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人物 >> 查看资讯

83岁达赖喇嘛与北京还剩最后的和解机会

大华新闻网前几日,达赖喇嘛日本表示,希望与中国“共存共荣”,展现了与北京和解的愿望。不过他在11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个由高僧组成的委员会将决定他的继任者人选,而他的继任者将是一名“高僧”,或者是“20岁左右”的僧侣,这意味着十四世达赖喇嘛向终结藏传佛教“转世灵童”的传统,迈出了关键一步。

同时,达赖喇嘛的高级特使嘉日•洛珠坚赞于10月29日在美国旧金山去世,享年69岁。嘉日洛珠曾代表达赖喇嘛与中国官员进行了9轮谈判,时间长达几十年。在2010年最后一轮谈判之后,嘉日洛珠不禁感慨,中国官员不再有邓小平和胡耀邦等昔日领导人那样的“胆魄”,情况“令人实为沮丧”。

嘉日洛珠去世代表着达赖喇嘛和中国官方谈判一个时代的结束,以后双方恐怕都将面临更为“令人沮丧”的局面。新时代,新情况,新困局,达赖喇嘛和中国政府走到新的十字路口,双方都需要作出负责任的改变,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为后世子孙留下一条通向和解、发展的道路。

达赖喇嘛已经83岁高龄,和解的机会已经不多(图源:VCG)

面对现实 和解是达赖喇嘛最好的选择

流亡藏人问题皆因1959年达赖喇嘛错误出走而起,要解决这个问题,同样需要已经83岁高龄的达赖喇嘛下决心做出正确的决断。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实现北京与达兰萨拉的和解,达赖喇嘛必然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据了解,现在全球大约有15万流亡藏人,其中生活在印度的约有10万人。这些人在印度寄人篱下,只能以难民身份生活,无法取得土地和不动产,谋生十分不易。并且在政治上流亡藏人处于被歧视的状态,在达兰萨拉警察处理藏人与印度人冲突时偏袒印度人,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达赖喇嘛对这些流亡藏人负有历史责任,他有义务带领他们结束流亡状态,找回应有的幸福生活。

与在印流亡藏人生活困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西藏近些年发展迅速,经济增长率多次位居中国各省区首位,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得以迅速提高。据统计,2017年西藏人均GDP达到5,800多美元,是印度人均GDP(约2,000美元)的2.9倍。实事求是的说,今天西藏人民的生活比在印度流亡藏人的生活富裕很多,因此,一些后来从西藏逃到达兰萨拉的藏民十分后悔,不少人期待重新回到西藏生活。

不仅期待,有些人还采取了行动。2015年5月,跟随达赖喇嘛流亡50多年的第三世安曲活佛获中国政府批准,返回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定居。此消息在印度藏族小区一度引起轩然大波,越来越多的在印藏人开始审视自己的处境和出路。面临着“人心涣散”的流亡藏区现实困境,和西藏不断走向现代化的现实,从民生的角度考虑,达赖喇嘛不难判断什么是对流亡藏民最好的选择。

今天的西藏已经今非昔比,需要达赖喇嘛再认识(图源:VCG)

另一方面,从国际层面看,中国崛起已经成为事实,其国际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大。在此情形下,达赖喇嘛的国际空间越来越小,不仅西方国家的领导人不再欢迎达赖喇嘛到访;在印度,达赖喇嘛也将面临更大的压力。不得不说,达赖喇嘛成为各国座上宾的时代已经结束,新的国际现实是,世界上每个国家都不希望达赖喇嘛成为发展对华关系的畔脚石。

所以,我们看到从2013年起,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再也没有和达赖喇嘛握手,即使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很现实的与达赖喇嘛保持了距离。在印度,今年3月政府官员被要求不得参加达赖喇嘛的纪念活动,达赖喇嘛在印度正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或许是看到了这种残酷的国际现实,2017年11月达赖喇嘛宣布,他已经任命藏人行政中央现任司政(即藏人流亡政府的总理)洛桑森格以及佛学大师、前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出任他的官方特使,无限期地代表他参加国际活动或讲话。

达赖喇嘛淡出国际视野,基本上可以预料,藏人流亡政府的国际影响力将大为降低,因为如科罗拉多大学西藏历史学专家卡洛尔•麦格拉纳汉(Carole McGranahan)所说,“国际社会对西藏的善意和关心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达赖喇嘛……对世界多数人来说,达赖喇嘛是西藏的象征。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代替达赖喇嘛。达赖喇嘛退出国际旅行,这将显示藏人在世界上的外交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岁月不饶人,毕竟达赖喇嘛已经83岁高龄,他必须面对衰老和死亡的问题。所以今天他又提出了由高僧委员会选择其继任者的难题。显然,达赖喇嘛想要终结“转世灵童”的传统,以此来与中国政府对抗。不过,必须指出,灵童转世的传统在西藏已经传承500多年,它已经成为西藏历史文化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不是十四世达赖喇嘛单方面可以废除的。

