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台湾 >> 要闻 >> 查看资讯

焦点:政治地震引发民意海啸 蓝绿权力格局遭遇大变局

导语

大华新闻网台湾“九合一”选情焦灼,由“韩国瑜现象”所引发的台湾政坛地震将在这次选举结束后,带来一连串政治效应,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主任研究员、中国政法大学台湾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曹瑞泰在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时指出,这场政治地震所带来的民意海啸将对台湾现有蓝绿权力格局形成巨大冲击。


多维 :台湾这次“九合一”选举最大的看点可能就是高雄的韩国瑜了,可以说他是整个选举的一个亮点,作为蓝营的候选人,他有很多与传统国民党政治人物不同的地方,您是如何看待“韩国瑜现象”的?

曹瑞泰 :韩国瑜的个性非常豪迈、直爽、不拘小节,而且他很有智慧。他是外省第二代,他生在这块土地,长在这块土地,而且他在年轻的时候因为他父亲是国民党的军人,所以他也在眷区待过,他的年少时代也苦过、也混过、也轻狂过,甚至在他当立法委员的时候也堕落过。可是他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他可以自我反省,甚至自我改造和提升,所以他虽然跟国民党旧的文化不太契合,但是终于在现在这个对的时间、对的地点让高雄长久以来压抑着不满和无奈的民意,甚至期盼已久的这种心意,能够跟韩国瑜所展现的这些特质结合起来,就像天龙地火一样,密合在一起。

这一次“韩国瑜现象”就像一个海沟型的大地震,它的震源不是在高雄市的当地,是外来的,台湾的海岛外面有很多海沟,这种海沟的地震,有时候震出来的力量是很大的,跟震源在当地所震出来的,其实不太一样,它的效应也不太一样。那韩国瑜他不是高雄人,可是却在高雄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出现了“韩国瑜现象”等,这个就像一个海沟型的大地震,它的根源不是在高雄,但是它的地震所爆发的能量却是在高雄。所以这个海沟型的大地震炸出来“民力”,就是人民的力量,把民进党震的七荤八素的,而且到现在还搞不太清楚现在被震垮的原因。

可是海沟型的地震还不是最可怕的,也不是说震完就结束了,接下来会引发的“海啸”才是最可怕的,接下来引发的“民意海啸”才是冲毁民进党龙王庙的一个关键,因为这个就像日本的3·11大地震,它的地震震完了以后还有海啸,甚至引发了核电场的爆炸等等。这就是所谓的海沟型大地震。

另外一个,韩国瑜是一个非典型的国民党员,他不太受传统国民党文化所羁绊。从韩国瑜的从政经历来看,他是1957年出生的,现在61岁,但对国民党的老人来讲,他属于中生代,国民党的中生代几乎是没有机会的,他是这里面的“奇葩”,他还算是有机会的。所以在国民党几乎看不太出来有一些中生代,比较高龄的现在都还在台面上。所以国民党的中生代是被压抑的中生代,他是一个国民党中生代里面的“奇葩”。所以说这几年来,国民党不仅被民意唾弃,更是被民进党打趴在地,在这种现象之下,现在的国民党的老人们不仅无力反抗,连吸引中生代或新生代的力量,让国民党重新茁壮或恢复元气的力量都没有。

不要说民气没有像国民党这一方面移过去,原本支持国民党的,国民党所依靠的地方派系也都溃散了。可以说当下的国民党他是比高雄的又老又穷更惨,几乎就是个破落户,因为它被民进党追杀,形成了一个破落户的写照。

而这个时间韩国瑜被下放,他当时被下放到高雄的,但是确实是这个样子才是人、事、时、地、物的一个最佳结合。因为高雄这几十年来形成了一个又老又穷的状况,当然高雄也有一些富裕层,可是高雄的大部分,一个是劳工阶级多,另外一个以前的高雄县是典型的农民县,这几年经济越来越萎缩,所以虽然高雄很多建设是看得见的,看起来好像类似一个观光都市,多了很多景点可以看,可在这些包装亮丽的外衣之下,人民的生活其实是很辛苦的,高雄负债3,000多亿,这些是借来建设的,跟让高雄人赚钱过好的生活是不一样的。

