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自由世界里失控的Facebook 缅甸野蛮生长史

70万罗兴亚人已经逃离缅甸。

大华新闻网)几十年的种族和宗教对立,互联网接入突然爆发,一家难以识别和删除最恶毒帖子的公司,这三者一起在缅甸掀起了一场风暴。

联合国称,Facebook在煽动对罗兴亚族(缅甸的一个穆斯林族群)的愤怒方面起了“决定性作用”。

“我担心Facebook现在变成了野兽,而不是它最初的意图,”联合国缅甸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李亮喜(Yanghee Lee)在3月份表示。

Facebook承认方案失败并已着手解决问题。但在这个东南亚国家,Facebook是如何从致力于建立一个更开放、联系更紧密的世界转变为一头野兽的呢?

进入Facebook

“现在,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互联网,”Synergy的主管Thet Swei Win说道。Synergy是一个致力于促进缅甸少数民族群体间和谐的组织。

但五年前缅甸的情况并非如此。

在军队统治该国的几十年中,缅甸几乎没有受到外部世界的任何影响。但随着昂山素季被释放,以及她当选缅甸实际领导人,缅甸政府开始开放商业,其中的重要一环正是电信业。

BBC媒体行动(BBC Media Action,BBC国际发展慈善机构)的伊丽莎白·梅恩斯(Elizabeth Mearns)表示,开放电信业的影响是巨大的。

“没有开放前,一张SIM卡大约200美元,”她说。“2013年,缅甸开放了对其他电信公司的访问权限,SIM卡价格降至2美元。突然间,一切都近在咫尺。”

对很多缅甸人来说,Facebook就是互联网的代名词。

在购买了便宜的手机和便宜的SIM卡后,每个缅甸人都想要下载一个App:Facebook。 为什么呢?因为谷歌和一些其他大型门户网站不支持缅甸文,但Facebook支持。

“人们马上购买了可上网的智能手机,在Facebook的App下载完成前,人们是不会离开商店的,”梅恩斯说。

Thet Swei Win认为,由于大部分人之前几乎没有任何互联网经验,他们特别容易受到宣传和错误信息的影响。

“我们没有互联网知识,”他告诉BBC Trending。 “没人教我们如何使用互联网,如何过滤新闻,以及如何有效地使用互联网。我们没有那种知识。”

种族对立严重

缅甸总人口在5000万左右,大约有1800万人是Facebook的常客。

但是Facebook和那些让数百万人首次接入互联网的电信公司一样,似乎都还没有准备好如何应对这个国家的种族和宗教冲突的局势。

仇恨很深。罗兴亚人被剥夺了缅甸公民身份,佛教统治阶级中的许多人甚至不认为他们是一个独特的族群,而是将他们称为“孟加拉人”,这个词故意强化了这个群体与该国其他地方的分离。

政府表示,去年在若开邦西北部的军事行动是为了铲除武装分子。这导致超过70万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国—被联合国称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难民危机。

联合国的一份报告称,缅甸军方必须对若开邦的种族屠杀和其他地区的反人类的罪进行调查。但缅甸政府对这些指控全盘否认。

Facebook“武器化”

种族对立遇上蓬勃发展的社交媒体会催生毒素。自缅甸大规模使用互联网以来,针对罗兴亚人的煽动性帖子经常出现在Facebook上。

Thet Swei Win表示,他对他所见过的反罗兴亚材料感到震惊。 “Facebook正在被武器化,”他告诉BBC Trending。

8月,路透社的一项调查发现,有超过1000个缅甸文的帖子、评论和色情图片在攻击罗兴亚人和其他穆斯林。

“说实话,我以为最多会发现几百个例子,我认为这样可以说明问题,”路透调查记者史蒂夫·史特劳(Steve Stecklow)。他与讲缅甸语的同事一起做了这个调查。

史特劳说些材料非常暴力。“读那些帖子令人作呕,我不得不一直对我同事说‘你还好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把这些帖子发给Facebook时,我在邮件上警告他们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些东西非常令人不安,”他说。“重要的是,有些帖子已经在Facebook上存在了5年,我们在8月份通知Facebook时,他们才把这些帖子删除。”

