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班农就是个锤子 除了民粹他懂的确实有限

大华新闻网12月25日(特约评论员 哈丹巴特尔)综合评述,最近微信流行两篇热捧班农解读十九大的文章。一篇说黑衣宰相班农的最新演讲让你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战略眼光,一篇说看美国总统顾问班农怎样解读十九大报告,说班农从战略家、谋略家角度看问题,说这是一个智囊的解读。

在美国做媒体,看了这样的评论,自然也要学习学习。认真读完两篇评论文章,又反复研究了班农演讲。笔者的感觉是:我了个去!班农就是个锤子,除了民粹主义,他对中国的理解和对美国现状的分析确实水平一般。

班农主义既不能代表他所出生的那个阶层——蓝领;也不能代表他所成就的那个阶层——高层。他所代表的仅仅是茶党和“3K”党的主流观点。或者准确地说,他是对美国现状严重不满的民众的集体代言人。

美国到底为什么会有目前的窘境?是共和党对外发动战争和放纵大企业出逃的错?还是民主党滥发福利和放纵非法移民的错?各家自然各有解读。但是,历来社会积怨很深的时候,就会有人鼓动平民大众对社会进行激进改革,操纵民意主导政治变革,从根本上否定政治精英在国家历史中的中坚作用。

逐条看看班农这篇演讲的一知半解之处,你就知道上述两篇文章吹捧过头了。

1

班农:“我们在过去二十年内看到的不过是个儒家重商主义专制模式。”

班农:“丝绸之路的扩张,把中亚这些重要的国家联系在一起,用孔子重商主义的市场模式真正地把伊斯兰教政治统一到一个市场中去,那就是一路,或者我认为是一带。”


哈丹巴特尔:“儒家重商主义专制模式”,这是个很扯的新词儿。“孔子重商主义的市场模式”,这简直是胡扯到没边没沿了。既否定中国文化传统和历史,又否定中国政治制度和发展。众所周知,儒家从来不重商。儒家自古重农轻商,甚至一度重农抑商。除了元代对商人有诸多保护措施,就算到了近代,士农工商,商依然垫底。如今中国重商,也重视各行各业,全面发展仍是中国最重要的政策和战略基础。

如果中国儒家自古重商,商人治国,不要说中国历史,恐怕世界历史都要改写,可能轮不到商人和律师治国的美国人当老大了。

2

班农:“让我们看看美国的精英们在过去二十或三十年间对中国的崛起是如何对应的。我们的精英们自从尼克松总统在七十年代与中国建交以来就一直相信一种错误的期望,认为一旦中国变得更加富足,中国经济得到发展后,中国的民主状态将得到相依层面的改进, 认为中国越富有,中国就会在自由市场经济下变得民主化。而今我们却发现事实是相反的...”

哈丹巴特尔:事实证明,美国精英们从未期待中国由富强走向民主。正好与班农搬弄的相反,从89到99,从99到09,美国主流精英们利用政治、军事和媒体所干的事情,就是希望中国能够像前苏联那样瞬间解体。所以,各位看到了,这几十年美国最流行的关于中国的舆论是什么呢?“中国崩溃论”,“中国泡沫论”,“群体事件颜色变革论”和“地缘政治解体论”。所以,从这些主流制造、推动和流行的观点可以看出,美国精英们从未期待中国先富强再民主。正是由于美国精英们对中国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误读误判,才错失了对中国可以有的放矢的诸多合作与牵制的先机。至于中美交往中的“中国的发展对美国有利”的外交基调,纯属贸易互补的商业行为。

3

班农:布朗大学沃森中心做了个研究报告,是关于美国的世界范围的反恐战争的,他们的结论是,过去十七年美国的反恐战争总共耗费了5.6万亿美元,但效果却差强人意。我们没有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获得真正的胜利,5.6万亿却已经花完了,而看起来我们还将花费上百亿甚至千亿美元。

川普:“我们应该立刻开始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7万亿美元被花在了中东,但是我们自己的路、桥、隧道、铁路等等却破败不堪。不久之后就不会这样了!”(12月18日,当美国铁路客运公司(Amtrak)一列客运列车,在华盛顿州5号州际公路的高架桥上发生脱轨事件,造成多人死亡,超过百人受伤,川普总统发推评论。)
 
