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人物 >> 查看资讯

英媒:被“逼婚”拯救的朝鲜美国俘虏

年轻时的詹金斯与17岁、被掳走前的曾我瞳

(大华新闻网)每晚在就寝前,弃美投靠朝鲜的查尔斯‧詹金斯(Charles Jenkins),均会向朝鲜当局强迫他迎娶的妻子曾我瞳(Hitomi Soga)道晚安,并吻她三次。

“お休み(Oyasumi,日语“晚安”之意)。”他会用曾我瞳的母语向她说。曾我瞳则会对他说一句:“Goodnight(晚安)。”

“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不忘记我们原本的身份、我们的根。”詹金斯在回忆录中写道。

他们的爱情故事阴霾密布、闻所未闻,但也动人至深。

被困在以饥荒及劳改营闻名的隐秘国度,这一对男女是透过该国较少为人所知的危险,即俘虏配对,连结在一起的。


本周一(12月11日)以77岁之龄逝世的詹金斯,于1965年一月一个酷寒之夜潜入朝鲜。

当年24岁的他,刚被派到两韩非军事区的韩国美军基地,很担心会在两韩边境身中流弹而死,或被派去参与越战战死。

詹金斯知道投靠朝鲜风险极高,但相信自己能够获得俄罗斯大使馆的庇护,以囚犯交换方式回归美国

“我并不了解,那个我打算短暂投靠的国家,其实是一个巨大、令人丧失心性的监狱。”詹金斯后来写道。“任何人只要走了进去,就往往再也回不来。”

四个投朝者

朝鲜将他俘虏,他长达四十年的艰苦生涯由此展开。

詹金斯被关在一个简陋的房间,与另外三名1962年起投诚的美军一同起居,包括二等兵詹姆斯·德雷斯诺克(James "Joe" Dresnok),一个身高六呎五吋的大块头;二等兵莱利·艾布舒尔(Larry Abshier),据称是第一个投靠朝鲜的美军,以及下士杰瑞米·派里殊(Jerry Parrish)。派里殊投靠朝鲜时只有19岁,还说如果他终有一日能回到肯塔基州的家,他的岳父肯定会杀了他。

这四名前美军被逼每日“学习”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成的教诲十个小时,并经常被殴打。他们满怀绝望,也闷得发疯,只能透过“盗取政府财物,或在山野间探险”来自娱。詹金斯后来在回忆录《不情愿的共产主义者》中记述了这一切。

年届六旬的詹姆斯.德雷斯诺克。他在1962年越过地雷阵投靠朝鲜

1972年,这些俘虏终于获分配独立的寓所,并获得朝鲜国籍,但仍然受到当局的持续监视、殴打及虐待。

他们在一间军校教授英语(虽然最终詹金斯因为其北卡罗莱纳州口音被炒掉),并被迫在长达20集的系列政治宣传影片中饰演“邪恶的美国人”,但这使他们一时成为明星。

另一项命令则更闻所未闻:朝鲜当局强迫他们与另外四名女性外国俘虏结婚。

为什么朝鲜政府这么“关心”他们的私人生活呢?詹金斯说,背后的逻辑很清楚:平壤当时正在策划一个间谍育成计划,他们那些有着外国人相貌的孩子,将被训练成为朝鲜送往外国的间谍。

金正日(右)为了向父亲金日成证明自己,制作了很多政治宣传片

这四名美军是自行走入朝鲜的,但与他们结婚的女子则不然。多年以来,朝鲜仅承认当局有掳走日本人,但詹金斯则说,嫁给他们的四名女性全部来自不同国家,但全部都是被朝鲜强行掳走的。

“舍不得让她离开”

成为詹金斯妻子的日本人曾我瞳,于1978年在家乡、位于日本西岸的佐渡岛被掳走,当时她只有19岁,是一名护士。被强行带到朝鲜后,她成为一名日语教师,训练朝鲜赴日间谍的言行举止。

最后,曾我瞳的国籍,将为詹金斯的俘虏人生带来转机,这是他从未预料到的。

两人于1980年结婚,当时詹金斯已孤身在寒冷的朝鲜生活了15年。他后来向美国CBS电视台披露:“这么说吧,我一看到她,就舍不得让她离开。”

这对夫妇之间没有任何共通之处,唯一的共同语言,是对朝鲜的热切仇恨——但最终,爱情在他们之间滋长。

在朝鲜一同生活的22年里,詹金斯与曾我瞳找到了幸福,对遇见彼此心怀感激。他们诞下了两名女儿:现年三十多岁的米卡(Mika)与比她小两岁的布林达(Brinda)。

他们的人生在2002年出现转捩点。时任最高领袖金正日,公开承认朝鲜曾于上世纪70及80年代,掳走13名日本人,其中8人已去世(日方对此表示质疑),但同意让生还的5人回到日本,短期逗留10日。

