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中国对美国政商界的吸引力为何消褪?

中国浙江北仑的一条汽车装配线。中国经济放缓是北京影响力减弱的一个主要原因,亦可能阻碍全球经济增长。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大华新闻网中国通常都能如愿以偿。在华盛顿、华尔街和公司董事会,北京几十年来一直在利用中国的广阔市场和增长前景消除反对意见,奖励助其崛起者。

这样的日子可能要到头了。

随着中国努力应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日渐成熟却债务累累的中国正逐渐意识到,它已不再具有同样的吸引力。美国两党成员都赞成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一些昔日的商界盟友袖手旁观,甚至为特朗普政府的强硬立场欢呼。

中国仍能在贸易战的主要议题上占据上风。但这场冲突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使人们日益认识到,中国不再保有曾令美国政界和商界为之着迷的美好前景。

上海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季恺文(Ker Gibbs)说,许多在中国拥有大规模利润丰厚业务的美国公司不愿支付昂贵的关税,并且担心美国正令中国公众产生敌意。但这些企业当中,很多同样也对中国长期以来对外企施加的无数限制感到不满。

“我们看着它们在全球市场的扩张,然后说,‘等等,为什么我们不能在这里也这么干?’”季恺文说。

中国经济放缓可能阻碍全球经济增长,也是其影响力减弱的主要原因。此外还有其他因素。中国多年来为刺激增长而发放贷款所累积起来的沉重债务,使其选择不多。如果它通过货币贬值或关停对全球供应链至关重要的工厂来报复美国的话,这类举动也可能会引火烧身,伤及中国新获得的财富。

过去几年来,由于外企面临严格限制,本地竞争者实力增强,加之成本上涨,外企已发现在中国制造或销售产品的吸引力下降。特朗普去年加征的关税给了许多企业转向别处的最终理由。

你可以称它为“ABC”供应链,即“除中国外的任何地方”(anywhere but China)的英文首字母缩写。

周三,大型电信设备供应商思科(Cisco)首席财务官凯莉·克拉默(Kelly A. Kramer)告诉投资者,该公司因关税“大大减少”了对中国的风险敞口。

Morey是芝加哥附近一家为推土机及其他户外设备制造加固电子元件的企业,在去年秋季,特朗普对每年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后,这家企业不情愿地为中国生产的印制电路板支付了更高费用。

如今,这些关税上涨到25%,Morey的高管开始与台湾韩国新加坡的供应商接洽。

“我认为这是个短期问题,会过去的,”该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乔治·惠蒂尔(George Whittier)说,“但我也认为,你再也无法理性地思考这个问题了。”

中国手里握有很多牌。它仍然是苹果、波音、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星巴克(Starbucks)和其他主要大公司的巨额利润来源。它可以利用自身巨大的资金实力和政府对关键经济杠杆的控制挺过长期的贸易冲突,官方媒体机构则能帮助遏制国内的不满情绪。

中国手中有很多牌。它仍然是苹果、波音、通用汽车、星巴克等大型企业的巨大利润来源。 Roman Pilipey/EPA, via Shutterstock

中方官员和专家称,中国能坚定面对西方的压力。甚至一些市场经济政策的倡导者也表示,北京当局现在应该自行做决定,而非将这些决定同华盛顿的贸易协定联系在一起。

“中国应当坚持自己的改革,从而解决贸易摩擦中的一些争端,”清华大学经济学家朱宁说。

但中国已经失去了一些曾使华盛顿与华尔街的多扇大门为其打开的气势和吸引力。

长期以来,中国把巨大的市场和增长潜力作为胡萝卜加大棒来使用。按照其规则行事的公司,可以进入一个拥有超过10亿人的市场,这些人日益富裕起来,并且渴望消费。有抱怨的公司则被晾在一边。

这招奏效了。通用汽车及其他公司屈服了,接受了被迫与当地合资伙伴合作等要求,尽管知道这么做等于是在培训未来的竞争对手。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把一辆完整的内燃机车从宾夕法尼亚伊利市(Erie)卖给了中国,然后教会中方建造自己的。苹果公司对它在中国的应用程序商店进行审查。当谷歌对审查制度和黑客攻击发出抗议时,它基本上被踢了出去。

