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时尚 >> 时尚达人 >> 查看资讯

俄罗斯14岁少女在华离奇死亡 揭模特圈肮脏秘密

大华新闻网对于大多数走上这条职业道路的人来说,成为万众瞩目的超模仅仅只是个梦,现实生活中则满是饥饿、混乱、被剥削和潜规则......

最近,14岁俄罗斯美少女来中国走秀,却突然离奇死亡的消息,再次引发社会大众关注!

她叫Vlada Dzyuba,她来自俄罗斯,今年14岁。

14岁的Vlada凭着好身材和高颜值,被模特公司挖掘成了一名模特。

最近,Vlada俄罗斯的经纪人Dmitry Smirnov帮她签了一份合同,来中国工作3个月。

 

来中国后,她的工作量非常之大:在上海时装周走秀,在杭州,义乌,上海各地辗转奔波,为各个品牌拍照......

 

期间,她给远在俄罗斯的妈妈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她对妈妈说:“妈妈,我好累,我好想好想睡觉......”

妈妈求她赶紧去医院看看。但是,因为没有医疗保险,Vlada不敢去医院......

 

然而,就在前天,她的ins上突然po出了一张她的黑白照片,配文:RIP(安息)......

 

英国《每日邮报》27日报道:Vlada参加了13个小时的上海时装秀,就在她即将展示她最后一套服装的时候,突然体温升高,几分钟之后就倒下,失去了意识......媒体用了“works herself to death”(工作至死)这句话…

俄罗斯BFM 29日报道称,Vlada的正式诊断是,她死于多器官衰竭和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综合征,这可能是由于脑膜炎或身体过于疲劳造成的。

 

环球时报得到的一份Vlada就诊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

Vlada的母亲称,她的女儿不是死于脑膜炎,而是由于繁重的工作条件而使其身体过于疲惫。

她还说,Vlada经纪人给她的是一份“奴隶合同”:按照规定,她在中国一周只能工作3个小时,而且必须要有医疗保险。但实际上,她经常工作12小时;Vlada在上海工作了2个月,没有医疗保险,工作条件也十分恶劣。(俄罗斯BFM、俄罗斯“今日经济”网、俄罗斯“生活”网报道)

 

环球时报就此事采访了Vlada所属经纪公司——esee英模文化时尚集团总裁郑屹先生,他对环球时报独家回应称:当前媒体对Vlada事件有很多不实报道。

当前媒体对Vlada事件有很多不实报道。真实情况如下:

1. 公司与Vlada以及她的母公司-俄罗斯专业模特经纪公司三方签订3个月工作合约。 所有流程都是专业合法的。Vlada 来华60多天共完成16个工作,期间作息正常。大部分工作是在8小时内完成的。

2. 上海时装周与10月18号已经结束,与Vlada得病日期无任何关联。

3. 23日-27日情况如下:

10号23号晚Vlada抵达义乌,赴宾馆休息。

10月24号早上早餐后与8点开始化妆准备,10点,12点17点,三次休息和进餐时间。结束工作后回宾馆休息。深夜开始有呕吐头晕症状。经纪人决定终止第二天的拍摄任务。

10月25号上午从义乌返回上海,中午抵达,并自行返回公寓休息。由于她身体状况持续不好,与当天18点,上海经纪人送Vlada到瑞金医院急诊,与当天夜进入急救间。期间经纪人联系了俄罗斯领馆人员与模特通了电话。

10月26日上午俄罗斯领馆人员到达医院,警局也派员来了解情况。下午4点半病情进一步恶化转重症监护室。

10月27日凌晨7点36分Vlada病逝

4. Vlada病重期间,多名经纪人包括公司主要负责人全天陪同。医疗费用也由公司全额支付。

希望各方媒体了解上述真实情况,给与事件真实报道,不要给中国,上海的时尚行业抹黑。

RIP Vlada

对于她死亡的原因有各种说法,但这个花一样年级的少年,人生才刚刚开始,就戛然而止.....

Vlada的死亡令人痛心!也又一次让大众看到了模特光环下的血和泪......

