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房地产 >> 名宅名苑 >> 查看资讯

古董收藏家被设局欠债1亿 价值百亿瓷房子1.4亿起拍

大华新闻网古董收藏家张连志感觉自己被骗了。5000万元借款几个月之间就翻滚到1亿元。

他在拘留所里住了42天,而后,名下的天津瓷房子博物馆被查封,出现在阿里巴巴拍卖平台上,起价1.4亿元,将于8月8日开拍。此前有评估公司对整个瓷房子的估价接近100个亿。

若以此估价来计算,这应该是中国网络拍卖历史上最高金额的一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约有超过3000家法院入驻阿里旗下拍卖平台进行涉诉财产处置,因此上线该拍卖平台的这处房产同样具有权威法律效力。

“收藏圈很简单,没有这么复杂。”花甲之年,张连志感慨时轻轻叹了一口气,认为自己接触社会还是太少。其律师王殿学则表示:“我们已向法院提交了终止拍卖的申请。”

3000万入手危楼后打造瓷房子

天津有一片法租界,坐落着一栋栋西式洋楼,优雅别致,其中新华路与赤峰道交叉口的那座,很特别。这座寓所从铁门的把手,到楼内卫生间的洗手台,全部用瓷片和水晶石包裹,人们叫它瓷房子,是天津地AAA旅游景点。

 瓷房子的主人张连志在自己博客中写到,瓷房子瓷片数量达7亿多片,另外还包括1.3万件古董瓷器、300多尊历代石造像、300多尊历代石狮子等。

2010年,瓷房子被美国赫芬顿邮报评为“全球十五大独特设计博物馆”,一同入选的还有巴黎卢浮宫。

前些天,这房子出现在了阿里巴巴拍卖平台上,起价为1.4亿元。之所以被拍卖是因为,张连志公司欠了1亿元的欠款。

传说中身家百亿的收藏土豪无法还清1亿元借款,有内幕。这是大多数人心里的潜台词。

1957年,张连志出生于天津。有媒体报道他生长在天津的法租界,是清末“天津八大家”之一的盐商张家的后人,其家族里不少人都曾非富即贵。

张连志的助理黄晓燕告诉AI财经社,张连志的母亲是将军家庭出身。经过几代的积累,到了张连志,人生的选择已是相当自由。张连志回忆,1980年他就开始搞收藏、下海,满世界地逛古董店。

到90年代初,张连志发现经营“生猛海鲜”的餐馆在南方很火爆,而位于北方的天津还没有,于是1992年,张连志在天津开设了第一家“活鲜”餐馆——“粤唯鲜”。

2000年,张连志以3000万的价格买下了赤峰道72号的瓷房子,那时候它还被人叫做黄荣良故居,旁边是范竹斋旧宅和张学良旧宅。房子的本貌是一座传统的法式洋楼,一共四层,木质结构,雕花大铁门虚掩。张连志说房子是工商局的三产,买下来的时候已是一座危楼,木质的天花板腐烂了,下雨的时候屋里会漏雨。

买下房子后,张连志说他像修城堡一样修瓷房子,从根基开始重新浇筑,木结构换成钢混结构,雕梁画栋,贴瓷立柜。

这座瓷房子没有专业设计师,也没有设计图纸,张连志沉迷于自己设计和动手,他说,图纸就是他亲手画的铅笔画。他有时候会从儿子女儿的画里找贴瓷图案的灵感。

买下瓷房子后,张连志把所有心力和财力全部投入其中,资金越来越紧张。张连志告诉AI财经社,这些年工人的工资就有一个亿。他开始欠款,欠工人,欠供应商,欠建筑工程商,欠银行。依靠自己另一家公司粤唯鲜,张连志勉力支撑。

据有关媒体报道,此时张连志已经欠下了3700万元担保公司的本息、2100万元银行贷款本息和1200万供应商与工程商的个人贷款。晚上,他常常睡不着觉。

资金困局,巧遇融资圈“富二代”

2012年,张连志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单辉。黄晓燕回忆,单辉是一个80后,天津本地人,能说会道。这个善谈的年轻人称自己在银行工作,经常开着法拉利去吃早餐。一来二往,单辉很快就和张连志熟了起来。了解到张连志有融资需求后,单辉给张连志介绍了崔洪生。

崔洪生和单辉很像,他称自己是个东北富二代,在天津开着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叫鑫泽。

2012年年中,天津梅江的上岛咖啡厅的一间包间里,张连志与单辉、崔洪生见面喝茶,黄晓燕也随同前去。席间,崔洪生跟着单辉管张连志叫张伯,不断恭维张连志,说自己十分敬佩他的为人和做瓷房子的毅力。这次茶喝了一个多小时。

喝完茶回来的路上,张连志显得十分开心,他对黄晓燕说没想到这两个做金融的年轻人这么老实靠谱。

跟瓷器罐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张连志,并不了解现代企业管理,也不懂融资和金融。

单辉和崔洪生跟张连志讲了很多融资门道和管理之道,他们大谈特谈有了贷款之后,瓷房子将来应该怎么经营,版图将会多么明亮。张连志看着两个年轻人,听着这些没怎么听过的话,感觉十分新鲜。

