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华人 >> 他乡生活 >> 查看资讯

30颗药1280元 华裔女感叹:不吃病死 吃了穷死

一瓶30颗可服用一个月的治疗B肝药丸,要价1280元。(特派员黄惠玲/摄影)

  治疗性功能障碍的药丸,扣除保险后,患者购买九颗还要自付531元。(特派员黄惠玲/摄影)

  饱受处方药价太高之苦的“药罐子”,都对川普11日提出平抑处方药价的措施寄予厚望,“不是希望免费,而是起码应该降到可负担的合理范围。”

  “药价不是太贵,而是贵得离谱”,50多岁的李女士,因为罹患 B型肝炎,医师诊疗出病菌活跃,因此开了一种治疗处方药“Vemlidy”,每天需服用一颗,一瓶30颗要价1280元,“我本来有买欧记健保,但保险不给付这种药,想申请低收入补助,因有保险而被拒”,李女士最后被迫取消欧记健保,每年缴交罚695元的“无保罚款”,然后再申请低收入慈善补助,只为确保每个月拿到必须持续服用的“救命丸”。

  为了稳住B肝不要恶化,过去两年多来,李女士牺牲健康保险,就是为了每个月可以拿到“穷人吃不起”的救命药,否则这药“不吃病死,吃了穷死”。然而现在没有保险的她,一旦真的生病或有意外怎么办?李女士说,现在她每个月自掏腰包购买高血压、降胆固醇与安眠药,“还好这些药每个月约花70元,还负担得起”,其他状况,也只能“拜托老天爷保佑不要出事了”。

  11日因为眼睛花粉过敏难忍,去看医师开止痒药的吴先生说,“我的欧记健保每个月保费为897元,但这瓶眼药水不包括在保险内,必须额外自掏腰包付130元,我怎么可能负担得起?”对于医疗花费无止尽飙涨的情况,吴先生非常不满。

  11日从药房空手出来的吴先生,向本报记者展示医师所开的眼药水处方“Ohopatadine HCI Ophthalmic Solution”,容量只有5ml的过敏眼药水,不包含在他的保险内,“不是我没有买保险,而是我明明每个月付了约900元的保费,结果这瓶药水还要收我130元。”

  另一位华裔张先生说,泌尿科医师给他开了改善性功能障碍的药物Stendra 100 MG药丸,扣除保险给付后,“九颗还要自付531元,平均每颗药丸需自掏腰包约60元,合理吗?”张先生说,拿过一次药后,实在是负担不起,他已经放弃治疗。



TAG: 华裔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