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评论 >> 世界看中国 >> 查看资讯

ofo被上千万人追讨押金 谁玩坏了中国的共享经济

2018年12月17日,位于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退押金的长队从公司五层一直排到了一层的大楼外(图源:VCG)

2017年8月4日,两辆“巨无霸”版的ofo小黄车出现在上海黄浦区新永安路靠近外滩街头(图源:VCG)

大华新闻网)2018年,对曾经风光无限的中国共享单车巨头ofo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年。

最近几天它频上热搜榜,先是有大陆网友称自己假装外国人用英文给ofo写投诉邮件,享受到超国民待遇成功“骗”回了迟迟退不到手的押金。接着,新闻又报出12月17日ofo用户在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排起退押金长队,排队的队伍从五楼延伸到了一楼大厅甚至附近商场及大楼外空地。

而在线退押金的队伍则更为浩荡,有网友晒出自己排位九百多万的号码牌,至北京时间12月18日20时37分,ofo排队退押金用户已突破1,000万人。对ofo而言,仅是线上申请,待退的押金总额即超过十亿。

有网民爆料称,自己12月17日向ofo申请退押金时的排名为1,469,780位,次日排名变为1,461,692位,由此推知一天之内仅有8,088人得以成功退款。对于上千万人最终能否退到押金、何时能退到,很多人心里都没底。

2017年7月1日,ofo共享单车之小黄人大眼车亮相北京街头(图源:VCG)

2017年3月29日,损坏了的ofo共享单车被收集到北京一处维修站(图源:Getty)

中国大陆最初的共享单车在校园诞生,2014年北京大学毕业生戴威与4名合伙人共同创立ofo,其初衷在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2015年共享单车开始进入大众视野,2016年则被视为共享单车“狂欢”之年。

作为共享经济的新形态,共享单车为解决“最先一公里”“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而面世,无需专门办卡,APP扫码取车,通过导航定位、扫码解锁、随骑随停,互联网支付4个步骤完成整个骑行过程。

较之公交、地铁、公共自行车,共享单车低碳、绿色、方便,关键收费还低,一经面世好评如潮,在资本加持和舆论推动下,摩拜、ofo、优拜、永安行、小鸣、小蓝、悟空单车等数十家共享单车企业在大陆相继成立并大肆扩张。

此次陷入困境的小黄车ofo从2016年到2017年7月开展了7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2017年1月11日,ofo发布“2017城市战略”,以“一天一城”的速度在10天内密集进入11座城市,短短112天ofo就让小黄车在67座城市中穿行。

分析人士认为,共享单车在中国的异军突起背后有三个重要因素:大量寻找去处的资金,一个好创意,以及政府的支持。在西方看来,中国基于智能手机的移动支付系统处于全球领先水平,这亦使得共享模式的推行较之他国更为便利。

但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伴随着乱停乱放影响市容、资本蜂涌而入赢利模式一直不清晰等深层次的危机。

2017年下半年开始,一度红火的中国共享单车领域进入寒冬期,各种品牌的共享单车接连倒下,就连骑行口碑上佳、用户量第三的小蓝单车也因融资不利被迫“卖身”。在即将过去的2018年,共享单车品牌Gobee Bike、小鸣单车进入了破产清算期,tibike、牛拜单车已停止运营……共享单车另一大巨头摩拜单车放弃独立运营,“卖身”美团。

伴随着共享单车寒潮来袭,一段时期以来,ofo小黄车深陷在资金链断裂、供应商逼宫、破产卖身等各种源源不断的真假负面新闻中。

云南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发布的11月份《昆明市共享单车运营管理考核情况通报》显示,ofo已连续4个月在该市考核中排名倒数第一,且ofo的管理已处于现场无运维人员、应急无响应、车辆无人管的“三无”状态,亦因于此,该机构决定从12月起不再对ofo单车进行考核。
   
另一方面,ofo还面临更为急迫的困境——债务。2018年至今,已有18家企业因运输合同纠纷、房屋租赁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原因与ofo对簿公堂。

此番ofo因被上千万人追讨押金而频上热搜榜,退押金的民众用行动表达了对ofo日后发展的不信任。究竟是谁玩坏了中国的共享经济?

在业界人士看来,共享单车最核心的故事线应该是商业,而不是情怀。从诞生开始,共享单车就没有看到过盈利的可能性,其核心价值是成为互联网公司连接线下世界的重要场景,这种强附庸关系导致它的核心商业故事一直没有真正讲圆。

今年,已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就创业的想像力而言,这可能是最好的时代,但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市场上“共享经济”的火热,更多是资本和创业者在寻找新增长点。也正是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下,共享经济亦在迅速与初衷背道而驰。

戴威或许真的已失去了扭转梦想故事走向的最佳时机,对于2019年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易观汽车出行行业分析师孙乃悦认为,当下共享单车行业的数据尚未被充分挖掘和利用,但行业未来会越来越成熟。在哈罗背靠阿里,摩拜背靠美团等的情况下,行业数据会逐渐被深入挖掘和利用。

从数据上来看,中国初创企业的平均寿命,仅有3.7年。在中国一经出现便风靡全国并发展迅猛的共享单车服务曾成功打入日本等海外市场,但没多久便败走麦城。对此,有日本媒体撰稿人原岛大介指出,中国式经营的优点是敢想敢干,雷厉风行,但与之伴生的,就是缺乏进入实际运作后的规划,可持续性不强,非常盲目。在他看来,也许经营的最好模式便是先发挥中国人的行动力,再由日本人推敲持续经营规划。如此,像共享单车这种新生经营理念或许才会健康稳定地发展下去。

对此言论,敏感的中国人听了可能会不舒服,但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或许更是一种警醒。



TAG: 共享单车 共享经济 社会热点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