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财经 >> 科技 >> 查看资讯

10小时盘问扎克伯格,参议员“无知”频出送分题

  《财经》驻硅谷记者 刘泓君/文  编辑/宋玮

  大华新闻网4月12日报道,涉及8700万用户数据被滥用,影响美国大选、英国脱欧等重大政治事件,此前《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的“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丑闻让Facebook陷入一场公关与政治危机,这次参议院作证被看做是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答辩。

  美国西部时间周二到周三,扎克伯格在参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作证连续两天面对44位议员数十个小时的质询。参议院作证在美国权力巨大,甚至可以罢黜总统。这次答辩,关乎Facebook是否会在此前“数据门”事件中面临巨额罚款,能否重拾用户信任,会不会面临不利监管。

  听证会上扎克伯格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日后的不利证据,当美国议会开始对个人隐私及数据监管规范动刀时,这场听证会关乎整个互联网游戏规则的改变。在扎克伯格位置正后方,坐着同样紧张的谷歌高管。

  然而,在两天长达10小时的轮番盘问中,相比于此前媒体对“剑桥分析”事件的报道,并没有过多的增量信息。这一方面归功于扎克伯格团队完美的准备与答案,另一方面则显示出政治势力对互联网公司的无知。

  扎克伯格逃过一劫,参议员频出送分题

  无数瞬间表情显示,扎克伯格是紧张的。为了这次答辩,扎克伯格带上了厚厚的一叠可能被问到问题 “小抄”,身高1米75的他,还在凳子上垫上了一个公文夹让自己看上去更加“高大”。

  这场听证会现场几乎成为扎克伯格的互联网科普教程。CNN记者将现场比喻为:“这家好比家里的老爷子买了一部苹果电脑,扎克伯格教大家如何用它上网。”

  “现在我尽可能温和地说,你的用户隐私协议,很糟糕!你智商比我高75分,你肯定也明白我的意思,你用户协议的目的是在替Facebook打掩护,而不是告诉用户他们的权利。我建议你,回家去,重写一份!你的律师费每小时1200美元,我没有不尊重他们,他们很厉害。告诉他们,你想用英语写出来,而不是斯瓦西里语,让普通美国人可以读懂。” 路易斯安娜州参议员约翰·肯尼迪一上台就对扎克伯格发难,这段通俗而观点鲜明的阐述引来诸多媒体赞扬,镜头前方的扎克伯格表情严肃脸色发黑。

  然而,当他开始发问,就表现出似乎从没有使用过Facebook,甚至完全不懂Facebook的个人界面:

  “作为Facebook的用户,你愿意给我多一些控制自己数据的权限吗?”

  “参议员,作为Facebook的用户,你有对自己数据的全部控制权。”

  “好,你愿意回去以后,让我有更多删除数据的权利吗?”

  “参议员,你现在已经可以……删除你所有的数据……”

  “你愿意更近一步做到这些吗?”

  “参议员,我认为我们已经实现了您说的功能,但是我们可以让用户控制界面更容易。”

  在另一个提问中,一位议员问到:“你如何维护你免费的商业模式?”扎克伯格楞了一秒回答:“参议员,我们投放广告。”随后露出了礼貌而乖巧的微笑。

  “我记得2010年,你和我参加一个政治活动时,你说Facebook会一直免费,现在还是这个目标吗?”

  “参议员,是的,我们将一直提供免费版的Facebook。”

  “那你如何维护用户不会为服务付费的商业模式?”

  “参议员,我们投放广告。”

  在美国参议院回答提问,尽管这些议员的助理都会帮助他们准备问题,但是在扎克伯格回答以后,深度的追问则完全依靠对Facebook商业模式的深度理解,五分钟提问时间的限制,加上大多数议员并不了解互联网,还有些“关于垄断与竞争对手”等令人啼笑皆非的问题,导致很多提问都仅仅浮于表面。

  现场提问并不聚焦,五花八门,甚至还有议员询问“在Intragram上发送好友邀请,为什么没有人通过”,以及代表儿子跟扎克伯格打招呼的奇怪需求。答辩首日,几乎是扎克伯格向公众科普其商业模式。次日,问题难度明显深入,直击核心,但依然没有过多增量信息。