哈丹巴特尔:5.6万亿也好,7万亿也罢,其结果是拖伤了美国,得不偿失。但其初衷,这些钱扔进中东,不是去扶贫了,不是去投资了,而是去打仗了。先是说为了“反核”,没找到;后来又说为了“反恐”,越反越恐;再然后改称“反独(裁)”,越反越乱。其实,非洲有很多国家,独裁、恐怖和杀伤武器泛滥成灾,美国人都懒得理,因为那些地方又穷又没资源,地理位置又偏僻。

首先,1956年的第二次中东战争,埃及、阿拉伯、叙利亚等国家直接切了对英法的石油供给,石油价格一路飙升。首先,中东地区是联通三大洲的枢纽,这个地理位置从石油生产到石油运输,从其他货物运输和军事战略,算是欧美发达国家的一个命门。从控制战略位置来说,这里还有一个美国大老板们的摇篮——以色列。

其次,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曾经赤裸裸地说“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世界。”中东的石油储量占全球总量的二分之一以上,是国际石油市场最主要的输出者。所以,有人曾直接把近年美国发动的中东战争直接定义为“石油战争”。

不幸的是,中国人利用“与世无争”和高速发展的两驾马车接收了美国在中东的战争果实,成了中东石油的最大受益者。就连美国阻止都未能成功。到2002年,仅沙特对华原油出口量便超过了1100万吨。在2011年,中国从中东地区进口的石油量就已经比美国多出40%。自2012年12月起,中国第一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石油净进口国。虽然,中国成了中东石油的最大买家。但是,谁能够控制中东和中东石油的话语权,谁就能够控制世界经济实力,并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而目前在中东还是美国人说了算。

但是,军火和石油,政治和经济,仍然是美国人战争的出发点。而且,各方面收益也颇丰。只不过这张不好明算。

一是美国军火商是这7万亿的最大赢家。倾倒旧军火,试验新军火,大卖热军火,生意好得不得了。据美国媒体统计,“美国军人每打死1个恐怖分子要打出20万发子弹”。

据跟踪全球军事开支的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公布的数字,由于中东连年战争,沙特阿拉伯2014年在购买武器装备上花了逾800亿美元,超过法国英国这方面开支的总合,已成为世界上第四大国防产品市场。阿联酋去年购买武器的开支近230亿美元,是该国2006年这类开支的三倍还多。2014年,卡塔尔与五角大楼签署了一笔110亿美元的交易,买来了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以及爱国者和标枪防空系统。

波音公司于2011年在卡塔尔多哈设立了办事处,洛克希德·马丁军火公司也在那里设立了办事处。2013年,洛克希德成立了专门负责对外销售军火的部门。近几年,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卡塔尔、巴林、约旦和埃及等国都先后购买了数千亿计的美制导弹、炸弹及其他武器。

4

班农:“美国花了很大的努力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加入世贸经济组织,以此来帮助中国走向世界。”

哈丹巴特尔:事实上,美国一直阻止中国拥有最惠国待遇,一直阻挠中国加入WTO。苏联解体后,美国国会一些议员出于意识形态偏见,把最惠国待遇作为武器用来对付中国。从1990到2000年(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和1993年克林顿上台第一年除外),每年美国国会都要就是否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进行辩论,持续两个多月。

而2001年11月中国加入WTO后,所有WTO加盟国都要按条约给予其他加盟国最惠国待遇,已经不是那个国家努力的问题了。这是国际法律。

至今,美国的高科技从来不对中国开放,华为进入美国受到百般凌辱,互联网和电子通信的关键技术,美国根本就不给中国。中国公司一旦收购美国科技或者国标办的公司产业,都会受到阻挠。就连你向中国邮寄一只夜光望远镜,都要被调查为间谍。

美国帮助中国走向世界???我靠,这句话我读一下都牙疼。

5

班农:“因为中国的出口过剩使得英国中部和美国上中西部的工业地区被掏空。看到这些真相的不是那些精英们,他们在选择性地失明。在美国和英国意识到这些问题的是劳动阶层,他们知道那些工厂搬到哪里去了,他们知道那些工作转移去哪里了。”

