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健康 >> 健康快递 >> 查看资讯

加拿大母亲被拖成癌症晚期?真相来了 权威表态(视频)

大华新闻网)4月28日,一则由中国网友编辑发布的视频引起广泛关注和热烈议论。据发帖网友称,这则视频是境外社交网络平台的一则热贴,其内容是加拿大新斯科舍省33岁“宝妈”玛丽琳·伊内兹(Marilyn Inez)的哭诉,发帖网友概括称,这位宝妈两年多前感觉身体不适,试图通过家庭医生寻求体检或约看专科医生,以便查清病情并及时治疗,但“从未得到家庭医生的帮助和倾听”,待两年后终于确诊时,已是癌症三期。发帖网友就此总结“‘宝妈’因为两年见不到家庭医生被活活拖成癌症晚期”。

 

在中国国内,医患矛盾、医疗卫生问题向来是社会关注的重点、焦点,这则消息迅速引起不同反响,有人质疑“消息是否属实”,有人则讽刺“不是说加拿大医疗福利好吗,就这么个好法”,“看病不要钱有什么用”,也有人认为“这可能只是个特例,不能以偏概全”,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这条消息是真是假?

消息本身是真的,当地时间4月25日加拿大广播公司等媒体陆续报道,加拿大医学会等权威机构也已就此正式表态。

但转发视频的中国网友,在概述这则消息时却存在许多不准确、甚至很不准确的错误。

让我们先来看一下事件本身。

“伊内兹”的视频是近日被上传至Facebook的,短短几天内获得260万次以上点击,在视频中她哭诉自己无法和家庭医生“沟通”,因此耽误了及时诊断和治疗,导致病情恶化并危及生命,她忍无可忍不得不直接到急诊去求助,结果也跑了三次急诊才终于确诊,但为时已晚。除此以外,她还抱怨自己无法获得所需的心理健康服务,以应对其在“7月前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她将自己的悲剧形容为“新斯科舍省医疗危机的表现”,并要求和省长麦克尼尔(Stephen McNeil)对话。

由于对加拿大医疗体系不熟悉,转发视频的中国网友在概述视频内容时弄错了许多要素和概念。

首先,这位“宝妈”的真实姓名是伊内兹·路德汉姆(Inez Rudderham),“伊内兹”是名不是姓(所以接下来本文将称呼她“路德汉姆”),而“玛丽琳”只是她的网名。

其次,当事人其实并非“等两年才见到家庭医生”,尽管表述略有含糊,但仔细听完全部内容,结合后续采访报道可知,她实际上在两年间多次见过自己的家庭医生,但家庭医生一来水平有限,二来对其所述病情不重视,一直未按她要求安排必要的体检和预约专科医生,这才导致病情延误。

何以出现“和家庭医生难以沟通”的问题?

加拿大实行层级医疗体制,医院除急诊外不设门诊,患者除非急诊只能去家庭医生处就诊。每个患者只能挂号一名家庭医生,不能随便“转会”,家庭医生认为需要才会开单安排去体检所体检,或帮忙预约专科医生。专科医生同样不设门诊,只接三种病人:家庭医生预约的;已经看过一次病、自己主动要求对方来复诊的;出院前在医院预约的。只有专科医生觉得有必要,才会安排进医院治疗。由于家庭医生什么病都看,所以较复杂专业的病往往难以及时判断出来,这位患者就是这样被耽误的。

加拿大医疗体系效率比较低,资源浪费严重,加上一切免费,迫使医生总是习惯性“能省就省”,医院也不愿更新医疗设备,而家庭医生数量也不足(20%以上人口没有家庭医生,只能在Walk-in Clinic凑合),因此每个家庭医生都习惯性地精简问诊过程,比如不少家庭医生规定“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因为省卫生机构是按“人次”来跟家庭医生结算收入的,“一次只问一个问题”,那么10个问题就可以算“10人次”,反之一次能问10个就变成1人次,收入就缩水到原先的10%了),有的省家庭医生平均看一个病人的时间是一分半钟……前面说到,家庭医生都是“万能医生”,什么病都看但都不精,可想而知,仅有一人且“包治百病”的家庭医生,在如此短的问诊时间里用“你一次只许问一个问题”,类似路德汉姆这样的疑难杂症被忽视、耽搁,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可不可以跳过家庭医生这一环?在加拿大有两个办法。

