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美将公布剩余3000亿的征税细则 特朗普为何如此执着

刘鹤5月9日至10日在美国谈判(图源:AP)

大华新闻网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5月12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可能6月底在日本G20(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会面。

当被问到美国提高关税中国是否会采取报复措施时,库德洛(Larry Kudlow)回答说他认为中方会报复。至于如何报复,库德洛说:“我们可能在今天,甚至今天傍晚,或明天,有更多消息。我们要看看中方做出什么决定。”

此前5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宣布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关税由10%上调到25%。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声明还说,特朗普(Donald Trump)指示其开始对另外大约3,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征税的程序,将于13日公布细节。

自2018年7月6日开始,美国先是对总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随后又于8月23日对自中国进口的160亿美元产品加征25%关税,旋于9月24日起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的进口关税。倘若美国对剩余3,000多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这将意味着美国在进口任何中国商品时都需要向政府缴纳额外25%的关税。

与此同时,特朗普针对的不仅仅是中国:2018年1月,特朗普宣布对所有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关税,让墨西哥、韩国等出口国与中国一起直接受影响;2018年3月,特朗普宣布就进口钢和铝征收关税,并于同年6月1日,终止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钢铁铝制品的关税豁免;而即便是在《美墨加协议》(USMCA)达成共识之后,美国又于5月7日重启与墨西哥早在1996年休止的旧案,拟向这个全球第二大蕃茄出口国征收17.5%的蕃茄关税,一周内落实。

特朗普对关税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执着。

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参加竞选活动(图源:AP)

为关税埋单的不是中国

特朗普声称,美方施加关税压力,付出代价的只是中国。但是,库德洛不这么认为。他承认,特朗普的做法,将会使美国公司增加税收负担,这些税收通常会转嫁给消费者。他补充称,两个国家的经济都会感受到关税带来的影响,“双方都将为此买单”

早在2018年3月,《路透社》采访了104位经济学家,当时其中八成的人便认为进口钢铁和铝进口关税将对美国经济造成损害,其他国家则没有太大影响;且没有一位接受调查的经济学家认为关税会对美国经济有利。

纵览特朗普最钟爱的Twitter账号@realdonaldtrump,在他关乎关税的推文中,也屡有网民对他“加以提醒”,表示为关税埋单的并非中国又或其他国家,而是进口这些货物的美国企业和消费者。

美国主流媒体更是多次对贸易战的危害大做文章。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据中国海关总署于北京时间5月8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9年1月至4月中国对美出口商品额同比小幅下降4.8%。数据表明,在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或25%的关税后,美国企业在承受着额外关税的情况下,仍在大量进口中国商品。

 理论上,只要美国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找到替代商品,或者美国国内能够实现进口替代,美国的经济就不会因加征关税而“受伤”。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主任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也曾对美国企业代表表示,白宫为你们减免了企业税,但你们要承担的代价就是进口关税,若想两者兼得,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转移贸易进口对象,以越南等非关税征收对象国的出口品代替中国。

事实永远是残酷的,如今的全球贸易已经不是可以轻易转换最终产品的时代。

在美国自中国进口额最大的十个商品类别(总贸易额为4,211亿美元,占美国自中国进口商品额的78%)中,有九类超过30%的商品来自中国,其中三类超过50%的商品来自中国。这十类商品都是工业产品,而工业产能需要庞大而复杂的工业体系支撑,包括大量的资金投入和长时间的建设。中国为此铺垫了40年,这也是为什么纵观当下全球各国,要想生产出各色各样的中间产品,并且保证价格竞争力,则只有中国支撑的起。

所以,纵使关税真的全面落实,且白宫能抗住美国企业的压力,持续数年,贸易格局也需要几年才能逐渐改变;所以最后即使关税增加,美国企业仍然要从中国进口,为关税埋单。

更可怕的是,特朗普对全球发起的关税措施,已经在让各国形成“与美国贸易脱钩”的共识,逐步减少自身对美国市场的依赖。至于美国生产商,则本就已经在过去数十年的经济金融化中日益凋零——所以,那104位经济学家没错,关税不可能对美国经济有利。

特朗普不可能看不见,他也不可能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那么,他为什么还对关税有着这般近乎于痴狂的执着?他傻吗?

 

刘鹤(左)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右)、美国财长努钦(中)交谈(图源:Reuters)

醉翁之意不在关税

特朗普不仅不傻,且很精明。在关税这个问题上,这位白宫之主精于算计的商人性格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所谓“缩减贸易赤字”可能只是他对那些草根选民的噱头,他真正要缩减的赤字,或许其实是政府赤字;他真正的目标,是要为政府开源。

还记得2017年特朗普的减税吗?那被视作他执政首年最大的政绩,也是他逐步赢得共和党建制派支持的标杆性事件。但当时就有人批评道,“财政赤字怎么办”?根据美国财政部今年2月12日发布的数据,截止2月11日,美国公共债务总额已经达到创纪录的22.01万亿美元;光是在那之前的11个月内,美国政府就新增了1万亿美元债务;而截至2018年9月底的财政年赤字则为7,790亿美元,创下2012年以来的新高。

美国公共债务一再触及法律上线,又到了几乎不能继续发放国债的地步。触及所谓的“债务上限”可能引发美国债务违约,并立即陷入衰退,而这种风险在过去10年已成为美国政治的常态。目前的法律债务上限是在3月设定的,当时财政部限制政府向公共部门退休基金付款,才得以继续发行债券。而今美国财政部于5月1日表示,如果国会不同意提高公共债务的法律上限,美国政府将不得不在7月至12月期间停止发债。

特朗普是个特别喜欢算账的人。还记得这位被誉为“最遵守竞选诺言的总统”曾在上任前一再表示要削减政府赤字,甚至在这一点上要超越当年克林顿总统一度做到财政盈余的情况。

既然减免了企业税务,长期而言会否因税基扩大而提高税收,这都尚且另说,短期内就势必面对税收减少的情况。那特朗普怎么办?此时向企业征收关税就成为了一项重要的政府税收来源。

特朗普自己也在亢奋的情况下说漏了嘴。在5月8日的一则Twitter中,特朗普直言“我很高兴每年能有超过1,000亿美元关税进账”。这也就是说他判定美国企业依旧会每年从中国进口四五千亿美元的产品,并为之缴纳25%的关税。更何况他还能显现出“我向全世界征税”的强硬姿态,这有助于选情。

至于关税究竟对美国伤害大还是中国伤害大,究竟对美国是否有利,似乎不是他的考量,反正至少在近两三年内,对白宫和对他都是有利的。这是一门很精明的生意,也很符合他衷于算计的思维方式。



TAG: 中美贸易战 刘鹤访美 特朗普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