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华人 >> 纽约 >> 查看资讯

60岁华翁脑溢血 被当酒醉闹事逮捕 28小时后才送医

王先生(背对者)脑溢血不自知,在赌场形同醉酒,被警方以刑事私闯罪逮捕。(记者和钊宇╱摄影)

王先生(背对者)脑溢血不自知,在赌场形同醉酒,被警方以刑事私闯罪逮捕。(记者和钊宇╱摄影)

  (大华新闻网)家住华埠的王先生3月在赌场小赌之时,因身患脑溢血而不自知,导致行为如同醉酒,赌场安保人员报警后,警方以刑事私闯(Criminal Trespassing)的罪名将其逮捕。虽然经审讯过堂后被释放,但王先生未得到及时医治而晕倒在路边,送医后经过开颅手术才保住性命。

   王先生表示,他3月18日凌晨1时进入赌场,但后来赌场安保人员出现,勒令他离开赌场。因为不懂英语,王先生不明所以,被勒令离开后又返回赌场,才遭安保人员报警。警方早上8时赶到后,以刑事私闯的罪名将他逮捕。在审讯时,警方找来翻译,王先生才明白是因为赌场认为自己的行为如同醉酒,走路东倒西歪,因此报警。王先生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身患脑溢血才导致行为如同醉酒,意识不清,被送医后才知道。

   由于不懂英语而且意识不清,王先生表示自己对当时在警局的情况一无所知,当日下午5时过堂并被保释。王先生说,当时警察已经将他的现金、车钥匙没收,加上他意识不清,也没有向警方索取,出了法院就昏昏沉沉在街上游荡,最后晕倒路边,直到19日上午5时才被附近社区居民发现并叫急救车送医。

   王先生今年60岁,他说除了糖尿病和B型肝炎之外,平时身体并无大碍,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脑溢血。送到医院后,医生为他进行开颅手术。后来他一共住院27天,4月2日进行第二次开颅手术。王先生表示,医药费已达1万多元。

   王先生表示,虽然脑中仍然有血块,但是恢复不错。5月16日,王先生又一次过堂,法官撤消了对他的指控,但他表示,正是因为警方和赌场安保人员的疏忽和误判,造成他病情延误,加重了病情,“警方和保安怎么可能连脑溢血还是醉酒都看不出来?而且我在警察局坐了9个小时,已经意识不清,但警方没有做任何处理,还把我一个人扔在街上,我昏昏沉沉走了将近4哩 路然后晕倒。”

  对此,律师戴禺表示,王先生要追究赌场安保人员和警方的责任,有一定难度,因为警方和保安并不要求具备专业医疗知识。同时,王先生需提供相关医疗证据,证明警方和保安的疏忽和拖延,延误了脑溢血第一时间的治疗,造成严重后遗症,就有理由要求赔偿。

 王先生拿出医疗费收据表示,已经花了1万多元。(记者和钊宇/摄影)



TAG: 脑溢血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