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人物 >> 查看资讯

他在全美国人的头顶上行走 下一秒可能会......

  人类,似乎对高处有天生的畏惧和征服欲。无论以我们自身短暂的生命作为度量,还是把历史作为考察尺度,我们一直在和这种矛盾对抗。

   对抗的结果是,大多数人会试图在两者之间找到一种可以接受的平衡。但总有人,会固执的选择后者,征服高度,甚至把它转化为艺术。

   1971年6月,在法国塞纳河沿岸的巴黎圣母院,有一场独特的表演。

   在这座古典的哥特式建筑顶部钟楼的双塔间,站着一个人,那是22岁的菲利普·珀蒂

   一身黑衣的他,从地面望去,渺小地像线上的一个黑点。但珀蒂在做的,却是无人尝试过的挑战。

   珀蒂正在走钢丝。和所有高空走钢索的表演者一样,他手上拿着长长的横杆,在巴黎圣母院双塔间缓缓行走,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却镇定的像走在平地上。

   兴之所至,他调皮地玩起了抛物杂技,甚至直接仰躺在钢索上,丝毫不顾及这些举动把广场的游客吓得面色发白。

  这不是菲利普·珀蒂第一次走钢丝,更不是最后一次。

   1971年6月,他漫步于法国巴黎圣母院128米的上空。

   1973年6月,他在澳洲悉尼134米高的海港大桥顶闲庭信步。

 

   身向高空,生死一线,却只是这位杂技艺人的两次练手。

   他的目标,是彼时世界最高的建筑,911后不复存在的纽约世贸双子塔。

   “很久很久以前,人们总是用这句话作为童话故事的开头。事实上,我的人生也是个童话” ,珀蒂说。

   菲利普·珀蒂来自法国,是一名高空走钢丝艺术家。

   父亲是一名作家和部队飞行员,珀蒂却从小就偏爱杂技戏法。在众多花样里,他痴迷于征服高度,16岁,珀蒂自学了高空走钢索。

   刚学会的短短一年内,珀蒂在把可以在细细一根钢丝上做的事儿,练到了极限。抛物杂技、前后空翻,单轮车......但这些对珀蒂来说远远不够。

 

   珀蒂和女友走钢索

   他觉得,这不够“疯”和“美”,直到17岁,他遇到梦的缘起。

   17岁的少年去看牙医,等待的间隙,他从打发时间的杂志上看到了一则消息:尚在建设中的美国世贸中心,在未来的一天,会成为世界最高的建筑。

   这是珀蒂第一次看到世贸双塔,一团火焰在他心里燃的热烈,如果能在双塔间展开高空行走,那该多么美妙!

   一时间,珀蒂什么都不顾了,他在一个喷嚏的掩护下,撕下了报纸上的那页报道,奔出诊所。其他病人看到少年突然激动的行为,像看一个疯子。

   别人眼中的“疯子”,这个名号,从珀蒂疯狂的梦想启动的一刻,就跟了他一生。

   总有人会毫无缘由地去做些旁人看来莫名其妙的事情,而这成了珀蒂的童话。年幼时莫名其妙的喜欢上高空走钢索这件事儿,看到世贸大楼照片的第一眼,又把征服它作为一项事业。

   “我自学走钢丝表演,没有做梦征服宇宙,但却梦想能成为一位征服美妙高度的诗人。”

  此后,珀蒂在两棵树间搭起绳索,反复练习。巴黎圣母院、悉尼海港大桥成了逐梦路上的阶梯。梦想和现实的距离有多远呢,对珀蒂这个“疯子”来说,是6年。

   1974年,珀蒂25岁。那一年世界最高双塔世贸中心建成。

   可当珀蒂第一次从巴黎飞到纽约,真正站在世贸中心楼下时,他的内心有些崩溃。

   这和他想的完全不同,印象里报纸上钢架还裸露着的巨大建筑,变得宏伟华丽,但同时,也戒备森严。

   从走进大楼那刻起,进来的目的,电梯停到哪一层,都要经过身份认证和多次问询。

   在这样的情况下,珀蒂意识到,要秘密地把上吨的装备运到顶层,再花上几个小时安装钢绳,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是,无论在圣母院还是海港大桥,惊艳的表演之后等待珀蒂的,都是当地的警察。在他们眼里,他是扰乱公共治安的危险人士。