Facebook上一些帖子称,希望那些逃离缅甸的罗兴亚人淹死在海里。

史特劳和他的团队搜集的一些帖子显示,罗兴亚人被描述为“狗”或“猪”。

“这是把一个群体非人化的行为,”史特劳说。“当种族灭绝事件发生时,可能不会引发舆论压力,因为人们根本不把这些人视为人。”

缺乏工作人员

路透社团队发现的材料明显违反了Facebook的社区准则,这些规则规定了平台上允许和不允许的内容。调查结束后,所有帖子都被删除了,尽管BBC发现类似的资料仍然存在于网站上。

那么为什么Facebook没有发现呢?

根据梅恩斯、史特劳和其他人的说法,一个原因是Facebook难以解释某些词语。例如,一个特定的种族诽谤词—卡拉(kalar)—是用来形容穆斯林的高度贬义词,这个词的另一个意思是“鹰嘴豆”。

史特劳说,在2017年,Facebook禁止使用这个词,后来由于该词的双重含义而撤销了该禁令。

此外还有软件本身的问题。也就是说,缅甸的许多手机用户读不懂Facebook关于如何举报令人担忧的材料的指示。

今年1月,Facebook删除了激进僧侣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的账号。

但是还有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缺乏会缅甸语的内容监测人员。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该公司在2014年只有一名这样的员工,第二年增加到了四名。

Facebook目前有60名会缅甸语的内容监测人员,并希望在今年年底前拥有约100名会讲缅甸语的工作人员。

多个警告

随着Facebook在缅甸的爆炸性增长,该公司确实收到了来自个人的关于该平台如何被用来传播反罗兴亚仇恨言论的警告。

2013年,澳大利亚纪录片制作人卡兰(Aela Callan)对Facebook高级经理表明了他的担忧。2015年,科技企业家大卫·马登(David Madden)前往Facebook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总部,向管理人员展示Facebook如何成为了挑动缅甸仇恨的平台。

“他们被警告了很多次,”马登告诉路透社。“他们也非常清楚这些情况,但他们没有采取必要的行动。”

已删除帐户

Facebook没有回应BBC关于此事的采访请求。

自去年以来,该公司采取了一些行动。8月,Facebook删除了与缅甸官员有关的18个帐户和52个页面。 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上的一个帐户也已关闭。Facebook表示,“已有证据表明,这些个人和组织中的许多人在缅甸犯下了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

这些被关闭帐户和页面的人有总计近1200万的粉丝。

今年1月,Facebook还删除了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的账号,这是一位激进的僧侣,以愤怒的言论而闻名,这引起了人们对穆斯林的恐惧。

“太慢了”

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称会致力于解决仇恨言论问题。

Facebook在一份声明中承认,在缅甸,他们“反应太慢,以至没能防止错误信息和仇恨”。Facebook承认,对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不熟悉的国家容易受到仇恨言论的影响。

9月初,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美国参议院作证时,也回答了关于平台上仇恨言论的问题。

“仇恨言论有违我们的政策,我们会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删除。我们还公开发布了我们的仇恨言论标准,”她说。“我们非常关心民权。”

当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4月在国会作证时,他被特别询问了缅甸的事件,他表示,除了雇用更多的缅甸人之外,该公司还与当地团体合作,确定“特定的仇恨数字”并建立一个团队,以在未来更好地鉴定缅甸和其他国家出现的类似问题。

BBC的梅恩斯认为,虽然目前正在审查Facebook在缅甸的角色,但这种情况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现在肯定处于一个社交媒体内容直接影响现实生活的时代。这会影响人们投票的方式,影响人们对彼此的行为方式,并且暴力和冲突也在兴起,”她说。

“我认为,国际社会现在也清楚,他们需要加强和理解技术,并了解他们国家或其他国家社交媒体上发生的事情。”



TAG: 恶毒帖 煽动 罗兴亚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