这五人包括两对夫妇,以及曾我瞳——但不包括曾我瞳的丈夫詹金斯。

詹金斯一家,摄于2004年

日本社会以极大的同情心欢迎这五人归国。他们自此再无踏入朝鲜一步。

仍在朝鲜的詹金斯与两名女儿怅然若失。美国对逃兵的惩罚最严重的是终生监禁,詹金斯知道,如果他到日本与妻子团聚,美军就可以将他拘捕。

但在曾我瞳返国两年后,詹金斯无法再忍受。他与女儿们飞赴印尼与曾我瞳见面,该国与美国没有引渡协议。

平壤只准许父女三人短暂出境,但在日本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的鼓励下,詹金斯决定冒着被军事法院判刑、终老狱中的风险,也要与曾我瞳团聚。

事隔两年,詹金斯一家于2004年七月在雅加达机场再次见面

詹金斯与女儿抵达日本时,外貌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苍老得多

2004年9月11日,詹金斯离开医院,乘小货车到东京市外的座间基地。虽然只有64岁,但他的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他身穿灰色西装,没带拐杖,向基地的美军敬礼。

“长官,我是中士詹金斯,向你报到。”

詹金斯承认当逃兵及协助敌人(即在朝鲜教授英文)的罪行,被判刑30日,但因行为良好提前5日获释。

据指他向美军供出了自己所知关于朝鲜的一切,以换取寛大对待。

詹金斯在获释后几近崩溃,哭着表示:“我的人生作出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决定,但将我的女儿们带出来,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在逃军39后,詹金斯在座基地向美军敬礼

直到身故的一日,他依然相信朝鲜企图将他的女儿们训练成间谍,她们上的高等语言学校是训练的场所。

曾我瞳与丈夫及女儿,于2004年搬回她的家乡佐渡岛。詹金斯在一个景点公园找到工作,售卖仙贝及与游人拍照。曾我瞳则在当地的护理院工作。詹金斯告诫女儿,被日本交通警截停的话千万不要停车,因为他们可能是朝鲜间谍。

在平壤的俘虏生涯中,詹金斯失去了阑尾及一边睾丸,失去了39年光阴,并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被强行洗掉他的美军纹身。

他说是曾我瞳拯救了他。无疑,正是因为妻子,他才能以自由人的身份与世长辞。

2004年七月,詹金斯与曾我瞳重逢,两人均十分激动


其他投靠朝鲜的美军的妻子是谁?

◾在朝鲜当局安排下,年轻的泰国女子潘祖(Anocha Panjoy)于1978年与莱利·艾布舒尔结婚。潘祖被掳走时,是澳门一间公众浴室的职员。两人没有子女,艾布舒尔于40岁心脏病发逝世,令潘祖成为寡妇。据她的邻居詹金斯说,潘祖之后被朝鲜当局带走,强迫她再与一名德国人结婚,该德国人是朝鲜的一名间谍。

◾来自黎巴嫩的舒拉堤(Siham Shraiteh),与杰瑞米·派里殊诞下三名儿子。詹金斯称,她当年是在贝鲁特一间秘书学校,与另外三名女子一同被掳走。 1979年,她们的父母与朝鲜当局谈判要求释放女儿,但舒拉堤发现自己当时己怀了孕。她回到朝鲜诞下儿子,之后再未离开朝鲜。

◾詹姆斯·德雷斯诺克原本有一名美国妻子,但其妻在他投靠朝鲜翌年(1963年)申请离婚。朝鲜当局为他安排了一名罗马尼亚女子布姆贝儿(Doina Bumbea),两人育有两子。詹金斯称,她被掳时是意大利一名艺术学生。她据报于1997年死于肺癌。之后,德雷斯诺克再与多哥外交官和朝鲜女子的女儿结婚,并生下第三子。

德雷斯诺克的三个儿子,以及他的第三任妻子,均在2006年英国一部关于德雷斯诺克的纪录片《越过边界线》中现身,舒拉堤亦然;但舒拉堤在纪录片中坚称,自己从未被掳走,一直自愿留在朝鲜与儿子们一起。

舒拉堤作出上述表述时是否受到监控并不清楚,但在朝外国人批评金氏政权必然是危险的。

德雷斯诺克是外界所知、最后一名居于朝鲜的美军,他于2016年底死于中风,享年74岁。 “我从未后悔来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他在《越过边界线》中表示:“我不会拿这段经历交换其他人生。”

四名投靠朝鲜的美军中,詹金斯是唯一一个离开过朝鲜的人。

詹金斯65岁时,在北卡罗莱纳州与91岁的母亲团聚



TAG: 俘虏查尔斯 弃美俘虏 逼婚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