商界随后帮助中国在华盛顿进言献词。当中国想要加入全球贸易俱乐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时,它得到了华尔街的支持。商界帮助说服了后来的数任美国总统,使中国免于因操纵汇率而受惩罚,即便在北京当局操纵汇率之时。他们还反对提高关税的行动。

中国对许多企业仍然至关重要,但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它的增长速度仍然让发达国家羡慕不已。但与2010年10%的年增长率相比,中国经济已经明显放缓。自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来,政府在商业上采取了更有力的措施,要求外国企业与中国共产党建立联系,并要求获取它们的数据。

现在,北京反击美国的方式更少了。它在培育本国产业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帮助中国经济在价值链中的崛起,减少了对美国商品的进口,从而减少了可以施加关税打击的商品。

十年前,中国购买克莱斯勒(Chrysler)在密歇根州生产的吉普车、卡特彼勒(Caterpillar)在伊利诺伊州生产的推土机和其他建筑施工设备,以及康明斯(Cummins)在印第安纳州生产的大型柴油发动机。现在克莱斯勒在长沙和广州生产吉普车。卡特彼勒在徐州制造建筑设备。康明斯在北京、重庆、合肥、柳州、西安和襄阳的工厂制造发动机。

“中国有效地将制造业进口挤出市场,这实际上限制了它的报复选择,”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经济学家、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的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表示。

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现在主要分为四大类:来自华盛顿州的波音飞机;主要来自英特尔在俄勒冈州工厂的半导体;来自大平原和得克萨斯的农产品和能源;以及来自南卡罗来纳州和阿拉巴马州的德国品牌运动型多用途车(SUV)。如果任何严厉的报复行动损害了美国的经济增长,中国仍有可能撼动美国的政治体系,但它针对摇摆州的机会更少,更难损害特朗普明年连任的机会。

去年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国际贸易博览会。十年前,中国购买在伊利诺伊州生产的卡特彼勒推土机。该公司现在在徐州生产建筑设备。 Aly Song/Reuters

对这些行业征收高额关税也带来很大的弊端。中国需要这些芯片来进行技术升级。对波音飞机征收更高关税将使中国把更多业务转向空客,使这家欧洲飞机制造商在同北京谈判时拥有更大优势。在农业方面,中国种植的大豆仍无法满足国内需求,因此对美国农作物征收更高关税可能只会导致未来食品价格上涨。

中国也表现出惊人的弱点,比如对美国半导体技术和软件的依赖。去年,美国曾短暂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出售技术,理由是中兴违反了对伊朗朝鲜的制裁。中兴通讯陷入停滞。

《人民日报》周一的头版评论文章称:“贸易摩擦也是一场冷水浴,让我们更清醒地看到结构短板。”署名是该报用于表达国际关系中官方立场的笔名。

除了关税,中国还有其他选择,但它们同样也有弊端。

它可以出售所持有的1.3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中的一大部分。这可能会暂时推高美国的利率。但此举将给中国带来巨额损失。北京将不得不寻找其他地方来存放这些资金。此前,中国央行在2015年和2016年初的抛售主要是为了提振人民币汇率,并未对债券市场产生太大影响。

另一种选择是让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使其商品在海外更便宜,并抵消美国的关税。这样做可能会促使特朗普政府进一步提高关税;还可能诱使其他国家将本币贬值,引发一场有可能代价高昂的货币战争。人民币贬值亦可能会导致中国家庭将储蓄转移到国外。

中国可以打击美国在中国的工厂,或者那些对美国公司供应链至关重要的工厂。但这可能会导致更多的跨国公司考虑离开中国。

中国面临的困境是,贸易战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可能有更多公司决定到其他地方投资。就目前而言,国内政治似乎对中国更为重要,美国的要求被描绘为专横霸道,中国领导层和公众的做出愤怒的反应。

“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抵御任何外部风险和冲击,”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于周四表示。



TAG: 中美贸易战 美国政商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