党的主要报纸《人民日报》在一篇言辞激烈的预警文章中使用了这个词。“金融领域风险点多面广,”这篇未署名的评论文章说。“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

这些集团公司面临的担忧是,它们能否妥善管理付出了高昂代价的扩张,以获取哪怕是偿还低息贷款所需的利润。如果监管机构或银行采取更加果断的行动,控制信贷,这些犀牛可能会面临危险。

“停止放贷时,就会有反应,”西尔沃斯说。“究竟是破产还是随着时间做出调整,目前尚难以预料。”



TAG: 万达 中国灰犀牛 中国经济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