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台湾 >> 要闻 >> 查看资讯

时代力量因《劳基法》和民进党“闹翻”后,还有未来吗?

时代力量立委洪慈庸(前右起)、立委徐永明与党主席黄国昌等人到总统府前抗议劳基法修法,6日晚间并在总统府外墙打上“退回劳基法”等雷射光雕表达诉求。

(大华新闻网)曾经受到民进党“礼遇”的台湾立法院第三大党时代力量,在反对民进党的《劳动基准法》修法,发动抗议被驱离后,和民进党“关系恶化”对时代力量来说是危机还是转机?

在总席次113席的立法院中,时代力量占了5席。并因为达到组党团的3席门槛,只有5席的时代力量也组成党团,有资格参与党团协商,对议题更有发言空间。

时代力量认为执政党民进党推动的《劳基法》修法是“修恶”,站在资方的角度,劳工权益更没保障。在立法院1月5日召开临时会讨论修法时,时代力量立委破坏立法院议场门上的玻璃,用铁链将自己反锁在议场内。

在立法院被民进党、国民党立委“联手攻破”后,时代力量5名立委转移至总统府禁制区内静坐抗议。禁制区内支持者与媒体被限制进入。在未达成共识的情况下,58小时的静坐在警方清场下落幕。

立法院5日召开临时会,时力5名立委在会议结束后击碎议场内各门锁,以铁链炼住,将门封死。

时代力量在1月9日表示将退出所有关于《劳基法》修法的院会程序以表达最强烈的抗议。经过18小时彻夜表决,立法院1月10日上午三读通过《劳基法》修正案。

“民进党在过去一年多,是将时代力量定位为年轻世代权力的竞争者……时代力量和民进党的矛盾冲突已久,”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对BBC中文说。

BBC中文将透过三个问题,分析时代力量在这次与民进党冲突后,未来会采取什么样的路线?


时力立委人9日在立法院议场门口举行记者会,为无法阻挡劳基法修法鞠躬致歉。

“时代力量和民进党接下来一定会越闹越凶,”研究政治社会学、社会运动的台湾大学社会系教授何明修对BBC中文网说。

何明修分析,时代力量要保住国会第三大党的地位,有两大挑战,第一是2018年年底的县市长及地方议员选举,第二是2020年的立法院立委和总统大选。

台湾现行的选举制度,在地方县市首长和议员选举上采用的是英美的“简单多数决”,一个选区内有若干议席(复数选区),因此小党的候选人较有机会被选上。何明修认为时代力量目前的状况是“头重脚轻”,缺乏在地方基层的工作,因此2018年的选举对时代力量的未来很重要。

在此情况下,时代力量要“极大化和民进党的差异”,让地方选举的选民“看见候选人的品牌”,何明修认为时代力量在2018年地方选举前,与民进党的对立会更鲜明。但展望2020年立委选举,时代力量会“和民进党重修旧好”。

在立法委员选举中采用单一选区(选人)和比例代表制(选党)并行,选制不利小党生存。时代力量现任立委黄国昌、洪慈庸在2016年选举时受到“礼让”,民进党未在该选区推出候选人分散时代力量票源。


时代力量档案

时代力量创党于2015年1月,党主席为太阳花学运的领袖之一、前台湾中研院研究员黄国昌。

时代力量其他核心成员也多投身过太阳花学运或近年台湾大型社会运动,被视为台湾年轻的、新兴的、本土化的政党,网络世代的年轻人是时力的主要支持群众。

时代力量的诉求是在台湾国民党、民进党的“两大党”体制下成为有监督能力的“第三势力”。政策上提倡“人民作主”、“落实转型正义”、“推动台湾的国家地位正常化”,在意识形态上与民进党相近,加上曾与民进党密切合作,因此有人将时代力量视为民进党的“侧翼”。


2. 走上街头还是进入议会?

警方在7日凌晨强拆帐篷,预备下一波驱离动作,黄国昌(右)与徐永明(中)等人继续躺在雨中。

“时代力量在社会政策上会比民进党更progressive(进步)……而且这个进步要很显著让潜在选民看得到。”吴介民对BBC中文分析时力未来的走向。

吴介民认为,这次时代力量在《劳基法》修正案中的立场如此倾向劳工,就是想让选民知道他们与民进党的区别。何明修则认为,以网络年轻世代为目标选民的时代力量,是因为看到年轻人对《劳基法》修法的讨论热度高涨,才为此大力发声。

时代力量这次的总统府前抗议,让他们从议场回到他们所出身的街头。吴介民分析,时代力量目前是“议会”和“街头”路线并行。但这次诉求没能成功,“街头路线”看似失败,也让时代力量在议会的协商能力受到质疑。

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寇谧将(J. Michael Cole)回应BBC中文的邮件写到,如果时代力量想与民进党区隔开来,政策上将会偏离“基准”(norm),而基准通常是大部份选票来源,因此如果时代力量选择偏离,将只会是边缘政党──能确保几个席位,但除此之外没有更多可能。

因此寇谧将认为,时代力量必须做出选择──是否要比民进党更“前进”?是否要继续抗议路线或选择进入议会系统?

3. 会否面临“边缘化危机”?

黄国昌在警方戒护下离开总统府前,高举双手。

台湾政治在二十多年的发展下,形成两大党的局面,当中出现过台湾团结联盟(台联)、新党、亲民党等“小党”,但现在这些小党,有些甚至无法在立法院内取得一个席位。

新党和台联是由原本台面上的政治人物去创党,吸收的是立场更激进的国民党或民进党支持者。但时代力量是“平空出世”的,何明修分析,时代力量的创党人物原本不在政界,时代力量的意识形态也还不是那么清楚,有很大的可变动性,“青年要什么,他们就会往那边去。”因此不能以从前小党的模式来预测。

寇谧将从支持者的年龄层分析,时代力量的支持者比新党、台联都要年轻的多,短期内不会遇到支持者凋零的问题。

“现在下判断还太早,”吴介民分析,时代力量和其他小党相比,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政党,因此还需要几次选举的考验。

吴介民进一步说,现在台湾需要一个代表年轻人的政党,现在35岁以下的世代与上一代人的差异很大,青年人对社会改革的速度不满,而这股力量需要一个政党来实践,因此时代力量(或其他新兴政党)还是有可以发挥的空间。



TAG: 代力量因 劳基法 民进党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