所以这个时间点韩国瑜被下放到高雄,是人、事、时、地、物的一个最佳结合,他吸引了民意也可以凝聚蓝营的支持力,可是这个不是传统国民党的原先铁票,或者是国民党支持者的回归,而是一个新整合的“民力”,而且是将摧毁民进党政权,甚至是改造国民党的一个新的“民力”。

所以归纳来说,韩国瑜的声势和能量不仅从高雄开始震毁了民进党的傲慢、空心的权力结构,也会让国民党传统的老人掌权的结构,以及跟派系挂钩的文化,整个都边缘化。也就是让国民党现有的老机构靠边站了。这样的情况下,中生代跟新生代这一批就会崛起,也是国民党再生的一个契机。

另外韩国瑜对台湾来说,对整个高雄来说,因为他在台湾是外省和本省的混种,所以就能够在墨绿的高雄蹿起来,代表台湾的省籍情节已经烟消云散了,而且族群融合也已经落地生根了,所以要想再用省籍对立、用悲情分化的这种选战策略已经失效了。

多维:韩国瑜和柯文哲其实都是非典型的政治人物,现在的台湾是不是已经出现了一种对传统政治人物失去信心的情况?未来是否会进入一个属于非传统政治人物的时代?而韩国瑜与柯文哲这两个人有何异同?

曹瑞泰:韩国瑜跟柯文哲是完全不同的人。柯文哲是典型的台湾传统精英。因为台湾在日据时代没有办法培育出其他领域的人才,当时的台湾人如果要读书、深造的话,只允许往医学的方向发展,所以日据时代台湾是没有法政人才的,都是医生当家。到现在为止,在台湾社会很多人都把医生当成精英,柯文哲是一个典型的代表。所以柯文哲的家庭背景、经济实力都有一定水准,那当然他也是社会的精英,所以当医生累计了一定的财富、地位,甚至在社会上是被人尊敬的,这个是很典型的台湾传统的精英。

但是韩国瑜是不一样的,他是外省第二代,从他的成长背景看,他的智力很好,也蛮优秀的,可是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做过小混混的,所以他的成长过程其实是非常接地气的,他不是那种用功型的,一直读书,然后一直往上走,这是典型的医生精英型,而他是一个叛逆型的。

再看政治方面,柯文哲当市长以前他完全是政治素人,他只有当医生的经历,顶多就是带个医生团队在台大。但是韩国瑜是已经有立法委员、副市长等等诸多的政治历练。所以他相当了解官场的文化跟市政的治理,虽然韩国瑜跟柯文哲这两个人都是高智慧,而且都直爽,甚至能言善辩,深受选民的喜爱,非常有人气。但是不同的是韩国瑜更具有草根性、接地气,所以在选战方面无论是“空战”,就是运用网络媒体,或者是所谓的“陆战”,就是传统选举的地域动员、拜票等等,这一方面他都比柯文哲更胜一筹。

所以如果没有“韩国瑜效应”,原本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韩国瑜效应爆发之后整个局势就改观了,因为民进党在台北市本来实力就不足,以前陈水扁会当选台北市长都是国民党分裂,才让陈水扁有了机会,所以在台北分裂的一方就会倒霉,因为会形成实力不足。民进党在台北市的实力本来就是比较弱的,柯文哲因为用他所谓的“白色力量”获得了中间选民的支持,再加上绿营的加持,原本胜选是没有问题的。即使姚文智最后被推出来,也是民进党的策略运用而已。

但是韩国瑜效应一出来,丁守中声势随之水涨船高,所以民进党一定要回防,一定要巩固传统的支持者,不然就溃散了。现在的结果就会变成蓝绿夹杀柯文哲,所以台北市长的选举,从来就是分裂的一方败选,柯文哲虽然号称“白色力量”,中性,但是他终究还是需要绿营的大力支持才能胜选,可是这个结构现在已经破了,他只剩下部分年轻选民跟中间选民,除非绿营支持者的弃保效应发生,不然要当选很难。所以现在对绿营的支持者,尤其浅绿的,心中的抉择是蛮难的,蛮痛苦的。

