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财经 >> 股市 >> 查看资讯

中兴命脉不在己手 全都从国外买的

         (大华新闻网自从遭美国政府封杀,中兴通讯的处境风雨飘摇。然而在中美双方多次斡旋的背景下,近日似乎局势峰迴路转:5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上表示,他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合作,共同为解决中兴困境努力,他指"中国有太多人因此丢了工作!我已经下令让商务部解决此事"。

   随后于5月14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愿意尽快改变对中兴的销售禁令。持续一个月的中兴危机看似迎来了一丝曙光。可是这毕竟是短暂的妥协,无助中兴摆脱芯片技术严重依赖进口、危机并未解除的处境,而由此所引发,对中国芯片业的思考远未结束。

   美国商务部4月16日对中兴通讯下达了"封杀令",禁止美国企业未来七年内向中兴供应零部件。禁售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这条禁令对于中兴是致命的,中兴三分之一的零部件要靠高通和英特尔等美国企业供应。"封杀令"让中兴瞬间陷入危机,甚至有媒体推测中兴可能两个月内就要倒闭。

     中兴命脉不在己手

   4月17日,中兴通讯在深圳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停牌;5月9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据悉,中兴智能手机在国内的主要销售渠道都已暂停销售。

   根据中兴通讯2017年财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逾1亿元,集团员工共约7.48万人,生意遍佈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中兴手机海外六大重点市场分别是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西班牙俄罗斯澳洲。这样一家跨国企业,一纸禁令就可以让其生产和营运顿时陷入绝境,这说明在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等核心领域的技术和专利匮乏,极大限制了企业的发展。而中兴并不是个案。

   中兴危机看似告一段落,现阶段需要反思其中的教训。其一,2012年3月美国立案调查后,中兴没有采取必要的出口管制合规管理措施,反而想方设法规避美国出口管制规定。事实上,中国许多企业都存在同样的问题,缺乏完善的合规管理体系以及企业文化,中兴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其二, 一些技术含量很高的关键零件仍须依赖海外供应商。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进口芯片金额高达2,600亿美元,花费几乎是排在第二名的原油进口金额的两倍,超过铁矿石、钢、铜和粮食这四大战略物资的进口费用之和。

  "除了水和空气 全都从国外买的"

  在中国芯片行业里有一句话:"除了水和空气,剩下的全都是从国外买的",这听起来似乎很夸张,但其实一点也不夸张。中兴危机,给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短视模式一记响亮的耳光。

   此次中兴犯规被封杀,当属咎由自取,无论从特朗普的Twitter帖子还是美国商务部的表态来看,都有对中兴展现善意的一面。不过,其实美方的"善意"亦有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虽然中兴事件本身并非贸易争端所引起,但在4月这个微妙时段爆发,不能说美方没有特殊考量。

  时机微妙 特朗普政府借机施压

   自3月中美贸易爆发开始以来,美国先威胁对中国1,500亿美元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并指摘中国实施"中国制造2025"计划,之后于4月决定处罚中兴,这直接暴露出中国在芯片研发方面存在的问题,从形式上看,则不难让人觉得中国在贸易战中已是劣势一方,可以被美国轻松击垮。

   美国商务部对中兴制裁消息传出之后,中兴几乎立即休克,从舆论上来看,中国内地无论媒体还是社交网络,都对中美在芯片研究方面所具有的悬殊差距感到十分震惊,此前要在贸易争端中和美国"同归于尽"般的民粹言论顿时减弱不少。以此言之,美国政府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利用中兴事件增加了美方在贸易谈判中的筹码。

   事实上,整个事件中,谴责中兴违规贸易的是美国政府,封杀中兴的是美国政府,而最后出面表示中兴不应该倒闭,中美可以此做交易的,还是美国政府。

  美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美国政府在整个事件中先唱黑脸再唱白脸,既挥舞大棒,威胁惩罚中国企业,满足了部分美国国内选民及企业的要求;另一方面又送"萝蔔",表达对中国的"同情心"。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一心要在美国选民面前展现他"既能和中国做朋友,也能维护美国利益"的能力。