哈丹巴特尔:从长远来看,中国制造,最大的受益人是美国。这一点真不是班农这帮鼠目寸光的民粹分子能看清楚的。

一是中国的贸易数字里边,很大比重属于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制造。

二是美国搬到中国的公司是中国制造最大的盈利受益者。

苹果每卖出一部iPhone,中国工人和工厂只能拿到利润的1.8%,只赚10美金,而苹果公司能拿到58.5%。

耐克在中国区和亚洲长期遭指控血汗工厂问题。工人并没有分享到耐克的巨额利润,每周工作6天,月薪仅为40美元,平均每小时20美分。

三是这些搬到中国的工厂,伤害了中国的自然环境,降低了对美国的环境损害;直接获取了当地的原材料,减少了运输成本。

尽管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国,最大的输家是美国。美国没能在最近30年的发展中与世界同步调整,这不是中国的错。美国不是期待中国崩溃,就是四处发动战争。结果弄得伤痕累累。所以,工厂搬走中国也不是中国的错。中国的东西又好又便宜,没人能抵挡得了。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有家庭做试验,坚持不用中国产品,结果家庭开支难以负担;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有家庭向外搬出中国产品,结果家里几乎荡然无存。

虽然,川普刚刚完成历史上的最大的减税法案,川粉们也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企盼大企业能移也回归,重振美国。哈哈,原材料成本、管理成本、人工成本和福利成本,仅这四样加起来,不要说企业税从35%减到21%,就是不收税,恐怕也无法抗衡发展中国家的低成本效益。就连DELL和亚马逊的售后服务接线员都放到了亚洲。

6

班农:“他(川普)所有的努力来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他将如何能够做到呢?这里有三个方面。第一,他将阻止大量的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开始谈论有限制的移民政策,重申美国的主权,让美国劳动者重新获得充分的工作机会。第二,他将把产业工作重新带回美国。第三,他是将要重新审视美国已经陷入十六七年的国外战场,那些沃森中心研究结果证明花费了5.6万亿美元的战争。”

哈丹巴特尔:第一,非法移民是绝对要禁止的,美国内的非法移民又干了非法的事情,也是绝对要遣返的。这点没争议。但是,非法移民真的抢了美国人饭碗吗?脏乱差的工作,美国本土的人不屑于干;薪水低的工作,美国本土的人不愿意干;加班加点的工作,美国本土的人坚决不干;而这些正是非法移民工作重点。第二,把产业工作重新带回美国,这点上边已经谈过了。即便减税,能回归的也是屈指可数,其效果也是杯水车薪。第三,这点上边也谈过了。强调一点,当初极力主张、大声嚷嚷和坚决支持出兵海湾、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恰是以班农为代表的民粹分子。也正应了那句话,“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7

班农:“我跟他们都讲这同样的事情:今天西方面临的危机就在于,他(习近平)在他发表的3.5小时的讲话中道出了他们未来全球霸权统治的计划,而西方对此根本没有人关注。”

班农:“一带一路的大胆之处,就是将三个地缘政治因素结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计划。它结合了麦金德关于谁控制了中亚腹地,就控制了世界岛,控制了世界岛就能控制世界的理论。”

哈丹巴特尔:这完全是以美国之心度中国之腑。强大了就一定称霸??中国不是美国!未来会怎么样,我们无法未卜先知。但是,中国唐代在当时世界上最强大,也就混个八方来朝,胡人遍地;清朝的GDP在灭亡之前,一直是世界第一,结果还不是被不强大的国家给祸害了。阻止中国发展,或许符合美国利益。但是这种解读,完全是瞎掰,居然有人信,还一通热捧。

8

班农:“我们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一年是5000亿。这还是扣除了我们向中国出口木材、铜、猪肉、牛肉、玉米、麦子、天然气、石油...”

哈丹巴特尔:首先,更正班农一个常识性的错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不是一年5000亿。根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去年美国在商品贸易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占整体逆差的47%。

其次,中国的加工贸易,大多是日韩等国为降低生产成本和提高竞争力转移而来的,这些国家对美国的出口也因此转移为中国内地对美国的出口。

第三,再以苹果手机为例,苹果公司在美国进行设计、研发、营销和软件创作,昂贵的零件则出产自不同的地区,最终在中国进行组装。尽管中国的零件生产和组装仅占整体生产成本的一小部分,但在美国贸易数据中,iPhone的全部进口成本被归算为中国出口额。而实际最大盈利者还是美国公司。中国却戴上了逆差的帽子。

第四,班农和川普告诉美国工人们,通过严格限制贸易、离岸外包与移民,他(川普)会为他们带回工作,但经济学家说,更大的威胁来自“自动化”。当班农们还在讨论中国和墨西哥抢走美国工人饭碗时,真正抢饭碗的人——机器人的智能模式已经开启了。现在,连送外卖都可以用无人飞机了。甚至连TMD机器人都可能是未来的最大配偶群体了。