 

除了极少数的超模们,对于时尚圈生物链最底层、最弱势的模特来说,备受欺凌其实是常态。

 

血汗工厂

美国,经纪公司为模特与广告商搭线,通常向两边各索取20%的佣金。许多模特声称,自己至少1/3的收入会被经纪公司以各种理由克扣。而且,工作期间的一切食宿交通费用也由模特本人买单,所以不仅赚不了几个钱,还可能会倒贴。

16岁开始当模特的加拿大姑娘Emily Fox曾在纽约时装周期间住了3个月的模特公寓,每晚房费50美元(约合人民币327元)。而除了服装免费,参加时装周样样都要钱。最后她接这个活儿不但没赚钱,反而欠了经纪公司4500美元(约合人民币2.9万元)。

男模亚历克斯(Alex Shankin)曾以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500元)的价格接到了一份在纽约拍摄的工作,一个多月后,他只拿到了一张150美元(约合人民币982元)的支票。扣除从得克萨斯州到纽约的来回机票和其他差旅费用后,这次原本待遇优厚的工作带给他的收入所剩无几。

前模特卡瑞娜(Carina Vretman)曾去丹麦拍摄,一分钱都没赚到,反而被德国公司告知欠下了700欧元(约合人民币5114元)的债务。“我没有赚到一分钱,自己花钱打车,还赔进去不少。”

另一位模特路易莎(Louisa Raske)惊讶地发现,公司声称在她生日时买了一束鲜花送给她,但这钱得她自己出;公司还在未告知的情况下从她的薪水中扣除了250美元(约合人民币1636元),用于给客户买圣诞礼物。

美国“Mashable”网站称,几十年来,外表光鲜的模特行业一直在暗处剥削年轻劳动力。

时尚童工圈

今年的巴黎时装周上,美国时尚圈老炮、资深模特选角导演詹姆斯·斯库利在ins发表长文点名批评某时尚大牌大肆雇佣童工,正在"想法设法"把15岁的未成年少女带上时装秀丁台,而眼下不少为其走秀的模特均不满18岁。

 

在巴黎罗丹博物馆花园内上演的Dior 2015—2016 秋冬高级定制秀上,一名年仅14岁的未成年模特身穿半透明薄纱长裙惊艳亮相,尚未发育成熟的身体在轻似蝉翼的衣料下隐约可见,引发了一场关于时尚行业是否应该使用未成年模特的激烈辩论。

 

直到2013年11月,纽约通过新劳动法案,专门修改未成年模特的保护条约之前,这些少女模特们都属于非法劳工,不享有劳动合法权益,导致经纪公司对盘剥模特有恃无恐。

免费红灯区

另一个圈内心照不宣的话题则是性骚扰。

2015年,模特权益组织调查指出,有30%的模特在工作中遭遇肢体骚扰,28%承认被迫与摄影师等发生关系"以求得更多工作机会"。

有媒体指出:大部分模特在16岁前就开始工作了,其中86.8%的未成年模特(通常14岁左右)在没有被预先告知的情形下,试镜时会被要求大面积暴露肉体,这是行业内的"约定俗成"。

近年来,不断曝出模特被性侵的丑闻。比如,2008年,著名设计师AnandJon因性侵7名14至21岁的模特被判终身监禁;2011年,三位模特将摄影师泰利.理查森告上法庭,称这位圈内著名摄影师多次强迫她们与之发生关系,2014年再被曝性侵丑闻,但这位"色情摄影师"依然在时尚界混得如鱼得水。

 

据《纽约邮报》报道,模特行业的剥削并不少见,但大多数人选择保持沉默,这些长期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更像签下了卖身契的佣人。

“如果你是吉赛尔·邦臣(Gisele Bundchen)那样的超级名模,你会得到皇室成员一样的待遇。”模特经纪公司前高管卡洛琳·克莱默(Carolyn Kramer)告诉CNN,“但99%的模特像垃圾一样被对待。”

 

来源:环球网(ID:huanqiu-com)、英国那些事儿(hereinuk)、纽约邮报、中国青年报



TAG: 女模之死 模特圈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