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港澳 >> 要闻 >> 香港 >> 查看资讯

观察:林郑月娥要和建制派闹翻了吗?

(大华新闻网香港政府把长者申领综援的门槛提升至65岁的决定,在当下惹来了巨大的社会争议。特首林郑月娥此前出席城市立法会的答问会时,多番强调不会撤回决定,又指内容早已存在于香港最新的拨款条例草案的预算开支列表中,并反问全体立法会议员,是否记得决定是获得了各位投下赞成票的。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当下正陷入与立法议员们的激烈政治冲突之中,而这种不分政治光谱针对特首的政治交锋,在香港极为罕见(图源:Reuters)

作为回应,香港的建制派和泛民主派议员全体对林郑的说法表达了强烈不满——这种情况在香港过往的行政与立法互动中极为罕见。

香港民建联的陈克勤批评,港府绕过程序,在政策实施前未有再咨询立法会福利事务委员会,陈克勤亦指,该党一直反对提高申请长者综援的年龄,又指港府不应把政策捆绑在财政预算案中,批评做法对香港人太不公道;香港民建联的梁志祥则直言,对林郑的说法感到震惊,强调自身所在的这个建制派政党一直关注着这个议题,并多次与相关的港府机构反映意见;香港工党的张超雄及社福界立法会议员邵家臻亦炮轰林郑的说法;香港新民党的容海恩更是批评林郑言论是“不准确及不负责任”,甚至指责“特首赖皮”。

关于长者综援申领资格一事,之所以引起香港的广泛反对,除了一定包含有政策的失当外,林郑在立法会将责任推诿给议员们,指出是他们通过议案的甩责行为,也是引发香港政界和社会怨气的一大导火索。风波当中,尽管林郑的确在程序正义上占尽了道理,批准这份议案的议员们对此也是如鲠在喉,但某种程度上,林郑的说法也存在着一些谬误,说穿了,这位女性特首当下的表现,不过是在以政治“花招”混淆视听。

参考资料,2018年的确有43名立法会议员就这个议案投下了赞成票,而当中40人都是建制派成员。尽管一时之间,香港的社会舆论将矛盾转向了立法会,而林郑的反击固然为她赢得了一些分数,最少将部分责任甩给了理应负责把关的立法会。然而,只要想深一层,即可发现林郑的错谬。

首先,早在议案获得通过之前,立法会及香港社会的反对声音就早已相当清晰,预算案的赞成票并不能被林郑用来混淆视听。在此之前,前任特首梁振英在没有向社会进行任何咨询的情况下,于2017年的港府《施政报告》中,就提出过收紧长者综援资格,包括香港社会服务联会在内的香港社福界政治群体早已表示过反对,担心此举会加重60岁至64岁的香港老龄人口的生活负担,而立法会更是在2017年至2018年间,最少三度对此类议题表示过关注或反对。

由此可见,林郑不可能推说,称立法会没有过明确表态反对。而港府多次被议员们问及为什么不先在城市进行广泛的公众咨询,而林郑只推说政策是上届港府制订的理由,这基本上没有什么说服力可言,港府贸然提高占比不容忽视的香港老龄人口的综援门槛,却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能显示民意的理据和解释。

而正如一些立法会议员所指出的,港府既然已提出了提高长者综援的门槛至65岁,议员们就不可能在现场提出动议程序,将议案的准则还原至60岁——这只会令最终开支比起港府原本的预算案多。因为按照香港立法会规定,议员们一般只能动议削减开支的项目,若遇到个别修正案会增加开支,那么按照程序,必须由获委派的港府官员来提出动议。

这个规定,从政多年的林郑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议员们当下最多也只能反复质问政策施行的理据,而无任何能力要求撤回或更改议案,试问他们如何阻止新措施生效?林郑将责任归咎于立法会议员,便是在推卸责任。

正因为如此,目前有民间声音提议,香港立法会议员应该以否决财政预算案作为筹码,逼港府撤回措施,然而,这是林郑月娥作为特首希望得到的最终局面吗?如果香港的行政及立法机关磋商政策,沦落到动辄就要诉诸威胁等方式,又如何能实现长久的政通人和?但遗憾的是,林郑当前激化矛盾的举动,正在令事态可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若然真的如此,只怕届时,林郑会反过来站在道德高地,批评香港的议员们不懂政治妥协,只会零和博弈,如果非要将政界气氛激化到这个地步,这才是林郑执政的最大误区。

能够随机应变,将政治矛头的责任即时转移给立法会,从政多年的林郑的确展现出了其政治头脑,然而,身为特首的她,已不再只是一个总是善于打发立法会的资深政务官了,她需要的不是政治“小聪明”,而是一个政治家应有的大智慧和远见。但仅在长者综援的处理上,只怕她已经令社会大失所望。



TAG: 香港政治 香港观察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