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财经 >> 地方 >> 查看资讯

朝鲜并非主因,塌陷的中国东北只能自救

  大华新闻网5月15日报道,从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宣布“朝鲜弃核试促经济”、“改变国家战略”等诸多决议,外加影响力堪比当年柏林墙倒塌的“文金会”,半岛局势缓和、朝鲜改革开放成为舆论焦点。

  朝鲜政策大变,重大利好从来都扮演着“热钱的吸收器”与“房价上涨推手”的角色。“蝴蝶效应”使得中国东北板块躁动。与朝鲜一江之隔的中国丹东一时处在了风口之上,热钱涌入房价暴涨。更有甚者认为,朝鲜开放使中国东北振兴迎来机遇,丹东或将成为东北的“深圳特区”。表象之下似乎下一个改革开放的奇迹即将在中国东北大地重演。由此,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研究员付才辉。

  多维:纵观朝鲜历史上的“开放”,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蚊帐式开放”,外界质疑“朝鲜改革开放”恐是“雷声大、雨点小”。那么,朝鲜的开放意味着什么?东北亚未来经济形势将如何演化?

  付才辉:朝鲜的改革开放确实会对未来东北亚经济形势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但影响的程度要取决于朝鲜改革开放的实质性成效,而这又取决于朝鲜改革开放的转型方式。朝鲜历史上也有过改革开放的诸多尝试,但收效甚微。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朝鲜就开展过类似中国当年采取的国企放权让利、自负盈亏,农业包产到户试点改革,以及探索吸引外商投资的改革开放尝试。90年代初期,朝鲜也借鉴过中国建设经济特区和工业园区的做法,在罗先地区设立了罗津、先锋、雄尚三个自由经济贸易区,罗先后又位列开城、平壤之后的第三个特别市。后来朝鲜又陆续设立了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开城工业园和金刚山观光旅游特区。

  尤其被外界关注的是,21世纪初期朝鲜采取的被称之为“七一改革”的经济体制改革,也与中国的渐进式改革类似,对分配体制、流通体制、统购统销、金融外汇体制以及企业自主权实施了渐进式双轨制改革。然而,其结果与中国的改革开放成效大相径庭,不但没有取得中国渐进式双轨改革的成效,反而加剧了改革中的矛盾,如不平等和腐败,最后又退回到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中去了。

  这是为什么呢?根本原因是朝鲜虽然表面上采取了与中国类似的渐进式双轨制改革,但是发展战略并未从违背比较优势的军事化重工业优先战略向遵循比较优势发展战略转型,流于表面的经济体制改革只能限于“活乱循坏”,类似中国改革开放前夕和初期的情况。

  与中国的改革背景都一样,朝鲜在建国后采取了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建立起了“三位一体”的计划经济体制来发展不具备自生能力的军事化重工业。例如,1954年开始的《恢复发展国民经济的3年计划》对重工业的投资额占到了总额的81.1%,1958年宣布完成了城市、农村生产关系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众所周知,重工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不符合落后经济体的比较优势。朝鲜推行军事化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的一个恶果便是,1993年朝鲜外债超过惊人的100亿美元,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这还不算以苏联和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大量援助。

  与中国当年的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导致经济结构扭曲、发展水平低效一样,朝鲜也因此受阻,远远落后于起点更低的韩国。例如,据估算,2016年朝鲜人均GDP约合1,260美元,约为韩国的4.5%。在相同的改革背景下,中国的渐进式改革之所以能够取得巨大成效,根本原因在于,一方面放开大力发展符合当时中国比较优势的劳动力密集型出口加工产业,另一方面又继续对不符合当时中国比较优势的重工业给予转型期保护补贴,前者创造经济增量,后者维持稳定,从而使得中国成功地实现了经济转型。例如,中国在加入WTO前夕便成为世界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完成了以轻纺工业为主的第一次工业革命,迅速实现了资本积累,改变了中国的禀赋结构。

  在此期间,没有自生能力的中国重工业由于转型期的保护补贴并没有出现如苏联休克疗法那样导致的崩溃,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由于中国的禀赋结构得到大幅度提升,过去不符合比较优势的重化工业逐步获得自生能力,增长速度逐步成果轻工业。我做过一个测算,中国轻工业增长指数在1980年至1998年期间超过重工业增长指数,但在其后的1999年至2008年期间重工业增长指数却超过了轻工业增长指数。

经济核武并举,朝鲜试射导弹金正恩到现场观看(图样:VCG)

  恰恰相反,朝鲜在过去尝试的改革开放期间,非但没有放弃军事化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反而进一步强化,这主要体现在朝鲜第二代领导人的先军思想上。例如,据一些研究机构估算,这一时期军费开支达到了朝鲜国家预算的三成以上。朝鲜原本薄弱的农业和轻工业无疑更加扭曲,加之国际社会对朝鲜拥核的制裁,使得几近崩溃的经济雪上加霜。