柯文哲在任内对台北市的建设也是有一定的贡献,不管在道路,不管在软硬体,他都有一定的贡献,凭他的才干老实说是扎扎实实的。但是他在第一次选举的时候主打的所谓的“大巨蛋”、“运动场”这些所谓的“五大弊案”,打到现在,因为当时讲的太大,他直言口快,本来打成违法的弊案,现在弊案变成悬案,悬案到现在悬而未决,深陷泥沼,成为柯文哲政绩的一个致命伤。这个是对柯文哲最不利的一点。

所以如果韩国瑜当选了,后续的海啸可能将冲毁台湾现有的政治势力结构,整个局势将继续转变,不仅蔡英文将失去党主席之职,无缘2020年总统大选,民进党内部的权力结构也会随之变动,所以像现在在日本任职当外交官的谢长廷赶回台湾加入选举,陈水扁、苏贞昌这一些党内派系的掌门人都跳上台面,其实这就是个回防布局,我们就可以看见民进党内的风云即将再起,海啸的力量会再一次来临。所以即使到了那个时候柯文哲是不是还能够有实力进攻总统大位,现在还难以预测,但是他的机率已经大为降低了。

多维:柯文哲2020年竞逐总统大位几率如果降低的话,那么这次的韩国瑜效应,对蓝营2020年大选会更加有利?韩国瑜本人未来有没有这样的打算呢?

曹瑞泰:韩国瑜应该不会去竞争2020年的总统大选,他会有一些像类似“马英九效应”,会被拱出来,在一个政治不安定、民生困顿的一个场合,总是希望有能人能够出来,有新人能够出来治理这个国家。可是韩国瑜他不会在2020年出来,如果他没有当选,是有机会的。但是在现在这种状况下,他很可能会当选,他当选就不会出来选2020年的总统。

其实“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这两个是一个契合点,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韩国瑜效应跟接下来的“地震”跟“海啸”是不是能创造另外一个国民党的领袖性人物,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有这个可能性。因为国民党不是没有人,只是国民党的中生代几乎都是在老人文化结构里面失去了战力,甚至都离开了政界,尤其在民进党这么强势的竞争、打压的情况下。所以国民党的人才是散的,韩国瑜就是个典型,本来韩国瑜已经不在国民党的系统了,所以是“时势造英雄”,也是“英雄造时势”。

国民党没有人才是不可能的,因为几十年来台湾的成就很多就靠这一批人才,只是已经溃散了,是不是有一个新的人物在这个时势里面出来,还是有机会的,环境也都是有的,是否会在这个时间点会造就出来,现在还没有办法知道,但是它是有机会的。

多维:怎么看韩国瑜在两岸关系上最近的表态?这次他在辩论时明确表达了支持“九二共识”的立场,但另一方面,通常情况下,这种支持“一中”的表态会成为“选票毒药”。这是否会对他这次竞选高雄市长产生影响?如果最终韩国瑜当选,他具体在两岸关系上会有哪些动作?

曹瑞泰:韩国瑜他已经公开讲了,他完全支持“九二共识”,而且他的表态,就选举来讲的话,没有引起负面效果。民进党想拉到一个统独层次的来打,但是打下去民众没有反应,为什么民众没有反应?很明显的就是,现在两岸经贸其实在整个数额上还是非常亮丽的,可是重点是这一些都是两岸之间的大企业、主流企业互相之间的贸易往来,真正的老百姓、农民、个体户是没有办法受惠的。所以在这之前一个不管是农产、水产各方面都还能够销到大陆,所以农民的生活即使有天灾,他们的收入还是相对比较好的,但是这几年来几乎完全断绝了。

民进党也拿不出方法改善,甚至民进党一直要加入其他的不管是南进,还是想跟美国或是日本签各式各样的协定,包括自由贸易协定(FTA),是徒劳无功,只是对美国价值,这些世界主流的价值体系把它框住,而对渔民过渡捕捞,有太多的限制,可是这些限制对大企业还可以承受,你对小渔民根本受不了,经不起罚的。所以农民、渔民都很惨,民进党没有办法改善,完全就变成了嘴巴在讲,政策实际作为都没有落到基层、落到民众。就像韩国瑜讲的,形成又老又穷,所以高雄的人力都外流,尤其精英很多都外流,现在高雄就是一个老人宜居的城市。

高雄的人口不应该那么少,所以真的是漂出去了,如果回到这一次的选举投票来讲,这一些外溢、北漂的人口能够回到高雄去投票,那个绝对不是几千票的,都是几万,甚至十万为单位在计数,是可以改变的,因为以前很多人是不会去投票的,因为失望。而且看经济发展、营生立足的根基,即使回到高雄发展,很多人是没有立足之地的,所以在高雄很多是没有办法,移不出来,能在外面发展的都在外面发展,才会形成这么大的效应。北漂的会形成一股很大的力量会左右这一次的选举,当然北漂里面,民进党也动员了一些它的支持者会去,这就是比例上的问题了。

多维:前面提到的“海啸”的问题,这里的“海啸”具体会体现在哪些层面?