  尽管如此,现场依然刀光剑影,无数参议员在现场表示愤怒,打断扎克伯格说话,甚至在他耐心解释或者打太极时,要求每个问题简单回答“是”或者“否”。

  “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我创立了Facebook,我运营它,我对当前发生的一切负有责任。”扎克伯格在国会山回答质询前首先道歉。这已经是他就“剑桥分析”事件和数据门事件的第二场公开道歉。

  “Facebook不是第一次面对有关隐私的问题,你在创业之初就开始道歉,你这14年都在道歉,我们凭什么相信,今天的道歉有什么不同?” 参议员约翰·图恩对他的道歉不满。

  无论是尖锐还是简单地问题,扎克伯格每一次回答前都会先称“参议员”,无论提问者多么蛮横粗暴,全场没有表现出一丝丝不耐心,回答每一个问题坚定而谦逊。当他一个人坐在44个人围城的半圆形听证场中间,这种强大而笃定的气场,诚恳的态度,帮他赢得了这场辩论。听证会期间,Facebook股票首日涨幅4.5%,今日收涨0.78%。

  数据监管提上议程,互联网游戏规则会否生变?

  说这场听证会是Facebook的生死大考不为过。在听证会的开篇陈述中,称这次讨论的问题包括数据隐私、消费者保护、以及联邦贸易委员会,司法和商务委员会的强制执行,并且称Facebook需要强烈的监管和平台改革。除了商业讨论,这次听证也在政治上暗潮涌动,扎克伯格稍有不慎,就可能陷入两党政治斗争中。

  说到商业模式,无论是谷歌、Facebook,还是百度、今日头条、腾讯广点通、微信广告,均是追踪用户数据进行“精准营销”,这一商业模式也是为什么今天数据成为互联网时代的金矿。在这种商业模式下,如何去保护用户个人隐私不被滥用,成为行业一个亟待监管的问题。这场听证会,关乎着互联网行业游戏规则会否改变。

  扎克伯格非常清晰地解释了首次知道“剑桥分析公司”滥用数据在2015年。他说当时接触该公司时,对方称已经将数据删除,他是在大概一个月前,得到新的报告才知道对方并没有删除数据,目前已经与美国、英国等各地政府合作审查,确保对方删除数据。言外之意是,Facebook并没有泄露数据,但发现对方非法拥有数据并且滥用数据时,也尝试阻止了但是并未成功。

  当被问到为什么在2015年没有通知公众时,扎克伯格做了道歉。在Facebook数据门事件中,他从未承认过泄露用户数据,而只是对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公众,以及没有保护用户数据不被滥用而道歉。

  他说最大的遗憾是,2016年Facebook在处理俄罗斯干预选举方面的速度很慢,并且透露罗伯特穆勒的团队与他的员工谈论了俄罗斯干预选举的情况。

  现场同样在不停确认的是,Facebook在收集用户哪些方面的信息,是否有非法收集信息。扎克伯格粉碎了一些阴谋论的说法,比如Facebook不会收听你的电话等。听证会中,扎克伯格透露他自己的信息也曾经被泄露给“恶意的第三方。”

  民主党参议员 Edward J. Markey 计划提交一项“同意法案” (consent act),要求社交巨头在分享或出售个人数据之前,获得用户明确同意。当扎克伯格被问及是否赞成“同意方案”来对互联网公司进行数据监管时,扎克伯格回答:“原则上是支持的,但是细节很重要。”

  也有不少人对Facebook的商业模式发难:为什么要通过收集用户个人信息来进行广告投放。扎克伯格称一些用户希望看到与他们相关的广告。在新泽西州民主党议员弗兰克·帕洛尼(Frank Pallone)问到,Facebook是否会改变默认设置,以最大限度减少数据收集,回答“是”或“否”时,扎克伯格称:“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值得多于一个字的答案。” 帕洛尼称这个回应“令人失望”。

  扎克伯格说:“我未能以更广阔的视角看待我的责任,这是我的错误。Facebook正在经历一场哲学层面上的改变。”随着Facebook影响力变大,以及舆论与立法的监督,扎克伯格不得不从思考商业利益,开始思考社会利益。听证会后,美国会对Facebook及互联网巨头采取何种监管措施,依然不得而知。



TAG: 参议员 扎克伯格 送分题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