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中美贸易战停火的特别角落:北京如何拯救特朗普票仓

大华新闻网北京时间12月4日前后,美国各方在中美贸易战问题上的莫衷一是开始吸引外界的注意力。美商务部长努钦、白宫贸易顾问库德洛、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白宫各方的发言在某些细节上的差异让观察家们联想到了中美对峙的分歧之处。可以想象,中美未来90天内出现反复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了。

不过,当外界津津乐道于中美在90天内的反复时,北京与华盛顿在禁毒领域商定的细节似乎将成为本次模棱两可的对话中为数不多有望得到明确落实的细节。

考虑到美国占全球5%人口却消耗了全球80%的阿片类药物(opioid),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最大的支持者又是有滥用药物病史的美国“锈带”蓝领“中产”居民。加之美国约有9,180万12岁以上的美国人使用阿片类处方药,超过1,150万人承认滥用阿片类药物。北京此举或许就可算挽救了特朗普政府的票仓,以及近三分之一的美国人。

未来90天内可确认的成果

对分析人士来说,中美首脑在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的对话与接触可能正在随着双方高层的表态,逐渐显出模棱两可的因素:譬如“就经贸问题达成共识”的中美元首会晤后,中美双方彼此发布的消息与声明是存在差别的。当中国外交部在此后的记者会上仍选择传统态度回避细节时,中美双方在“禁毒合作”尤其是对芬太尼问题上的明确表述就突出了许多。

在美国,约有三分之一的国民有使用麻醉剂的经历,上千万人几乎成瘾(图源:VCG)

尽管北京暂时仍未就是否会“向美方引渡被控生产芬太尼的中国人”等尖锐问题给出明确表态,但北京此前“高度关注并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应对芬太尼类物质的走私和滥用问题”的立场足以问题。这恐怕也将成为中美未来难分输赢的90天对峙中唯一能得到确认的细节。

对长期苦于药物滥用的美国各界来说,北京能在美方无端指责之际做出愿意合作的姿势,这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对前不久中期选举不利,甚至被中美贸易战直击票仓之一艾奥瓦州的特朗普阵营来说,中方此举就算是在帮助白宫挽救其票仓了。即便这一问题本与中国无关。

资料显示,美国境内滥用药物的重灾区是该国以前的煤炭开采区,如肯塔基、西弗吉尼亚和田纳西州,以及其“锈带”地区,如密歇根、俄亥俄、印第安纳和宾夕法尼亚州等。上述各州除去宾夕法尼亚州在近期的中期选举后被民主党翻盘外,其他各区域仍是共和党与特朗普阵营的重要票仓。这一区域的药物滥用问题是美国社会近十几年来难以根除的痼疾。

特朗普上台后虽然大刀阔斧,但美国对芬太尼等新型麻醉品的滥用恰恰是自他上台后出现的问题

分析认为,美国的医药集团、非法诊所以及其他基层单位造成了该国几十年来对阿片类药物的依赖,其中羧考酮类药物(Oxycodone,如奥施康定、波拷赛特等)、氢可酮类药物(Vicodin,如维可丁等)、可待因类药物(Codeine)就成了瘾君子的选择。

此外,美国社会战后60年代形成的流行文化导致该国对麻醉剂及软性毒品仍持有相对宽容的心态。加之美国食品、司法、药监等单位对普度、强生等大型医药集团干预不力,这就让美国民间出现了麻醉品横行,普通人可凭医生处方仰药“吸毒”的局面。

从这里看去,美国国会专家小组等机构将这一区域的药物滥用归咎于“中国产非法芬太尼”的结论无疑是武断的。而北京出于人道主义采取的行动,就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滥用麻醉剂带来美国悲剧

事实上,环顾芬太尼诞生至今几十年的历史,外界应该发现这种药物在美国的滥用与华盛顿自身的态度分不开。

芬太尼自60年代由强生旗下比利时杨森药厂研发后,全球其他地区长期将其视为管制药品,严格应用于全身麻醉等手术。美国却在90年代率先放行了杨森药厂的“多瑞吉”芬太尼贴膜和瑟法隆(Cephalon,现属梯华旗下)公司的“Actiq”芬太尼含片锭剂。

尽管“多瑞吉”与“Actiq”两类药品大都属于癌症患者的镇痛药物,需要持处方才能取得。但美国医疗系统号称“药片磨坊”(pill mill)的基层诊所就让很多人能够取得大量的相关处方,并使之流入非法传播渠道。

对美国来说,“中国制芬太尼”的历史直到2016年才算正式登场。美国执法机关在2016年11月破获一处赞安诺(Xanax,即阿普唑仑)合成实验室时,在随后提审案犯期间才得知了毒贩疑似“从中国购买芬太尼粉末”的相关情报,美国各界也随之开始对中国口诛笔伐。这种局面就与中国外交部的抱怨相吻合:当美国国内的毒贩实验室“设计”出新型毒品时,美方虽一再指责中方是其国内芬太尼类物质的重要源头,但从来没有向中方提供准确的数据和有效的证据,通报的情报线索也十分有限。

和贸易战问题类似,特朗普试图把芬太尼问题也迁怒于中国

说到底,芬太尼等及“新精神活性物质”问题是国际性问题。大多数类似新型毒品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实验室中“设计”出来的,其深加工环节和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这些国家。美国国内目前出现的芬太尼类物质滥用问题,是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美国政府在减少需求方面本可以做得更多,但他们扮演的角色无疑令人失望。

相比之下,北京在打击麻醉品问题上扮演的角色就积极的多。

截至2018年12月,中国已经对25种芬太尼类物质和两种芬太尼前体形成监管态势。对美方通报的贩卖芬太尼类物质的线索,中国的执法机关也都积极核查,并及时地反馈给美方。在2017年10月的中美禁毒情报交流会上,中方已将400余条寻购芬太尼的情报通报给了美方。到2018年,中美还联手破获了一起跨国贩毒大案。

在中国主要药企已经确认并无输美订单之际,华盛顿所应该做的也许就只剩下强化管制与执法查缉,同时在未来的90天内继续维持与中方的合作。



TAG: 习特会 习近平 特朗普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