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健康 >> 健康快递 >> 查看资讯

她们通过精子库生下5个娃 竟跟邻居的孩子“撞爹”

话说,自从有了精子库的存在,很多单身人士和同性伴侣都把借精生子作为组成家庭和拥有孩子的最佳方式之一。

不过,因为捐精志愿者如今依旧相对短缺,导致了很多因此出生的孩子有着极高的“撞爹”概率。

再加上机构对捐精志愿者身份的保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些孩子恰好遇到亲爹的另一个孩子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于是,越来越多有着相似家庭背景的人开始呼吁:捐精者的精子都捐给谁了?我们也有权利知道啊!

一对来自澳大利亚的同性伴侣就用自己孩子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这种巧合是真的存在的。

她们曾通过精子捐赠产下的五位子女,一次偶尔中得知,与自己同住一个社区的邻居家的孩子,居然跟自家儿子是同父异母的亲生兄妹!

简单的调查后,他们更是发现自家子女在全澳大利亚竟然还有四十多位彼此有着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

40岁的Shannon Ashton和妻子Lisa生活在布里斯班。

和很多情侣一样,从恋爱开始,她们就在盼望着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当时,亲朋好友给了她们两条建议:向政府提交资料,领养孩子;或者从精子库里选择合适的精子,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怀孕生子。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研究和讨论后,Shannon和Lisa选择了后者。

在当地医院,她们相中了一位有着淡蓝色眼睛、潇洒帅气的冲浪选手捐赠的精子。

于是,在十几年中,Shannon和Lisa先后使用John的精子诞下了15岁的儿子Zac、13岁的女儿Darcy、8岁的Mackie、4岁的Caelan、还有刚刚1岁的小公主Delaney。

五个孩子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数的快乐。

Shannon和Lisa也从未觉得这种借精生子的方式会给孩子的未来带来烦恼和困惑。

可是几年前一次意外的巧合却打破了这家人生活的宁静。

那时候,Shannon和Lisa经常把年纪尚幼的儿子Zac放在一家邻居办的日托所让他们帮忙照看。这里加上Zac一共只有四个小朋友。

很快,这个小团体的家长也逐渐熟悉了起来。

尤其其中一位女孩的家长也是由两位妈妈组成,这引起了Shannon的注意。

于是Shannon主动和她们谈起孩子们的身世。

没想到,对方告诉Shannon,她们女儿的生父,是一名蓝色眼睛的冲浪选手。

这细节引起了Shannon的怀疑:同样是人工授精,捐精者有着同样的背景。

会不会有这么一种巧合,这对情侣和她用的精子是来自同一个人呢?

经过更为详细的询问,Shannon的猜测被印证了——

这对情侣的女儿和Zac正是同父异母的亲生兄妹。

得知这个消息,Shannon又惊又喜。

原来,从决定以这种方式生育子女的那天开始,Shannon和伴侣就打算,等到孩子十八岁的那天,她们就会把一切身世和生父的联系方式坦诚的告诉他们,同时也由他们自主决定是否要和父亲取得联系。

然而从2014年开始,布里斯班所在的昆士兰州的法律进行了更改——捐精者的隐私将受到更多的保护。这意味着,那些通过精子库生下的孩子将永远无法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是谁。这也包括Shannon和Lisa的孩子们。

可戏剧化的一幕来得如此之快,Zac意外的遇到了有着血缘关系的妹妹,这位妹妹竟然还是自己的邻居。

来自不同家庭亲兄妹能相互陪伴着一起长大,这件事儿简直太难得了!

不过,抱着这样想法的人只有Shannon一家。

在她们还想着约对方一家人一起出行的时候,那个小姑娘不仅再也没有出现在日托班,甚至很快那家人就搬离了这个社区,切断了和Shannon的联系。

儿子的亲妹妹就这样消失掉了,这让Shannon觉得有些遗憾,

可是很快她又有了新的想法:到底她的五个孩子在外面还有多少个像这样的兄弟姐妹呢?

从昆士兰的生育小组,Shannon得到了一个让她更意外的答案:

这位神秘爸爸,竟然已经通过捐精的方式在全国各地生下了包括自己孩子在内的48个孩子!

原来在十几年前,愿意匿名提供精子的志愿者比现在更为稀少。

尤其像是在Shannon所在的小型社区,精子库的存货量根本寥寥无几。于是Shannon和一些同样有着生育需求的单身母亲、同性伴侣,就不得不来到同一家诊所进行测试和精子挑选,这就导致了孩子“撞爹”的概率非常的大……

得知了这个结果,Shannon和妻子不免隐隐担忧起来。

虽说这位“冲浪者”的48位后代里,自己家就有5个。

可是外面还存在着那么多未知的兄弟姐妹,如果自己家的小孩不小心和那些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兄妹谈上恋爱岂不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毕竟同性伴侣的社交圈重合率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些小孩很有可能再次偶遇、成为朋友,甚至因为感觉到“似曾相识”而暗生情愫。

最终Shannon决定提前把孩子的身世告诉了已经15岁的Zac和13岁的Darcy。

相比于对自身身份感觉到困惑的Darcy,Zac对家族这样的秘密充满了好奇。他决定利用网络,搜索出自己生父和其他兄弟姐妹的各种信息。

可是,在网络这片茫茫大海中,在没有太多线索的情况下想要找到全部的四十几位匿名的亲人无疑为大海捞针。

于是Shannon站出来替自己的孩子和其他有着同样困惑和烦恼的家庭表达出了诉求:

哪怕是通过代孕和借精生下的孩子,也有权利了解自己家族的历史。

更重要的是,随着人工受孕技术越来越普及,让他们知道亲爹的精子到底都去哪了,也能避免在适婚适育的年龄不小心爱上了错误的人啊……



TAG: 捐精志愿者 撞爹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