   珀蒂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做正规的合法的表演。但显然,他不知道,即便是刚建成的世贸大楼,让他偷偷溜到顶楼完成表演,简直难如登天。

   认清事实的珀蒂开始酝酿一个大计划。

   珀蒂是个“疯子”,不过所幸,这个“疯子”有爱人和一群朋友。为了帮助珀蒂,他们聚在了一起。

   最开始一段时间内,珀蒂像个间谍一样,每天在大楼对面悄悄的注视着这座世界之最。

   有一次,他不小心踩到了附近施工场的废铁钉,脚被重伤。但珀蒂却把那枚钉子形容成了命运的转折。

   因为脚伤而不得不拄着拐杖的珀蒂发现,他进入大楼开始变得轻而易举。保安不会对拄着拐杖的人再三询问去哪儿,甚至没人查他的身份证。

   这让珀蒂心花怒放。之后许多次,他靠着拐杖的伪装,成功溜到了顶楼,开始做缜密的侦查。

   如何运装备,如何系钢索,尤其是,如何躲过警卫的巡查,世贸中心楼顶的墙上满是这位杂技艺术家的涂鸦。珀蒂甚至和好友租了直升机,从上空观察顶楼的情况。

   但很快,他们遇到了第一个难题,怎样用绳索将遥遥相望的两塔连接?

   有趣的是,他们的办法最终回归了最质朴的法子,用弓箭。

   这是珀蒂的好友,路易斯提出的办法。线轴上的钓鱼线一端系在箭尾,当路易斯把弓箭从北楼射向南楼。细弱的钓鱼线,成了两座楼最初的连接。之后,细绳、钢索一点点在两栋楼之间的传递就容易得多。

   珀蒂做了一个双塔的模型,向好友展示怎样系钢索和安全绳。

   而这一切,包括怎样在风中保持平衡,在珀蒂和爱人安娜建造的秘密训练基地里,他们演示了无数次。

   怎样混入安保严格的大楼,成为他们第二个的难题。

   珀蒂至少看了上千遍电影,模仿怎样骗过警卫,自然地出示证件。他还找了外援,巴里·格林豪斯,纽约州政府保险局研究所副主任。

 

   他们的原计划是,两拨人伪装成运货员,分别带着装备,通过运货电梯,登上双子塔的南楼和北楼82层。而那一层,正是巴里的办公室,他会安排人员分别在南北楼接应。到达82层后,两拨人再通过楼梯直接到塔顶。

   1974年8月的一个下午,他们的计划开始了。

   珀蒂和小伙伴,带着伪造的公司文件、货单和通行证,闯入了世贸双子塔。

   但显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珀蒂和好友遇到了不少意外。电梯员按错了楼层,好友临时反悔离开,好不容易登顶,他们又与巡查的警卫,玩起了长达几个小时的猫鼠游戏。

   过程中,好友们心惊胆战,珀蒂却一直保持着相当兴奋的状态。 “舞台”搭建好的时候,已经是8月7日清晨。天刚蒙蒙亮,纽约上空还弥漫着一层薄雾,隔着黑暗,珀蒂看到对面南楼,好友路易斯在朝着他挥手。

   是走向好友,还是走向梦想,一切都不重要了,珀蒂开始了他的表演。

   “我在想,如果掉下去了,那真是一场唯美的死亡!”

