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集体脱北事件后续:13人被叛逃还是绑架?

2016年,北京的一间由朝鲜营运的餐厅。同年,韩国称12名朝鲜女服务员从中国的一家类似餐厅逃脱,但该旅程的许多细节仍然是一个谜。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大华新闻网)韩国首尔——这是多年来最轰动的一场朝鲜人脱北行动:2016年4月,韩国宣布12名年轻女服务员以及她们的男性经理离开朝鲜政府在中国经营的餐厅,逃到韩国。13人全部出身朝鲜的权贵阶层。

现在故事有了间谍惊悚片般的后续,这位经理和其中三名女性都声称,当经理在韩国国家情报院的指示下将女服务员带出中国时,她们根本不知道是要去韩国。

“我知道这是诱拐和绑架,因为是我领头的,”经理许姜日(Heo Kang-il,音)于周四晚接受韩国有线台JTBC采访时说。

如果属实,这次披露意味着多年来朝鲜对韩国间谍机构绑架其公民的指控属实。它还会进一步败坏该机构的声誉,长期以来,这个韩国间谍机构被指控干涉国内政治,乃至以打击共产主义朝鲜为由捏造间谍案件。

“我想回家,因为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三位女性中的一位接受了JTBC采访。“我想念父母。”

JTBC没有透露这三位女性的姓名,还虚化了她们以及许姜日的面孔,以保护他们的身份。但它展示了它声称的这12名女性的朝鲜护照复印件以及她们离开中国时的航班预订记录。

韩国统一部(South Korea’s Unification Ministry)发言人白泰铉(Baik Tae-hyun)周五表示,该机构正在调查“这项新指控”。

不过,白泰铉承认,韩国统一部2016年宣布这些女性是自愿来到韩国时,只是在转达他们从韩国国家情报院得到的信息。

韩国国家情报院表示,他们正在“密切审查”JTBC的报告。到目前为止,该机构否认了朝鲜的宣传指控,也就是,这些女性是在违背意愿的情况下被带到韩国的。

这12名女性都是20多岁或30多岁。对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来说,这是个棘手的事件。上个月,文在寅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举行了一次首脑会议,讨论如何改善两国关系。长期以来,金正恩政府一直要求遣返这些女性。但韩国一直否认绑架了他们,称自1990年代以来,来到韩国的约3万名朝鲜人都是自愿脱北的。

这些女性和数万名朝鲜人一样,在国外工作、为朝鲜政府赚取急需的外汇。朝鲜挑选了一些相对富裕的忠诚公民,送到国外当工人。这12名女性的脱北行动是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的重大胜利,她领导的保守派政府将这件事作为朝鲜权贵阶层对金正恩感到幻灭的证据。

但这次脱北行动的许多细节依然是谜,引发了人们的怀疑,比如,这些餐馆员工都接受过训练,相互监视有无背叛迹象,所以不知她们是如何成功策划逃跑计划的。他们在逃离中国东部浙江省宁波市的餐馆两天后就抵达了韩国。而其他脱北者通常要花费数月时间才能到达韩国,往往是在人贩子的帮助下,长途跋涉,穿越东南亚的丛林。

他们抵达韩国那天,朴槿惠的政府也采取了极不寻常的举动,宣布了他们的脱北。但是,该政府对他们的行踪保密,还阻止人权律师与他们会面。朝鲜称,那名经理与韩国情报机构合谋,骗她们说要把她们安置到东南亚的一个餐馆,实际上把她们带到了韩国,朴槿惠政府对此予以否认。

但许姜日说,那正是所发生的事情。与其他在国外工作的朝鲜人一样,这些女子接受的训练是服从她们的经理,她们的护照在经理手中。

“我只需要告诉她们我们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去,”他对JTBC说。

许姜日说,2014年金正恩以煽动叛乱和腐败的罪名处决了自己的姑父张成泽(Jang Song-thaek)后,他决定给韩国国家情报院当间谍。许姜日说,五名他以前的同学在清洗张成泽圈子官员的行动中被处决后,他对金正恩不再报有幻想。

许姜日说,他在中国的一个汽车旅馆与一名韩国特工见了面,在一份效忠信上签了名,还站在韩国国旗前拍了照,作为他不会背叛该机构的证明。

但他的间谍活动在2016年被曝光,当他要求他在韩国国家情报院的联络员帮助他叛逃时,那位官员命令他把这些女子一起带过来。许姜日说,该人向他承诺了大奖励,比如一枚奖章和一个政府工作岗位。

“他说,这是朴槿惠总统批准的行动,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我的行动,”许姜日提到他在情报院的联系员时说。“他威胁说,如果我不把那些女子带过来的话,他会向朝鲜大使馆告发我。”

接受JTBC采访的三名女子表示,她们“从未想到”她们会被带到韩国来。

她们说,只是在飞机在马来西亚吉隆坡降落后,许姜日让她们上了出租车,把她们带到韩国大使馆时,她们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头。

她们说,当她们拒绝进入使馆时,许姜日威胁要告诉朝鲜当局,她们在中国经常看韩国电影,朝鲜在海外工作人员看韩国电影是严重的罪行。

“我要挟她们,让她们做出选择:‘如果你回去,你会死;如果你跟我走,你能活,’”许姜日说。“我现在对我当时做的事情感到懊悔。”

在韩国大使馆里,这些女子签署了声明,说她们的叛逃是自由自愿的。

她们说,在中国工作一直是她们的梦想,因为在中国,她们能在一个月里挣到她们在朝鲜工作一年挣的钱。那也是她们到自己与世隔绝的贫穷国家之外旅行的唯一机会。

现在,她们身不由己地到了韩国,却不能返回朝鲜,她们说,她们一直在努力适应生活,一边念书、一边做兼职工作,还在学习说韩国口音的朝语。她们说,为了避免伤害她们在朝鲜的父母,她们隐瞒了自己的身份,直到现在才将她们的经历公诸于世。在朝鲜,脱北者的家人通常被视为叛国者。

“对我来说真的很痛苦,因为我想告诉父母,我一切平安,但我不能那样做,”一名女子说。

许姜日说,他决定把这件事公开,因为他叛逃之后,朴槿惠遭到弹劾,情报院从未兑现奖励他的承诺。他说,抵达韩国之后,他还发现,为了帮助保守派在议会选举中拉选票,这组人叛逃的时间被提前了一个多月。

“他们让我以为这是一次伟大的爱国行动,”他说。“但他们利用了我,然后在我背后对我开枪。”



TAG: 脱北者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