吊诡的是,尊重并传承西藏传统文化一直是达赖喇嘛坚守的信条。现在达赖喇嘛却因为政治原因,想单方面终结转世灵童的传统,如此,他不仅背叛了自己的信仰,也很可能给藏文化带来冲击和分裂。中国政府不会承认达赖喇嘛的非法作为,201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时,中国官方强调“不管十四世达赖喇嘛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否定中央政府对活佛转世的认定权”。曾任中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的朱维群也表示,决定达赖世系的存在及达赖转世从来就不是单纯宗教事务,更不是达赖个人的权利。

藏传佛教有自己的传统,达赖喇嘛应予尊重(图源:新华社)

几乎可以肯定,在达赖喇嘛圆寂后,中国西藏仍会根据“转世灵童”的传统找出第十五世达赖喇嘛。到时难免出现两个达赖喇嘛并存的状况,藏民的信仰也很可能因此陷入分裂的窘况,这或许不是十四世达赖喇嘛希望看到的景象。当然,传统的力量是强大的,由高僧委员会选出的达赖喇嘛继任者有多少可信度,藏民的心里或许会产生不少疑问。达赖喇嘛想以此来与北京对抗,其效果恐怕将大打折扣。同时,国际社会也可能不会对新选出的达赖喇嘛投以过多的关注——毕竟他不会像十四世达赖喇嘛一样拥有“诺贝尔和平奖”等光环,到时,流亡藏人将面临更加被边缘化、被遗忘的窘境。几乎可以断言,在达赖喇嘛圆寂后,流亡藏人的生活将更加困难。

达赖喇嘛希望制造更多的麻烦,将更多的问题留给藏人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今天藏人的悲剧由达赖喇嘛而生,也应该由达赖喇嘛来解。认清现在中国发展和国际变化的现实,放弃大藏区等不切实际的想法,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与北京走向和解,带领希望回到西藏的流亡藏人回家,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是达赖喇嘛最应该做出的选择。

不计前嫌 北京需展现开明态度

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历史上,达赖喇嘛出走不只是他个人的原因;现在,达赖喇嘛要回国也需要北京展现开明、包容的态度。拖,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积极面对,争取达成历史性和解,才能为民族融合发展留下值得后人尊敬的典范。

从维护国家统一、稳定、发展的大局出发,中国政府坚持反对藏独分裂势力,不和分裂势力妥协,值得充分肯定。原因很简单,只有国家统一稳定,才能有汉藏民族的和谐发展。这是毋庸置疑的规律和原则。不过,在坚持原则的同时,也需要有灵活变通的智慧,这样才能化解矛盾,解决历史遗留的问题。

北京应明白达赖喇嘛是比较理想的谈判对象(图源:VCG)

实事求是的说,达赖喇嘛与主张西藏独立的西藏青年大会(简称藏青会)还是有所不同。达赖喇嘛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放弃了西藏独立的主张,并因此不断遭到激进藏独势力的质疑。对于流亡藏人内部观念的分化,北京应放下不必要的历史包袱,以争取和解的态度,积极与达赖喇嘛接触,尝试找到双方的公约数,化解藏独危机。

流亡藏人问题已经持续近60年,达赖喇嘛也即将走到人生的终点,这一历史难题确实到了该解决的时候。如果中国政府认为等达赖喇嘛圆寂,藏独问题就基本上解决了,这或许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恐怕很难变成现实。现在藏独势力还一定程度上受到达赖喇嘛的制约,一旦达赖喇嘛去世,藏独势力有可能变得更加激进,不断在中国西藏制造骚乱,想必这不是北京希望看到的景象。

再说,即使藏独势力没有因此变得更加激进,达赖喇嘛在印度圆寂,并推出新的达赖喇嘛与中国选出的达赖喇嘛争正统,这无疑将是北京更难解决的难题。因此,与达赖喇嘛谈判,最终走向和解,欢迎达赖喇嘛回国是比较理想的选择。一旦达赖喇嘛回到中国,持续60年的流亡藏人难题有望得到解决,藏独也会因此变得势单力薄,难以获得更多人的支持。

所以说,为民族融合和国家发展考量,北京有必要对达赖喇嘛敞开谈判的大门,像其所宣称的那样以开放、自信、包容的态度欢迎达赖喇嘛回国;同样,作为宗教领袖的达赖喇嘛也应该发扬普度众生的佛教精神,以全体藏民和中华民族的福祉为依归,放下政治芥蒂,用和解开创西藏和国家发展的新未来。



TAG: 佛教 西藏问题 达赖喇嘛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