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时尚 >> 名家收藏 >> 查看资讯

走进英国女王的衣橱:王室礼服什么样

皇家礼服收藏展的策展人埃莱丽·林恩在展示18世纪末的罗纹丝织彩丝刺绣法院服。

(大华新闻网)那是三月里英国异常寒冷的一天,不论是亨利八世还是戴安娜王妃,皇室成员们一定希望在这样的天气里保留自己的衣橱。

毕竟,他们的一些物品位列皇家礼服收藏展(Royal Ceremonial Dress Collection)上的大约一万件展品之中,被复原并存放在伦敦郊外同样冰冷的汉普顿宫(Hampton Court Palace)内。

“我们的物品与我们的宫殿有关,”历史皇家宫殿(Historic Royal Palaces)媒体和公关经理亚当·布达拉姆(Adam Budhram)说,这是一个负责管理汉普顿宫以及其他五个古迹的独立慈善机构。“从君主开始,一级级往下,到仆人,到仆从制服。这是个很好的线索,是个讲故事的好方法。”

藏品多种多样,有装饰性的女帽饰针,也有1821年乔治四世国王的天鹅绒貂皮镶金加冕礼袍,重到需要六个人才搬得动。

而且,随着另一场皇室婚礼即将在五月到来,展览中还有一个有趣的补充:1947年,在这位未来的君主筹备自己的婚礼服装时,伦敦Raine品牌为伊丽莎白公主制作的样鞋。

在汉普顿宫,该展览的策展人埃莱丽·林恩(Eleri Lynn)在带领一名游客从她温暖的办公室走向冰凉的走廊之前披上了一件大衣,他们穿过尖顶的都铎式拱门,走过镶钻的窗扇,朝着12间专门用于储存或保护该系列展品的其中一个房间走去。

温莎公爵的千鸟格双排扣西服。

第一个小房间装满了文件柜,直立和平放的都有,储藏柜上方堆满了架子。可以悬挂的衣服被封入了特卫强(Tyvek)制成的袋子中,它是一种类似纸质的人造耐用材料,很难撕裂(“这是防水、无酸、防尘的,”林恩说)。过于易损而不能被悬挂的物品用无酸薄纸包好,放在直立的储藏柜或大箱子里。

直立的文件柜里有打印件、草图、照片和文件,比如与皇家服装有关的信件和日记。其中一个抽屉里装满了设计师伊恩·托马斯(Ian Thomas)为伊丽莎白女王设计的服装,包括她最终在赛马会上穿的一身绿色羊毛套装。女王在有些草图上写着“可以”,或“可以,但是袖子再长些”。

(虽然这些收藏中有图纸、女王的鞋样以及她穿过的一些衣服,但她的大部分服装属于皇家收藏基金会[Royal Collection],该基金会持有属于女王的大量艺术品、装饰品和服装。)

林恩踩着梯子,够到一层衣服架,拿出一个特卫强无纺布袋。里面有一件精致的芥末绿加棕色千鸟格双排扣西装,这是温莎公爵(Duke of Windsor)在乡间穿的服装。

“新衣服送来时,我总是会检查一下口袋,”她说。在这件西装外套里,她找到了一片干燥的秋叶。

几乎可以想象,公爵在自己位于巴黎郊外的城堡庭院中散步,捡起一片树叶放进口袋,纪念那个美丽的秋日。“在那个时候,人们的着装非常具有个人色彩,”林恩说,“它可以体现着装者的气质,以及着装者所属的社会阶层。”

该系列的织物保管总监伊丽莎白·汤普森(左)在处理一件丝绸制品。 她还说,衣服送来归档时通常还没清洗,所以它可能依然带着一夜狂欢后留下的香水味或酒痕。

林恩打开抽屉和盒子,揭开一层层棉纸,露出一件件服装,比如一套18世纪的罗纹丝绸宫廷服装,上衣边缘绣着华丽的花朵,袖口是蕾丝的。但她并没有像大部分服装档案工作者那样,为防止皮肤的天然油脂伤害布料而先戴上白棉手套。

“处理有些面料时,最好不要戴手套,”林恩说,“如果面料精细脆弱,比如蕾丝,你需要保持敏感的触觉。所以,我总是把指甲剪短,不涂指甲油。但如果是金属或有金属光泽的纱线,我会戴手套。”——否则会令面料失去光泽。