  从2012年金正恩执政以来极富智慧地采取儒家文化的“中庸之道”,继承并创造性地提出“并举思想”,成功从思想上完成了对朝鲜第一代领导人“主体思想”和第二代领导人“先军思想”的转型。正如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金正恩所强调的:“在不到5年的短暂期间内完美无缺地实现国家核力量建设——这一历史大业的奇迹般的胜利,是朝鲜劳动党的并举路线的伟大胜利,也是唯有英雄的朝鲜人民才能成就的光辉胜利。通过贯彻并举路线的全党、全国、全民性的斗争,在经济建设中也取得了进展。”金正恩自豪地宣布,“党中央2013年3月全会提出的关于经济建设与核力量建设并举的战略路线的各项历史性任务圆满完成。”

  金正恩此言不虚,在过去五年间,朝鲜的农业和轻工业得到大幅度改善。据统计,朝鲜目前农业在GDP中的占比重已超过20%,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粮食产量大幅度提升到500万吨左右。金正恩在2013年的新年讲话中就指出,农业和轻工业是经济建设的“主攻战线”,并在当年召开的全国轻工业大会上明确强调,要集中力量发展轻工业,提出通过出口在端川地区生产的菱镁矿和锌等有色金属来获轻工业发展所需的资金。

  根据韩国银行的估计,朝鲜出口贸易总额则由2010年的18.3亿美元增长到了2015年的28.3亿美元,矿产品的出口额占到44%。当然,朝鲜恢复农业和轻工业发展主要还是解决“短缺经济”,并未扭转轻重工业的扭曲状况。金正恩通过魔术般的手腕巩固了与韩国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在改善和美国的外交关系后,我对朝鲜进一步实施“并举路线”大力发展比较优势产业持非常乐观的预期。

  如果朝鲜通过比较优势发展战略转型,那么与以往“蚊帐式开放”的成效极为不同,会有实质性的改革开放成效,不会是“雷声大、雨点小”。朝鲜如果采取比较优势发展战略,将会迅速接入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通过贸易、投资和基础设施联通等方式迅速推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进程,能够很快释放“中日韩俄蒙朝”世界最大经济体量板块以及发展层次互补性极强的区域活力。

  2015 年全球GDP 总量达74 万亿美元,虽然美国占比达24.32%,但中国、日本和韩国的GDP 之和几乎与美国一样多。朝鲜后发优势充足,只要充分发挥其比较优势参与周边如此巨大的市场,就能快速推动经济增长!朝鲜国土面积为12.3万平方公里,占朝鲜半岛面积的九分之五,约为中国吉林省面积的三分之二。截至2016年末,朝鲜总人口为2,490万人,较同期中国吉林省常住人口总数少263.3万人,约为韩国人口的一半。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约合347亿美元,为2016年中国吉林省GDP的14.8%,不足韩国的1/45;人均收入水平约为韩国的4.5%,与十多年前中国内地贵州省的水平差不多。除了基于朝鲜一些独特的自然资源可以发展相应的农业、矿业、食品加工(2016年底我去中朝边境的珲春市走访了解到来自朝鲜的鱿鱼串大量销往中国的夜市)以及旅游业等之外,朝鲜在中日韩东北亚几个经济体中经济发展水平最低,劳动力资源充足,数十万的劳务输出,发展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肯定是当务之急。

  当然,朝鲜有一定的工业基础,因军事工业优先发展也有不少技术知识积累,原子弹都能搞,人力资本也有一定基础,能承接不少韩国的中低端电子信息产业。朝鲜如果采取比较优势发展战略实现开放,经济特区和园区也将被迅速激活。到目前为止,朝鲜在四个经济特区的基础上,又先后设立了26个经济开发区,明确了鼓励外资投资领域。

  2013年3月朝鲜劳动党中央全体会决定,朝鲜将实施对外贸易多元化和多样化改革,推动多地开设旅游特区搞活旅游,允许朝鲜各道结合自身特点成立经济开发区。同年5月,朝鲜出台经济开发区法,将各开发区分为农业开发区、旅游开发区、出口加工区、工业开发区和高新技术开发区。根据开发区法,朝鲜鼓励外商、外资在开发区从事投资开发,外商以及外国团体可在开发区内设立公司、分公司和办事处,自由进行经济活动。

  在此基础上,朝鲜与周边国家的贸易和投资也将迅速被激活,朝鲜的交通和能源基础设施也将迅速一体化,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与亚洲能源互联网等倡议在东北亚也将有效落地。

  多维:有分析指出“朝鲜半岛问题”拖累中国东北经济发展近40年,对此你怎么看?针对“如何振兴东北经济”,此前,新结构经济学从中国东北资源禀赋、产业结构、营商化境、地缘政治、人口结构、等层面开出“吉林药方”。那么,如何从这些层面解读东北振兴背后的朝鲜因素?

