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来鸿:“拆迁市长”耿彦波是中国城市转型“牺牲品”吗

大华新闻网截止到北京时间4月25日,中国一季度24省地区生产总值数据,已经隐约可见中国南北差距拉大的雏形,事实上,这种现象近两年已经引起社会的关注,尤其对于北方城市来说,尤其是那些曾经赖以资源快速发展的城市,他们在更早之前已经产生这种危机感,且开始行动起来——城市转型。

转型,必然伴随辞旧迎新,或是定位偏颇,或是手段粗糙,转型的过程一定程度上难以避免争议。3月25日,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下发通报,点名包括山西大同在内的被官方授予历史文化名城的城市“历史文化遗存遭到严重破坏,历史文化价值受到严重影响”,责令限期整改。而事实上,大同启动的城市转型之旧城改造,在此之后环境排名急升,所产生的经济效益逐步显现,带来的改变更是受到社会的普遍好评。

一场古城改造活动所带来的效应产生截然相反的两种判断——破坏与改变。或许,这正是以大同为代表的中国资源型城市在转型中所面临的矛盾局面。

 

曾主政大同的耿彦波以其雷厉风行的风格推动大同的古城改造受到争议(图源:VCG)

争议“古城”

位于中国北部的山西大同因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曾被称为中国四大“煤都”之一(其余三个分别为内蒙古鄂尔多斯、辽宁抚顺、陕西榆林),进入2,000年后大同随着中国国内对煤炭需求的涨势而形成以煤炭行业为重心的产业格局,在经历“煤炭十年”的黄金增长期后,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及对生态环保的重视,以煤炭为依赖性产业的大同开始面临系列产业、社会问题,轻工业与非煤产业凋敝带来的产业失衡问题、过度发展煤产业致使环境污染严重、行业发展不平衡、城市建设滞后,与此同时也产生人才外流的社会现象。

2008年左右的大同,流传着这样一则语谚形容当时大同的城市状况:垃圾基本靠风刮,污水基本靠蒸发,游商基本没人抓,市容基本无人夸。彼时的大同正面临煤炭资源枯竭和环境严重破坏的双重挑战。

当年2月,山西太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耿彦波调任大同,至此大同便开始了5年的“古城复兴”运动试图解决这座城市面临的困局。

这位曾借助修建古城古迹而在其曾主政之地打造过王牌景点的官员走马上任大同之后便延续此前“古城改造”之路。在其主政大同的5年,全面铺开大规模古城修复和新城建设,他的“古城改造”工程计划投资500亿,拆迁约10万户。因其大拆大建与雷厉风行的风格被冠以“耿拆拆”、“耿指倒”(意指一指就倒)的称号。但改造后大同在中国城市环境排名中飙升81位,而受益于城市环境、居住环境改善的城市居民也对耿彦波的称呼从“耿拆拆”变为“耿青天”“耿黄牛”(赞誉耿彦波勤政爱民)。

时至今日,耿彦波从中国政治前台隐退,其主导的大同“古城改造”迎来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指责,官方及学界认为其破坏历史古迹,限令当地整改,如若不然将收回其“历史古城”称号。与此同时,整改后的大同在山西的GDP排名不升反降,凡此种种,似乎都在指向大同进行了一次“失败”的转型。

转型困局

然而,耿彦波对大同的改造当真是一次错误的举动吗,对于一个地方主政者来说,尤其是占据资源条件的地区,他们有着比其他同僚更具优势的政治辅助,如果利用还说得过去的资源条件对他们的政治仕途来说至少也算平稳。但不在平静中沉沦就在冒险中求变,而显然耿彦波选择了后者。虽然从现在的结果看还不能去断定他的大同改造是失败还是成功,但至少耿彦波的举措体现了中共官员的担当意识。

 

城市的转型难以避免带来争议(图源:VCG)

“大同这次冲上去就冲上去了,冲不上去,历史不会再给大同第二次机会了。”在一部让耿彦波声名鹊起的纪录片《中国市长》中,耿彦波这样阐述他的造城意义。与此呼应,在上述官方发文之后不久,无论大同政府还是耿彦波本人,都尚未对此有过公开表态,中国网络上却流传出一篇言辞激烈的网文《坚定不移地把握大同发展的大趋势》,此篇文章不仅反驳了官方武断发文定性大同破坏古迹,还暗挺大同的改造工程符合当地的发展方向。

文章称“受到通报批评的5个城市都集中在北方,而且主要是曾经的能源重工业城市。据相关资料披露,我国除了东西部发展不平衡外,现在南北差距明显加大。北方城市除了首都北京外,各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速度(GDP)都在下滑,转型发展成为最大的政治任务。就大同而言,在计划经济时代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现在资源几近枯竭,加上气候比较寒冷,发展旅游和城市建设存在短板。如果还不改变城市的整体面貌和营商环境,很难吸引外来投资,转型发展迫在眉睫,这已形成自上而下的广泛共识。而现实的情况是,自2008年以来的城市建设及文物复建工程等工作,使得大同的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得到了省内外人民群众及社会各界的普遍好评。”

事实上,大同在转型中面临的矛盾局面也是中国资源型城市转型的共同困局。无论是基于中国政府对加快转换新旧动能的政策要求,还是基于当地发展的战略方向,依靠过去单一的资源产业模式在经济发展中已经不再具有持续优势,此外,根据中国2018年经济增速排名情况,以中国黄河为界的“南北差距”更加凸显,南北方GDP增速的差距从2013年的0.3个百分点扩大至2017年的1.9个百分点,而这背后是以苏州、南京、成都等为代表的二线城市迅速崛起,青岛、大连等北方城市接连被超越。因此,加快转型是各地政府基于政治、经济、民生等方面所面临的必然选择。

2008年、2009年、2012年中国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部门先后确定了三批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累计采出储量已达到可采储量的70%以上的城市),以警示这些城市快速转型发展。位于中国西北方向的甘肃玉门是中共建政后的第一座石油工业城市,其区内的玉门油田是中国最早发现和投入规模使用的油田,站在中国计划经济的最高光处,2009年玉门被中国政府列入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名单,彼时依赖石油而快速发展的老城区几乎经历了一次人口的整体搬迁,在他们搬进的老玉门镇也即现在的新城区依靠当地的地理优势发展风电等清洁能源,被称为中国的“风电三峡”。此外还依赖当地的戈壁自然风光发展旅游业。

对于地方主政者来说,思考一个城市的转型方向,所要考虑的将不仅仅是某一方面的利弊,在当前中国南北差距不断拉大的当下,北方城市的转型任务将更加紧迫,如此形势之下,在转型的同时又面面俱到恐怕是艰难的任务。



TAG: 中共人事 中国经济 供给侧改革 拆迁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