档案馆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地砖、橱柜抽屉、盒子和纸巾。“这样,我们就更容易发现虫粪,”林恩说。她指的是贪吃的虫子留下的细小纤维。她还说,为了与虫子做长期斗争,宫殿的建设者们尽量让房间里和外面一样冷:“臭虫和害虫不喜欢寒冷。”

所以,当每月一次的新品送来时,都是用塑料尽可能地密封,放在冰箱里。林恩说,“很多衣服不能冷藏,因为它们的某些细部可能会在寒冷中冻裂。如果不能冷藏,它们就会被带到隔离室,在几周时间里用肉眼彻底检查,直到我们确信它没有携带害虫。”

要决定在藏品中加入哪件物品是一个集体决定:林恩撰写提案,再分发给历史皇家宫殿机构内的同事。

布里斯托帽,藏品中最古老的一件,据说属于亨利八世。

它不按照部门区分收购成本,但在上一财政年度,所有新添文物藏品的花费为14.8万英镑(约合131.8万人民币)。

此外,林恩表示,许多物品都是捐赠或长期租赁的,拍卖会也是个好渠道:将在伦敦肯辛顿宫展出至今年年底的“戴安娜:她的时尚故事”(Diana: Her Fashion Story)展览上,有些物品是在王妃1997年为艾滋病慈善机构筹集资金而举办的拍卖会上购入的。

在林恩考虑是否要将某件作品加入收藏时,能够证明出处是一个重要因素。对于戴安娜的服饰来说,这很简单:王妃有很多照片,或者像林恩说的,“我可以打电话给制作这些衣服的设计师们。”

但鉴别历史物品的真伪可能要靠一幅画作,或是让专家对织物和染料进行测试以确定物品的年份。布里斯托帽(Bristowe Hat)是藏品中最古老的一件,它是一件实在无法确定来源的物品。

这顶艳丽的帽子用簇绒紫红色丝线织成,搭配着银纽扣和绿色鸵鸟毛羽饰,根据布里斯托家族的传说,它最初属于亨利八世。这是林恩在2013年担任策展人后购入的第一件物品——但没人可以证明它是否属于亨利八世。

在楼上的保护工作室里,该展览的织物保护主管伊丽莎白·汤普森(Elizabeth Thompson)负责监督大约二十多名文物保护者的工作。

巴克顿祭坛罩的细节图。这是两年前从赫里福德郡教堂追回的一件织物,被普遍认为是伊丽莎白女王一世裙子的一部分。

今天他们的工作主要是修补待修复物品,比如1685年描绘了一场海上战斗的莫特莱克(Mortlake)壁毯,还有属于乔治二世国王之妻卡洛琳王后的18世纪玫瑰色丝绸锦缎床罩。

该小组使用了比如“衬补法”等技术来修补裂痕。将一小块和原件相衬的染色布料垫在裂痕下方以作支撑,再用染色丝线将其缝合到位。

一位文物保护员使用在任何药房都能买到的小块化妆棉,无比轻柔地擦拭着维多利亚女王那件闪亮的火烈鸟粉色晚装短外套,把银色刺绣重新擦亮。

这些物品均在肯辛顿宫的“维多利亚揭秘”(Victoria Revealed)展览中展出,被展示在年轻的维多利亚成长的房间中。

这个宫殿是剑桥公爵夫妇和家人,以及哈里王子和未婚妻梅根·马克尔(Meghan Markle)的住所,也是由历史皇家宫殿负责公共区域管理的六个宫殿之一。该系列约有300件藏品被放置在这个宫殿里,它位于伦敦中心,对学者和研究人员来说非常方便。

整个系列的精华在于巴克顿祭坛罩(Bacton Altar Cloth),这是两年前在赫里福德郡一座教堂中找回的一件织物,被普遍认为是伊丽莎白女王一世裙子的一部分。如果属实,那将成为她的衣橱中唯一一件已知存留的物品。

“衣服经常会被重新设计,得到新的用途,”汤普森说,并补充道,这幅5英尺宽、7.5英尺长的银质刺绣布匹大概价值“一栋房子”。

这件织物上用黄金和丝线绣着植物图案:水仙花、毛地黄,当然还有都铎玫瑰。它正在保存工作室内进行修复。

于是,伟大女王的衣服回家了,她可能就在这些房间里穿过它。



TAG: 女王的衣橱 王室礼服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