   珀蒂站在当时世界最高的世贸双子塔顶,410米。远处的自由女神像,联合国大厦,看上去都如此渺小。甚至无法确定,地面上的人是否看得到他。世贸大楼太高了,顶部的楼层隐入云层已经有些看不清。

   珀蒂的爱人Anna站在楼下,心惊胆战,却始终仰头注视着,云层后的天空。

   她隐隐约约看到双塔之间的一条黑线,有个黑点在渐渐移动。

   珀蒂在云端漫步。他在世界第一高楼之间,实施着疯狂而优雅的“艺术犯罪”。

   两座楼间的钢索上,珀蒂走的很稳,但死亡近在咫尺,稍有不慎,就会坠入深渊。只有他自己完全在享受这场表演。整整45分钟,珀蒂拿着横杆,在双塔间来回了8次。

   他脸色专注,偶尔停步,躺在钢索上,躺在415米的高空中,再站起来继续走。

  地面上的人群开始聚集,惊叫,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渐渐清晰的天幕下,那个摄人心魄的身影。

   不久,世贸中心楼下警车开始呼啸,警察出现在了楼顶上。

   珀蒂开始大笑,他慢慢走近楼顶的警察,快靠近时,又恶作剧地转了个身回到中间,再次吓傻了楼顶的警察。

   珀蒂在钢索上屈膝,做了一个鞠躬的姿势,像是在谢幕。

   可当惊艳的表演落幕,在珀蒂落地那刻,警察铐住了他的手。

   警察逮捕了珀蒂和他的同伙,但这次事件的结尾却不是以严肃收场。

   纽约的地检官和珀蒂做了个交易,让他在街头做一些小表演,来抵消他的危害公共治安罪。

   整个纽约市民都爱上了这位勇敢的艺术家。珀蒂给这个城市钢筋铁板造就的最高建筑,添了一丝疯狂和自由的气息。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他了。媒体不断的采访和追问,重复着一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不顾生死做出这样的壮举?

   “没有理由,”珀蒂说,“我刚刚完成了在世界之巅跳舞,你们却只会追问我为什么?”

  珀蒂对这些问题感到荒谬。他一直这么张狂而骄傲,他是勇敢的逐梦者,不过可惜的是,从来没有学会感谢。

   世贸中心双子塔间的一场高空走索,让珀蒂一举成名。所有人记住了他,改编自他事迹的动画、电影相继上映。

   2008年,还原珀蒂壮举的纪录片《走钢丝的人》,获得了第81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

   但是这部纪录片里,也不可避免的记载了,惊艳世人的表演背后的故事发展。

   现实里的珀蒂在1974年8月7日,完成了梦想。但走下钢丝回到地面之后,他却没有对支持他六年的好友和爱人,说一句谢谢。

   珀蒂的一位伙伴因为这次事件,被永久驱逐出了美国。珀蒂失去了整个团队的友谊,和女友的恋情也走到了尽头。

   世贸双塔的高空走索,成了他生命里最闪耀的一次狂欢。之后,像烟火短暂绚烂后的坠落,缘分终结,曲终人散。

   2001年的911事件后,纽约世贸双子塔被炸毁。高空走索人菲利普·珀蒂的一场关于友谊、爱情、疯狂梦想的冒险,也像这栋建筑一般,被永远留在了影视作品中。

   许多人年少时可能做过一次“梦”,梦里一往无前所向披靡,对站在所有人目光中心,享受无尽的鲜花和掌声迫不及待。直到这些傻气中二的梦想被装箱收藏,好像完成了关于成长的仪式。再看那些梦想,已经没有了所谓的意义和理由,只剩下孩子气。

   有人说,菲利普·珀蒂的冒险,让人看到了逐梦者的不顾一切,也看到了人性的复杂和拷问。

   但是,尽管故事的结尾让人唏嘘,心灰甚至愤怒,这位征服高空的艺人,还是用生命里最闪耀的一刻,展示了另一种回答,完成一个疯狂而中二的梦,不需要理由。

   从他踏上钢索的第一步起,菲利普·珀蒂就知道,他不会老。



TAG: 征服 珀蒂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