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社会 >> 查看资讯

常去同仁堂的朋友要注意了 19种中药里有最强致癌物

大华新闻网10月21日(特约评论员 哈丹巴特尔)综合评述,18 日,科学杂志旗下转化医学子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以封面故事的形式,发布一篇题为「Aristolochic acids and their derivatives are widely implicated in liver cancers in Taiwan and throughout Asia」的研究论文。

论文中提到了关木通、广防已、青木香、马兜铃、寻骨风、细辛、南木香、管南香、三管筒、朱砂莲、天仙藤、通城虎、藤香、淮通、背蛇生、蝴蝶暗消、逼血雷、白金果榄、假大薯等19种中药材。

这19种草药中,都含有一种叫「马兜铃酸」的化学物质。

《科学转化医学》论文通过病理标本测序的方法,证明在亚洲,特别是台湾中国大陆,肝癌的发生与马兜铃酸导致的突变密切相关。换句话说,上述的草药,均有造成肝癌的风险。

国粹变成国糟

比如,关木通为马兜铃科植物东北马兜铃的干燥藤茎,关木通别名木通马兜铃、东北木通、马木通、万年藤,关木通有清心火、利小便、通经下乳的功效,关木通有治疗口舌生疮、心烦尿赤、水肿、热淋涩痛、白带、经闭乳少、湿热痹痛的作用,关木通不可多用、久服,但是,肾功能不全及孕妇忌服关木通。但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对肾脏有较强的毒性,可以损害肾小管功能,导致肾功能衰竭。

肾衰竭、尿毒症和肿瘤背后的「黑手」

1956年,巴尔干的波斯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等地区流行一种「慢性间质性」肾炎,这种肾炎会导致肾功能减退。当地很多农民患有这种疾病,但无人知晓这病由何而起。

1964年,中国曾报告了两例「极型肾衰竭」病例,中国学者吴寒松发现这两例病人曾服用过草药关木通煎剂,但这一报告并未在中国医学界引起重视,仅被视为个例。

直到上世纪 90 年代,上述疾病才找到「幕后黑手」。事情发生在匈牙利,1993年一批服用草药进行减肥的年轻女性,突然大量出现肾衰竭,这一情况引起了当地政府和卫生部门的重视,最终确认是由于减肥药中,有一种叫「广防己」的植物,导致了这一事件。

与此同时,中国也出现了著名的「龙胆泻肝丸」事件,据新华社报道仅中日友好医院一家医院,在 1999~2001 年间,就有超过 100名患者因尿毒症就诊。最终所有矛头指向了这些草药背后的马兜铃酸。有研究显示,马兜铃酸不但可以导致尿毒症,还会导致肾癌、膀胱癌、尿道上皮肿瘤等一系列肿瘤。

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中提出对马兜铃酸药物的药物警报。

2002年,美国 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令禁止使用一切含有马兜铃酸的草药。随后香港、台湾等地区也先后宣布禁止进口及销售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材。

2003年,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取消关木通的药物标准;2004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取消了广防己和青木香药物标准。同时《中国药典》从 2005年开始取消了记录中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

但是,现在中国市场上仍存在大量包含马兜铃酸的草药以及中成药,而服用这些药物会带来极大的肝脏、肾脏毒性隐患。

更可怕的是,由马兜铃酸导致的肾脏肝脏损伤是不可逆、不可修复的,从服用的那一刻起,他就会对人体造成损伤。

正如这期科学杂志的封面评语那样,草药的黑暗面(The Dark Side of an Herbal Medicine)。

《科学转化医学》杂志的评价:最强的致癌毒物

2008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将马兜铃酸列为 1 类致癌物;马兜铃酸类物质列为 2 类致癌物。

到了2012年,更是因为其毒性强烈,将所有的马兜铃酸类物质(马兜铃酸、含有马兜铃酸的化合物及职务)升级成为 1 类致癌物。

为什么马兜铃酸会有如此大的危害性?

这要从马兜铃酸类物质的毒理学原理开始讲起。

2013年,科学转化医学杂志发布两项重磅研究,从机理上对马兜铃酸的毒性进行了证明。

美国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与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等机构研究人员在一项研究中报告说,他们对接触过马兜铃酸的 19 名上尿路癌症患者以及没有接触这种毒物的另 7 名患者进行了全外显子组测序。

结果发现,马兜铃酸接触组每名患者平均发生 753 个基因突变,而非马兜铃酸接触组每名患者只有 91 个基因突变。

研究表明,马兜铃酸能引发的基因突变数量高于烟草和紫外线,是目前已知能导致基因突发的最强遗传毒物。

另一项研究由来自新加坡、美国与中国台湾等多个医学机构的研究人员合作完成。他们利用全基因组和外显子组测序技术证实,接触马兜铃酸可能会引起过去被认为由其他致癌因素导致的癌症。