   然而,若认为特朗普真的一切尽在掌握,那可能也太过天真,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其实也有内部博弈,并非所有人都甘心当特朗普的外交棋子。惩罚中兴固然能引来不少美国国内势力的喝彩,但同样也会损及不少和中兴乃至中国有商业关系的美国企业。路透社就曾援引相关人士说法指,美国政府禁令会对中兴及其供应商、合作伙伴,乃至使用其网络设备和手机的数百万消费者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特朗普此前在Twitter发文向中兴"雪中送炭",表示不想让大批中国工人失业,就有美国国会议员都禁不住讽刺称 "能不能先帮助一下美国的公司?"

  比如不少中兴在美国的常年合作伙伴可能就会认为自己需要帮助。作为全球最大的电讯设备制造商之一,中兴常年依靠高通和英特尔等美国公司为其提供零件,交易规模不容小觑。路透社曾报道指,2017年,中兴向其211家美国供应商支付了23亿美元。其中,对高通、博通、英特尔和德州仪器等七家公司,每家的支付金额均超过一亿美元。

   不过,由于美国商务部的禁令,中兴主要的业务已暂停营运。此外,高通上个月亦曾经表示,受中兴事件影响,公司预计本财季每股收益会下降三美分。若是将眼光再放长远一点,则会发现,美国政府的禁令,实际上也影响了许多美国盟友或是发展中国家获得电信服务。中兴管理层就曾经表示,中兴正在为一亿印度用户、三亿印尼用户以及2,900万意大利使用者提供电信服务。若是中兴真的因制裁而"执笠",这群用户的怨气未必会指向中国。

   因此,无论从维护美国企业利益角度,或是对其他国家影响层面考虑,特朗普实际上都有动机放宽对中兴的制裁。虽然在中方斡旋及特朗普政府种种考量下,美国或会"松绑",中兴可能就此逃过一劫,但此次事件暴露中国企业缺乏核心技术的弱点,则必须正视。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讯息网络建设及高铁等现代科技成就,使社会的自信不断提升,民族主义水涨船高。然而,部分国人开始产生错误认知,以为中国已经全面赶超西方。结果中兴事件让许多人发现,中国通讯领域的巨头竟在芯片方面完全受制于人,在美国一纸禁令面前不堪一击。不少中国科技企业逐步做大却并未真正做强,仅仅是"没有骨头的巨人"。

   中资需提升核心技术研发力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兴事件不失为一盆及时冷水,让不少人从亢奋回归理性,无论政府还是民间,都开始重新审视当前中国科技所处的地位和面临的挑战。中兴事件后,不仅《人民日报》语出惊人表示要"不计成本加大芯片投资",习近平在4月底湖北考察时还强调"要加快在芯片技术上实现重大突破,勇攀世界半导体存储科技高峰"。最新出版的《习近平关于总体国家安全观论述摘编》,亦将"打赢科技战"作为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录入其中。

   此外,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2018年要推动积体电路产业的发展。中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在现阶段的筹集目标是1,500到2,000亿元人民币,该资金将投资到包括芯片制造在内的半导体市场。

   眼下中美贸易谈判仍在进行,中兴最终命运如何,或许不日即将揭晓。不过,即使中兴问题可以解决,中国企业也不应该忘记危机感和紧迫感,毕竟命脉操于人手的企业,是难以真正在世界市场上站稳阵脚,而在中美结构性矛盾逐渐突显的当下,中国的崛起必须要以更清醒的战略规划为支撑,补齐国家发展的短板。

   中国国务院在2015年发布的《中国制造 2025》报告中提出寄望:2020年中国芯片自给率要达到40%,在2025年达到50%。希望中兴危机的教训,能加速国家战略的推进。



TAG: 中兴 中美贸易战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