  付才辉:这种看法有些言过其实。内因是主要的,外因是次要的。“朝鲜半岛问题”拖累中国东北经济发展近40年的看法是不成立的。

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国“共和国长子”陷入“塌陷”(图源:VCG)

 
  事实上,与朝鲜一样,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为迅速在一个一穷二白的农业经济基础上建立起一个完整的重工业体系,以宏观扭曲、计划配置、微观干预的“三位一体”计划体制,举全国之力,推行了资本密集型的重工业优先发展的赶超战略。东北三省是实施这个战略的主要基地,也是这种体制烙印最深的地区。大规模的中央政府的投资使东北三省的发展水平在改革开放前仅次于三大直辖市,居于中国的前列。

  然而,改革开放以后,赶超战略下建立起来的大量不符合中国当时比较优势的资本密集大型国有企业,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中缺乏自生能力的问题由隐性变为显性,加上国有企业所背负的社会性负担,使东北三省的经济在改革开放以后暴露出一系列比较严重的问题,制约着东北经济的发展。

  第一轮东北振兴战略的主要基调还是强化原有的违背比较优势的赶超,而非转向遵循比较优势的振兴政策。该战略使企业陷入“经营困难——政府‘输血’——企业进一步扩张——利润下降——经营困难”的怪圈。这个怪圈的宏观表象宛如历史轮回:改革开放前,中央政府重工业赶超的投资拉动使东北三省的发展水平仅次于三大直辖市,而改革开放之后问题暴露无遗、发展相对滞后;在第一轮强化违背比较优势的赶超型振兴政策的投资刺激之下,造就了媒体上报道的东北“黄金十年”,而今媒体又铺天盖地报道“东北塌陷”。

  数据反差非常刺眼:2003 年至2012 年的10 年间,东北三省经济年均增速比中国平均增速足足高出2个百分点;然而,2013 年以来东北三省经济增速大幅回落,经济增长排名在中国垫底,尤其是辽宁省出现了“断崖式”下滑。东北经济困境在经济基础上源于“产业错位”,“产业错位”不仅直接造成东北经济脆弱,而且也是“体制固化”形成和挥之不去的根本原因。如何打破历史轮回,最核心的一条是抛开历史,轻装上阵,按照比较优势,重新塑造优势产业。

  朝鲜的改革开放对中国东北振兴发展是非常有利的外部因素。受制于东北地区区位以及东北亚目前的国际地缘政治格局的影响,东北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发展的区域开放空间受到很大限制。例如,东北在“农业现代化”、“中国制造2025”与“健康中国2030”等产业层面的国家战略上具有相对比较优势,然而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等空间层面的国家战略上则有相对劣势。

  然而,由于历史因素造就的隔阂以及朝鲜问题所引发的不安,这种极为不利的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让东北所处的东北亚最大的经济格局优势难以发挥。例如,吉林省最近才开始逐渐打破吉林沿边近海却出不了海的尴尬局面。又比如,朝鲜的改革开放将十分有利于东北东部经济走廊建设,甚至可以畅想打造背靠中日韩世界最大经济体量的东北亚大湾区。因此,朝鲜的改革开放毫无疑问是对东北振兴的重大利好,不过东北振兴的根本依然在于自身的结构调整和深化改革。

  多维:重大利好从来都扮演着“热钱的吸收器”与“房价上涨推手”的角色。受益于半岛局势缓和及朝鲜改革开放利好刺激,丹东处在了风口之上,不仅热钱涌入房价暴涨,甚至还被不少人拿来同中国深圳做对比。似乎下一个改革开放的奇迹即将在东北大地上重演。“振兴东北”整合“朝鲜开放”契机,能成为东北经济的“强心针”吗?

  付才辉:“振兴东北”整合“朝鲜开放”只是长远的战略利好,要产生现实的发展实效任重道远,除了这些热衷于炒作的热钱之外,要产生立竿见影的实际效果绝非易事。

  “东北振兴”与“朝鲜开放”实际上都是为了解决当初违背比较优势的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产生的产业结构及其体制扭曲,成功的关键都需要实现比较优势战略转型及其体制机制改革。

  如果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两个扭曲的经济体是不可能真正地一体化,产生水乳交融的效果的,更不可能产生化学催化反应,要将边境小城打造成“深圳”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朝鲜和中国东北都按照比较优势发展战略转型,那么在全球最大的东北亚经济板块中将迅速产生化学催化反应,不仅仅是辽宁丹东,包括吉林通化和延边等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深圳。只有具备了这样的经济基础,从北京坐高铁到平壤、到首尔甚至到东京都可以畅想。



TAG: 中国东北 朝鲜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