曹瑞泰:“海啸”接下来会形成连锁反应,首先,它一定会改变国民党的结构,它也会摧毁民进党现有的结构,所以接下来的台湾政治会走到另外一边,如果是民主进程来讲,它也会走到另外一边。现在民进党上台之后,它所强调的这些政策,尤其这一次,蔡英文提出来的广告词,她说:“改革不回头,斗阵顾台湾”,她也强调改革会伤会痛,但是为了下一代人,一定要改革,这是她所讲的,可是她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因为她到现在还这种想法,认为她所有的改革其实会造成一个伤痛,所以老百姓不支持她,这个有一点层面可能是10%,当然会伤会痛,但是真正90%的不是这个原因。因为大家已经看清楚,她也是一直再利用,甚至在借用中华民国这个名号推行实质的“台独”,所以她所采取的策略是符合民进党跟少数深绿支持者思维跟利益的,但事实上不符合多数台湾民众的利益,反而成为台湾民众的负担,甚至经济上的一个苦难。

从转型正义来讲,蔡英文所推的转型正义,真的是台湾老百姓心里面所想的吗?不是啊。她的正义跟她的操作手法不是老百姓心里面所想的,她用这种抄家灭族的手法台湾老百姓是不高兴的,认为她是在斗争,是在报复,是在摧毁另外一个政党。如果另外一个政党,被你摧毁了,都没有了,那只剩下民进党,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就没有制衡的力量了吗?老百姓会觉得她怎么做得这么过分?一般人跟人之间不是这样,台湾受儒家文化影响很深,老百姓是很善良的,所以民进党少数人,尤其是深绿的思维,并不等同于老百姓的思维。所以她在这一些报复政策上的作为,老百姓都看在心里。去中国化,去儒家文化,结构整个台湾,其实老百姓都看在心里,这个是属于政治文化层面。

在经济面更是如此,所谓的无核家园,绿能政策,搞得整个台湾乌烟瘴气,全台湾除了东部花莲之外,越来越没有干净的空气,而且电力不足。电力已经不稳定了,她还在坚持,还在硬熬,没有电力,产业就起不来,经济就停滞,这是必然的。以现在这种状况,供应平常的就已经捉襟见肘了,何况如果产业要再提升的话,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在经济面,不管是南向政策,还是对内发展,她都没有办法。她就是用所谓的8,000亿的前瞻建设,她的前瞻建设其实是和一些民进党支持者的分赃政策。因为真正的前瞻是技术性的,是有未来性的,是跟在地经济可以相连接,是一个引擎可以带动的,结果这一些都看不到。所以在经济方面台湾最大的不是这些大企业,台湾最大的还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跟这些一般的上班族、劳动阶级都很辛苦,他们没有机会了。

所以韩国瑜效应引起的“海啸”,必然造成民进党里面整个权力结构的变动,国民党也一样。所衍生的,可以预测,民进党的下一次总统候选人绝对不是蔡英文,蔡英文没有被扫地出门就已经是万幸了,因为蔡英文她不是典型的,也不是传统的民进党人。她是半路加入民进党的,应该可以说她当时借李登辉之力,由李登辉推进民进党的,再为陈水扁所用,再上来的。

所以所谓的鹰派实际上是空的,总统当选之后她说自己是鹰派,鹰派成了最大派,可是她是空的,她在位的时候旁边都是新潮流系,因为她要民进党最大派系——新潮流系的后院,她才有能力推动下去,不然她在民进党里面是受站不住的。可是这一波一来,都震垮了,新潮流现在在台面上,到时候都会受伤。所以现在各个派系的“掌门人”这些山头都跳出来之后,会越跳越多,人都会出来。



TAG: 九合一选举 台湾选举 韩国瑜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