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台湾 >> 要闻 >> 查看资讯

台湾民间发起东京奥运“正名”公投 52万票大幅过门槛

2020年奥运将在东京举行,台湾前奥运选手纪政等人发动"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联署",争取用台湾的名字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

大华新闻网)由台湾民间团体发起的“2020东京奥运我们开始叫台湾!”公投连署在日前达到门槛,已送交中央选举委员会,将在11月地方选举时一并投票。

9月3日,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行动小组等团体向中选会提交52万6688份的公投连署书,争取在奥运中,将“中华台北”正名为“台湾”。52万多份联署书大幅超越28万份以上的预定目标,分析人士认为,这和中国政府施压,让台湾的东亚青运会主办权被取消,以及蔡英文过境美国的“85度C事件”有关,激发起台湾人对中国政府的反弹情绪。

台湾大学社会系教授何明修对 BBC中文表示,对于公投通过联署他感到讶异,他原本以为,在东亚青运会主办权被取消后,会造成寒蝉效应,但事件反而让倡议团体借机宣传,“民意是越打压越反弹,”因此在短时间内催动许多人填写公投连署书。何明修表示,中国一面在外交上大力打压蔡英文政府,一面又想用政策直接拉拢台湾民众,可以看出“官民分开处理”的模式。但要如何在“打压蔡政府”和“不激起台湾民众同仇敌忾意识”之间,中国政府还在摸索。

公投发起人之一、前奥运田径国手“飞跃的羚羊”纪政呼吁民众,公投成案只是第一步,希望民众在11月24日九合一地方选举时,可以领取公投票并投下赞成票,让东京奥运正名可以突破四分之一的公投门槛。

公投的主文是:“你是否同意,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运动赛事及2020年东京奥运?”

“这个公投的命题,我觉得通过的机率很高。台湾人很难表示不同意。”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对BBC中文说。黄兆年表示,公投已成定局,“公投的结果要做得漂亮,让国际盟友看到台湾人的意志充分展现出来,增加在国际上的正当性,”黄兆年认为,北京一定会想办法干预公投,具体会采取什么措施不容易判断,但对台湾的施压不会减少。

反对正名人士怎么说?

台湾在奥运会上使用的名称是“中华台北”,使用的旗帜也带有五环标记,而不是像其它国家那样直接使用国旗。

包括国民党籍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及一些反对正名的人士认为,申请正名有可能让中华台北牺牲国际奥会会籍,害国手不能出国参赛。

丁守中在9月4日公投达到二阶联署门槛后表示,正名问题不是国内公投就能决定,在现实国际情势下,有几分实力讲几分话,不要到最后,会籍、选手都被除名,选手连出国比赛的机会都没有。

纪政说:“我们有这么容易就被吓到?”,她强调,如果正名公投通过,希望政府能要求中华奥会向国际奥会提出正名申请,不过最糟的情况,就是继续沿用中华台北名义,选手的参赛权不会受到影响。

由于已经有一定的民意基础,民进党立委郑宝清在七月即要求行政院主动研议让台湾选手以“台湾队”名称代表参与国际赛事的具体措施,对此行政院回应,中华奥会为国际奥会认可的会员,名称变更准驳权在国际奥会。国际奥会执行委员会已经于今年五月举行的执行委员会议,决议“不予核准”中华奥会变更名称。


奥运模式

自从1970年代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中国席位之后,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逐渐开始在国际场合上压制台湾生存空间。

在奥运会发生多次关于名称问题的争执之后,1981年,中华奥委会与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签订协议,同意中华民国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义参加奥运。

这就是所谓的“奥运模式”,中华民国代表队此后参与国际比赛都以中华台北作为称呼,简称中华队或台湾队。

这种“奥运模式”还扩大到体育以外的国际场合,中华台北也成为台湾参加国际组织所使用的官方名称。


中国政府有权干预?

台湾知名体育主播石明谨9月4日在个人Facebook撰文,让观众“厘清正名公投的逻辑”,他写到:“就逻辑上来说,申请改名不可能会有被取消参赛权的问题,除非你是‘径行改名’,例如大会规定你叫‘CHINESE TAIPEI’,你偏要拿着‘REPUBLIC OF CHINA’的旗子入场,而东奥正名公投的主文是‘申请’,如果申请不过,那就算了。可能你会说,明知道不会过,为什么还要申请?因为台湾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就算有人想申请用‘HELLO KITTY’的名义加入国际组织,明知道不可能通过,但那也是他们的权利。”

他表示,“真正会影响选手参赛权的,并不是正名运动,而是中国。”台湾的东亚青奥主办权被取消,并不是因为“用台湾名义参赛”,“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不爽’,不爽可以有很多原因,”石明谨说,今天中国不高兴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正名公投,下次不高兴的原因可能是其它,就算是最极端的亲中份子,也无法保证什么事会让中国不高兴。

黄兆年表示,若正名公投过关,北京会做的就是在国际奥委会施压,战场就会转移到国际奥会。

公投是否有法律效力?

四年前的九合一地方选举,选民们在票站外排队。

台湾的《公民投票法》在去年修法后,以往高门槛、被戏称为是“鸟笼公投”的公投法被修正,大幅降低提案、连署及通过门槛,并在今年一月公布施行,这让公投提案大增。以年底举行的九合一大选来说,截至目前,已有九个公投案递交连署书至中选会,选民将在地方选举中一并领取公投票。

这次公投案中,国民党提出的反空污、反核食和反深澳电厂三案,分别取得反空污49万6444份连署书、反核食47万8015份连署书,和反深澳电厂48万2507份连署书。

除了东奥正名公投,最受瞩目的是否赞成和反对同性婚姻的公投案,正反意见团体都积极发动连署,目前赞成与反对方的联署书都已达标。

研究台湾公民社会的台湾大学社会系教授何明修对 BBC中文表示,如果公投结果违背法律,“会进入台湾宪政体制上从头到尾没有处理过的问题,”他以反同婚通投举例,若反对同性婚姻的公投案通过,将违背大法官释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结果。他举例,许多西方国家,例如英国的脱欧公投,也是结果出来之后才有后续措施出炉。

“绝大多数的国家里面,公投不是一个法律承认的规定,”何明修说。因此即使东奥正名公投通过,台湾政府也可以完全不做为。何明修说这是“模糊的灰色地带,是宪政体制没有规范到的部份。”

公投门槛降低后,各阵营都可以进入公投,“反映出台湾公民社会保守和进步阵营的动员能力,”何明修说。

东京奥运公投的意义?

台中国际棒球场资料图。这座体育场原本被安排作为2019年东亚青年运动会主赛场。

黄兆年表示,正名公投是由民间发起,是由下而上的表达人民的意志,这个结果会让台湾在国际舞台上更有正当性,更能争取同为自由民主国家的支持,因为这是台湾人民自发的意愿。

黄兆年也说,年底九合一选举是地方首长选举,但加入了东京奥运正名公投,“统独议题”变成候选人不能回避的问题,“政党在对外的价值立场也必须谨慎处理,立场的表达,逃避不了。”

何明修认为,“运动是最容易激发一个国家的共同认同、情感的场合,所以我觉得搞正名运动的这些台独运动者找了一个感觉最不政治化的场域,搞了一个最政治化的运动,这是一个很好使用的媒介,唤起支持者的热情。”何明修说:“他们选对了一个战场。”



TAG: 85度事件 东京奥运 公投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