第五,早有人给民粹们上课了,尽管他们假装不懂,只是为了鼓噪民意:贸易逆差本身没有好坏。消除贸易逆差本身不会促使美国像川普说的那样,恢复伟大荣光。这么做可能意味着放弃一些使美国在国际政治领域获得成功的权力杠杆。

第六,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不必害怕贸易逆差的国家。摆脱贸易逆差可能恰恰会削弱美国的实力。原因与国际储备货币、经济外交及所谓的特里芬难题有关。比如中国持续出现贸易顺差,但它不想让货币升值,损害本国出口商的利益。所以资金就从中国流入美国——其方式既有中国政府购买美国国债,帮助美国发展;也包括最近中国企业在美国进行的直接投资。

有一个比喻,当你看到有关一家中国企业以130亿美元购买一家美国酒店集团的头条新闻时,你所看到的正是川普和班农在哀叹的美国贸易逆差的另一面。当一名中国公民在川普大厦[Trump tower]购买豪华公寓的情况,也是如此。资金流入一个国家,通常被看作一件好事。它会使该国贷款更加容易,会推高股票价格,也意味着更多投资流向新企业。

美元不止被用于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它是一个全球通用的储备货币,这意味着在全世界进行的各种和美国无关的交易中,也有可能用到它。当迪拜的富裕阶层和新加坡的政府投资基金想储存一部分资金时,大部分也会选择购买美元资产。这些和美国及其伙伴之间的贸易往来无关的原因,给美元造成了升值的压力。比起除了涉及美国的贸易之外谁都不用美元的情景,这会让美元更坚挺,并导致美国出口商的竞争力下降。

美元在全球金融中的核心地位,让美国在全球舞台上拥有了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匹敌的权力。美国对伊朗俄罗斯朝鲜和恐怖组织实行制裁的时候,隐含的威胁是,世界上一切不配合美国外交政策的银行,都可被拦在美元支付体系之外。

让美国大权在握的部分原因正是美元在全球金融中的重要作用。而美国为此付出的部分代价是,比起美元不是全球金融核心的情景,现实中美元要更坚挺,贸易逆差更大。

9

班农:“美国的社会精英比如硅谷、华尔街、好莱坞,华盛顿的帝国资本对反制中国没有兴趣,因为他们从中国的经济发展得到了好处。是美国工人阶层,是中部和南部要进行对抗。美国成为产品发售地地使美国的工人阶层、中产阶层生活受到巨大冲击,所以你们每一天都看到工人阶层、中产阶层在跟那些想管理美国经济的精英阶层抗争。”

哈丹巴特尔:这段话的前半部分说对了。硅谷、华尔街、好莱坞,华盛顿从中国的经济发展得到了好处。但是,后半部分着实有些不着调,不能说错。因为,美国产业工人和中产阶级目前正面临着两大问题:一是美国自身的经济周期和基础设施、产业结构的老化问题俄待解决,却无计可施。只闻楼上骂声不断,却从未有人下来实干。二是,全球化和科技的飞速发展影响巨大。几乎所有产业和市场都被打乱,重新洗牌。你高高在上,不屑一顾,自然就会失去重心。你以自己为中心,枉顾全球格局,自然就会失去机会,失掉就业,甚至市场。

10

班农:“美国强大是因为我们的创新,西方一直都在领导创新。中国的要求是,如果我们的公司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就要交出他们的技术,交出他们的创新。川普总统开始实施301行动,我很自豪我参与了这个工作。301行动就是研究中国政府是如何强制要求以技术换市场,美国应当如何去纠正过来。”

哈丹巴特尔:毋庸讳言,至今美国仍然是世界上科技与创新领域的领导者和佼佼者。但是,已经开始朝不如昔,这也是事实。中国在科技与创新领域的发展势头迅猛,在诸多科技领域的发展已经赶上和超越美国,这也是事实。

实际上,所谓“美国被迫交出的技术和创新”,最高不允许超过波音飞机的技术,这已经是不争常识了。瞎嚷嚷不过就是为了砍价而已。之所以每次执行301条款都有争议,因为它实际有悖于WTO的多边贸易原则。要做生意,就要有交换,包括知识产权。WTO早就给各国画好道了。



TAG: 民粹 班农就 锤子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