一是去“免预约诊所”(Walk-in Clinic),那里的医生可以代替家庭医生角色,帮忙预约体检,也可以帮忙约专科医生,且随便找哪个Walk-in Clinic都没问题。但如前所述,加拿大有约二成人口根本没有家庭医生,因此Walk-in Clinic排队总是很长,且他们约专科医生的效率要比家庭医生更低。不仅如此,因为挂钩患者频繁求助Walk-in Clinic会影响家庭医生的“人头收入”,所以许多家庭医生会严厉警告患者“再被我发现找Walk-in Clinic就不要在我这里挂钩”,惩于家庭医生“供不应求”,患者普遍担心“脱钩”,只能忍气吞声,不敢轻易走这条路。

二是直接去医院。医院虽没有常规门诊,但有急诊部,可以直接挂急诊并跳过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两个环节。而急诊是唯一直接对患者开放的医院窗口,不但人更多、更杂,并且从感冒发烧到缺胳膊少腿都“济济一堂”,那些看似“不要紧”的患者就更不容易被重视,往往是排上几天队,弄一身臭汗,却不得要领地怏怏而回。路德汉姆就不幸碰上了这种情况,她的癌症虽严重,却不像外伤、急症那样一目了然,结果在急诊部的一片混乱中接连几次被忽视(当然,一次被忽视比较普遍,多次被忽视运气实在有点太差),导致了我们所看到的悲剧性后果。

简单说,路德汉姆的情况比较特殊,她的问题不是确诊癌症后排队等入院做手术,而是家庭医生不愿让她去做必要的体检、不相信她有大病需要看专科医生,导致她两年都没能确诊,也就是说连排队的资格都没获得,这一点,发帖的贴主完全弄糊涂了,似乎患者自己也不是完全清楚。

有消息显示,路德汉姆在与家庭医生“沟通不畅”后愤而“脱钩”,加入了“无家庭医生”的大军,此后应找过Walk-in Clinic,很显然,这同样不会对她的“求医提速”有什么正面帮助,很可能还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当地时间4月25日,加拿大医学会(CMA)主席吉吉·奥斯勒博士(Dr. Gigi Osler)在新斯科舍省省会哈利法克斯对媒体表示,路德汉姆的情况“令人心碎”,“必须得到关注,因为在我看来,这是加拿大医疗系统目前所面临挑战的一个标志”。

一些分析指出,医生数目不足是最突出的问题所在。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CIHI)2017年数据显示,新斯科舍省共有医生2456人,其中家庭医生1234人,专科医生1222人,为965382人服务,由于专科医生不能直接接诊患者,家庭医生比例过低,导致医患缺口进一步被放大,医疗效率进一步被拉低。

然而何以家庭医生数目会如此不足?

批评者指出,加拿大家庭医生作为基层“全科医生”,专业性普遍不足,但培训时间和成本却长达13年,只需平均再多读2年就有望成为工作更轻松、收入却高出一大截的专科医生,因此不但医生总数长期低位徘徊,而且很多省份都出现家庭医生偏少、专科医生偏多的问题,在现体制下专科医生必须仰赖家庭医生才能和患者“对接”,家庭医生偏少就意味着“对接不畅”,即便专科医生数量充足、专业过硬,也只能是干着急。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根据加拿大联邦卫生部2018年的信息,新斯科舍省每10万人口中有医生257名,是全国10省、3地区中这一数据最“好看”的(也就是说其他省问题更严重)。即便如此,有资料显示,2019年3月1日那天,该省1位普通家庭医生的患者排队名单居然长达51119人。

对此,前届中右的联邦保守党内阁曾提出改革“加拿大健康法案”,部分开放商业化医疗,作为公立福利医疗的补充,但遭到习惯于“全免费、大福利”力量的强烈抵制,最终不了了之;一些专家建议精简层级医疗机制,允许部分专科医生直接和病人对接,则遭到许多医生,包括家庭医生、专科医生和各省医生协会的强烈抵制。此番面对“宝妈事件”的强烈冲击,奥斯勒博士同样对“是否开放商业化医疗”“是否精简层级医疗机制”避而不谈,只能重弹“引进外籍医生、加快外籍医生资格认证步伐”老调——但这个弹了几十年的老调非但毫无新意,而且毫无用处,因为在加拿大现行卫生体系桎梏下,势力强大的医生行业协会和工会手握“准入”大权,非本土体系培养出的医生哪怕是世界名医,也很难被将他们视作“争食者”的“两协会”放行入内。

这件事对中国人有何启示?

这世界上并没有既不要钱、又高效高质的医疗体制,“免费的午餐”当然有,但代价必然是既不会太可口、也很难一日三餐定点定时。



TAG: 健康生活 癌症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