而后,单辉说鑫泽可以帮助张连志贷款,但要用瓷房子做抵押,张连志欣然应允。2012年7月和10月,粤唯鲜两次用瓷房子做了他项权利,每次各贷5000万。

房产的他项权是指除所有权外在房产上设定的其他权利。现实中他项权最为重要的用途是抵押。

第一次办完他项权利当天,鑫泽公司就帮粤唯鲜公司还清了4250万元,与5000万相差的750万元被默认为利息。

2012年10月,鑫泽公司陆续帮粤唯鲜公司还清了共约1288万余元欠款。前后两次,鑫泽公司借给粤唯鲜5538万元。

5538万元贷款变身1亿

资金问题得以缓解,张连志也松了一口气。瓷房子一切照旧运营,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接待1万名参观游客

直到2013年秋天,辛建生找到了张连志,他自称是鑫泽的老板,要求其还款1亿元。张连志顿时懵了。

原来在第二次借款过后,张连志把公司的融资事项交给了单崔二人,黄晓燕与会计林更与其对接。期间,单辉曾叫黄晓燕和林更办理民生银行储蓄卡,理由是把公司的流水做好看,有利于从银行贷款。

黄林二人办好银行卡后,依照单辉的要求将卡与网银密码一并交付与他。而后单辉又让其妻子跟林更办理了一张中信银行储蓄卡,这张卡交给了单辉妻子。

辛建生出具的打款记录里,在2012年10月,有5000万分三次汇入了林更的那张中信银行卡里。

于是本身5538万的借款,加上此次流水,变成了一个亿。

黄晓燕说,其后打印出的银行交易流水发现,林更卡里的5000万打给了多个粤唯鲜公司并不认识的个人和公司。

张连志感觉自己被骗了。辛建生是鑫泽真正的老板,崔洪生是其公司的业务经理。张连志最初让辛建生起诉崔洪生,辛建生表示,自己公司刚进去两个人,人心惶惶,不能再添乱。

辛建生说自己对东丽检察院很熟,他建议两人合作抓住“两个小骗子。

水上北路的一家高档餐厅里,张连志在辛建生的带领下,补签了20份合同作为告“小骗子”的证据。理由是“1亿元的标的太大,东丽法院无法办理,拆分成20个小案件,每个案件500万进行操作。”

事情发生到这里,张连志还未曾咨询过律师,而他自己公司也并未设立法务部门。张连志签了20份借款合同,每份欠款500万,共计1亿元。张连志的代理律师告诉AI财经社,当时张连志签的是20份空白合同。

 此后不久,东丽区法院便查封了“疙瘩楼”和“瓷房子”,其依据是东丽区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原告(即鑫泽公司)于2013年8月8日向本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要求查封被告的财产,并已提供担保。”

进入看守所42天,签下和解协议

2016年7月,正在酒店吃饭的张连志,被法警带进了警车,进了看守所。

看守所一待就是42天。

张连志说刚进拘留所时,有人会看着他,怕他自杀。他说自己刚开始的确很紧张,后来就会在里面看看书,打打坐。每天都会见律师。

看守所里,张连志心脏经常不舒服,他觉得自己有可能扛不过去,于是在看守所用笔芯写信,写了一宿,用空了4个笔芯,把整个借款事件的来龙去脉写给家人,写了很厚的一摞。

他说“趁人不注意,我把这一摞信藏在了裤衩里。”后来他把这摞信给了每天来探视的律师,而后这摞信辗转到了中国法制报。

张连志的女儿担心他的身体,坚持让张连志签署东丽法院递来的和解协议,与父亲沟通多次,终于签了字,脱身了看守所。和解协议包括承认借款1个亿,认可瓷房子1.4亿元的估价,以及以物抵债。

东丽法院给出的估价1.4亿,张连志内心并不认可。其代理律师庞律师告诉AI财经社,瓷房子的价值不在于房产本身,而是在于瓷片包裹的设计,粤唯鲜公司曾委托北京中财国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瓷房子”做过资产评估,房产价值为3.4亿,整个瓷房子的估价接近100个亿。

这项拍卖在将于8月8日10时至9日10时止(延时除外)在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

目前全国约有超过3000家法院入驻阿里旗下拍卖平台进行涉诉财产处置,因此上线该拍卖平台的这处房产同样具有权威法律效力。

对于网络上瓷房子涉及非法改造文物的说法,黄晓燕向AI财经社出示了文物局档案。档案显示,截至2017年,瓷房子所在地“黄氏旧居”是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另一方面,张连志2000年买下瓷房子后开始贴瓷,天津市和平区文物所是2004年才开始核定。

张连志说自己接触社会还是太少,“收藏圈很简单,没有这么复杂”。这位花甲之年的老人感慨时轻轻叹了一口气。

张连志信佛,他告诉AI财经社五台山的妙江法师是他的师父。张连志明白很多人无法理解他,“被人认为是神经病,有这钱不做房地产搞这个”。他习惯面对不理解,家人或者外界,他觉得这些不理解是在“渡”他。此次事件发生之后,张连志开始雇佣固定的法律顾问。

黄晓燕说,张连志曾说如果实在不行,他要把自己的收藏品拿出来拍卖还上这笔钱。

文丨郑亚红

编丨嘉辛



TAG: 天津瓷房子 张连志 瓷房子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