来自美国、新加坡、台湾的研究人员收集了来自台湾、中国大陆、日本、新加坡及欧美的肝癌标本,对其马兜铃酸导致的基因突变进行检测。

他们一共收集了 1,400 多例肝癌标本,根据标本是否存在马兜铃酸诱导基因突变进行分类。结果发现,亚洲人群的肝癌和马兜铃酸产生的突变高度相关,而其中又以台湾及中国大陆最高。这也是目前证明马兜铃酸诱导肝癌发生的最有力的证据。

中国是一个肾病、肾癌大国,也是一个肝癌大国。

2015 年中国新增肝癌病人超过 40 万,占到全世界的一半以上。而中国平均肝癌发病风险,更是欧美的 3~4 倍之多。

同仁堂“龙胆泻肝丸事件”

关木通事件,或称龙胆泻肝丸事件,也称马兜铃酸肾病事件,在世纪交替的前后几年,曾因其广泛的药物不良反应而震惊国人。多少人为之重病缠身,多少人为之倾家荡产,甚至,在绝望中等待毙命。

请注意1999年外国就停止马兜铃酸类药物

1993年比利时一些妇女因服含广防己的减肥丸后导致严重肾病。后经政府调查,发现大约1万名服该药的妇女中至少有110人罹患了晚期肾衰竭,其中66人进行了肾移植,部分病人还发现了尿道癌症;1999年英国又报道了2名妇女因服含关木通的草药茶治疗湿疹导致晚期肾衰竭的事。这两起事件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美国FDA、英国MCA和比利时政府等采取了严厉措施,对中草药和中成药进行强烈抵制。欧美媒体曾将这种情况定义为“中草药肾病”;因广防己、关木通等中药含有共同的致病成分马兜铃酸,后来国际上将此类情况改称为“马兜铃酸肾病”。

请注意原配方的药中为“木通”

龙胆泻肝丸是个历史悠久的古方,原配方的药中有“木通”,主要指木通科的白木通或毛茛科的川木通,这两类木通均不含马兜铃酸。但在20世纪30年代,东北盛产的关木通首次进入关内,并逐渐占领了市场。到了80年代已被中国广泛应用,于是白木通退出市场,难以寻觅。

请注意《中国药典》改了古方

1990年版《中国药典》,卫生部干脆把龙胆泻肝丸组方中的其他类木通全部枪毙,关木通成了木通族惟一合法的身份。悲剧进一步深化!《中国药典》将古方龙胆泻肝丸中的木通以关木通替换,虽然存在历史沿袭的因素,当时卫生部领导下的药典委员会也难辞其咎。

请注意媒体报道了卫生部门未重视

由于龙胆泻肝丸的广泛使用,马兜铃酸肾病在中国悄悄地、快速地蔓延。中国人并非没注意到关木通的肾毒害作用,只是诸多研究、报道、文献和报告都没有引起卫生部门的重视。

请注意2003年新华社报了也没用

2003年2月,新华社记者朱玉《龙胆泻肝丸是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等系列报道,顿时震惊了国家药监局和众多的龙胆丸受害者!许多人发现,自己缠绵不愈的肾病(肾损害甚至肾衰竭、尿毒症),竟然是因为平时上火、耳鸣或者便秘所服的龙胆泻肝丸所致。部分患者与疾病抗争、在身体和家产俱败的境况下,走上艰难的诉讼之路。据报道,仅北京市2003年受理的马兜铃酸肾病索赔案不下7起。

请注意受害患者告了也白告

2004年2月,长期服用龙胆泻肝丸致病的吴淑敏等28人,集体起诉拥有335年历史的老字号——北京同仁堂。但大部分的索赔诉求,最后均以碰壁或者败诉告终。

2003年4月1日,国家药监局印发《关于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的通知》,决定取消关木通的药用标准,龙胆泻肝丸等关木通制剂必须凭医师处方购买;责令该类制剂的生产限期用木通科木通替换关木通。后来的2005年版《中国药典》已不再收载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三个品种(均含马兜铃酸)。

龙胆泻肝丸致肾衰竭10万人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有200多家药厂都曾生产龙胆泻肝丸,致病人数10万人(最后肾衰死亡)。民间估计的受害人数更加突出。

关木通事件的制度缺陷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肾内科自1998年10月起收治的马兜铃酸肾病病人达100多例,北京东直门医院从2001年起接诊的怀疑服用龙胆泻肝丸致肾衰的患者达40多名,北京协和医院、北京朝阳医院等亦多次有此类病例报告。事发后,国家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只收到15例因此药导致的不良反应报告。

2000年至2002年期间,北京市药物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就收到了龙胆泻肝丸及含关木通在内的药物不良反应80多例。但是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关木通事件被公开曝光后,卫生部门没有立即控制、召回含关木通的中药制剂,只是在《关于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的通知》中要求该类制剂必须凭医师处方购买,并在医师指导下使用。明确肾脏病患者、孕妇、新生儿禁用;儿童及老人一般不宜使用;不宜长期使用,并定期复查肾功能。



TAG: 中药 同仁堂 最强致癌物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