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财经 >> 金融 >> 查看资讯

焦点:新兴市场货币危机潮 拷问中国经济前景

印尼盾一度跌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

(大华新闻网)过去一个月,多个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不断下跌,货币跌幅刷新历史纪录,达到“血流如注”的程度。

受影响国家从最早、最严重的阿根廷和土耳其等国,快速向巴西、南非、印尼等国扩展。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有20种下跌。

本国货币危机同时,又遭遇国际贸易领域的负面消息,使得这些国家的经济状况持续恶化。

中国深陷与美国的贸易战以来,经历了近年来罕见的人民币快速下跌。虽然跌幅未达到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比索那样的幅度,但中国是否也会陷入这场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危机的拷问,一直不绝于耳。

货币贬值+通货膨胀

阿根廷成为本轮货币暴跌最严重的国家,今年以来就暴跌了50%,比索贬值又助推通胀率飞涨,超过30%。为此,阿根廷央行曾一周加息三次;上月底,总统马克里请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加快拨付贷款。这一救市之举,被市场解读为绝望求救,造成比索进一步贬值。

土耳其里拉与阿根廷的情形不相上下。兑美元汇率今年来累计下跌超过40%。9月3日土耳其公布8月该国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7.9%,高于7月15.85%,创15年来新高。

上述两国的危机让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风声鹤唳。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已经下跌了12%,成为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印尼盾一度跌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南非货币兰特兑美元也跌至两年的最低水平。

彭博社追踪的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有20种下跌。

“直接原因是美元持续升值和美联储持续加息。”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胡荣分析,更深层的原因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这些国家趁着美元贬值,借债较多,远超自身的承受能力。因此当美元升值和利率上升时,他们无力偿还,导致货币和经济的崩溃。

由于各国外债以美元计价,因此,每次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都对这些国家货币的稳定性进行考验。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表示,美国经济表现强劲和利率上升,肯定增加对美元需求,对其他货币带来压力,但各国可以通过控制货币供应量增长,或提高国内利率(但可能减缓国内投资),或出售美元储备等措施来缓解这些压力。而之所以,产生本轮危机,在于这些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出现问题。

以土耳其为例,今年一季度,土耳其外债总额达4667亿美元,外债占GDP之比高达55%,且外债总额是外汇储备的5.4倍,而 IMF报告称,土耳其90%以上的外债以外国货币计价。

“本轮危机使市场的担忧从以前的利率,变成货币,这意味着如果你的利润是按阿根廷比索或土耳其里拉计价,利润多高也无济于事。”凯源资本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向BBC中文表示,因此,投资者不太愿意持有弱势经济体的货币,美元利率上升,更进一步使资本加快逃离这些国家。

债务过高,且以美元计价,这意味着一旦美元利率大幅上升,新兴市场的外债飙升,市场会担心这些国家的偿付能力,再加上外汇储备不够偿还到期外债,新兴国家爆发债务危机。

阿根廷人对政府向IMF求助表示愤怒(西班牙语中为FMI)。

“打一场赢不了的贸易战是北京最不需要的事”

然而人民币虽然也在贬值,但情形似乎大为不同。

其中一个不同在于,中国处在与美国的贸易战之中。陆修泉(Brock Silvers)称,贸易战可能会进一步减缓中国经济发展,中国则通过允许适度且可控的人民币贬值来应对贸易形势。这有助于中国的出口商减轻新增关税的影响,但需要付出经济中其他领域的代价。

换句话说,中国人民币贬值更多是政府有意为之。背后原因在于,中国的经济基础和控制汇率的能力是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难以企及的。

胡荣介绍,中国目前外债没有超出其承受能力,且拥有相当可观的美元外汇储备,不太可能发生类似危机。朴之水(Albert Park)也同意该观点,他表示,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度低,对任何可能导致货币崩溃的资本外流能进行严密控制,再加上比其他新兴国家强大得多的经济基础,应该不会发生货币危机。

但陆修泉(Brock Silvers)提醒,虽然不太可能发生货币崩盘,但中国并未免疫于全球经济影响。目前,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债务风险,以及经济放缓、投资减弱、资本市场疲软、货币贬值、贸易战以及老龄化等诸多不利因素。如果新兴市场阴霾持续存在,美联储继续加息,中国经济进一步放缓,情况可能会在一年后恶化。

“打一场赢不了的贸易战是北京最不需要的事。中国应该做出必要的妥协,以平息贸易战,然后继续去处理国内更急迫的经济问题。”



TAG: 中国经济 彭博社 新兴市场 货币危机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