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记者来鸿:【十问自由主义】褪去自由主义者外衣的李敖

导语:苏东剧变以来,曾经风靡半个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陷入沉寂,自由主义逐渐流行于世,成为主导世界的思潮。经济自由化、全球化、政治民主化、尊重人权,确实推动了世界的巨大变革,乃至世界上很多人都将自由主义视为普世的价值,甚至提出了“历史的终结”。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两岸三地许多自由派,常年以来崇尚自由主义,以为历史只有沿着自由主义的轨迹发展,才是正途。一些自由派更是将美国视作自由主义的灯塔和圣殿,认为美国充满道德光环,是全世界自由民主人权的守卫者,主张一切向美国看齐,甚至少数激进者,还提出全盘美国化。

然而,随着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上台和中美贸易战的升级,人们开始对自由主义产生困惑,一些自由派更是对他们的自由主义偶像——美国感到迷茫。毫无从政经验的特朗普,在美国民主陷入撕裂危机的民粹浪潮中上台后,一反美国作为自由民主捍卫者的普世主义,反而打出“以美国优先”的口号,毫不掩饰地利益导向,以反自由主义、反建制的重商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为信条,完全颠覆了美国的自由主义圣殿的形象。而特朗普大打贸易战,深度介入国际和市场的玩法,更是颠覆了自由主义者的经济自由化论断,让他们感到无所适从和失望。

在这个关口,为了理性认识自由主义,多维新闻梳理两岸三地百年来十位有代表性的自由主义学者,提出十问自由主义,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进行反思,以飨读者。第四篇以台湾自由主义符号性人物李敖为切入点,探讨他褪去自由主义外衣后的精神特质。


(大华新闻网若要列举近代中国两个自由主义者,除胡适外就是李敖。两人的交往也被以“两代自由主义者的交流”为题在学术界讨论,而李敖亦曾发表《播种者胡适》对胡适的思想做完整的爬梳。

提起李敖,他的外观招牌是一袭红夹克,但对于他内里的思想评价,却始终众说纷纭,多数人认为最符合他的标签为“一个自由主义者”,但这个标签却是有待商榷的。而从李敖的评价转变,亦可以看出现在港台社会对自由定义的窄化。

 

李敖率真洒脱,许多人视其为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图源:VCG)

威权时代崛起的反抗者

约翰‧密尔(John Stuart Mill,1806─1873年)的《论自由》中有一段这样的话:“单是拒绝向习惯屈膝,它本身就是一种贡献。正因为言论的专制已使怪异成为一种谴责的口实,为要突破这种专制,也更需要人们有怪异的主张。……而社会上怪异行为和主张的多寡,也和它所包含的天才、智力和精神勇气的多寡成正比。现在极少人敢有怪异的行为和主张,正是标明这个时代的主要危机。” 这段话可以解释李敖作为一个外界认为的“自由主义者”崛起的时代背景。

1960年代,台湾在威权统治下,社会标榜的“传统道德”和老年人的权威不仅仅在新生代眼里变得陈腐,李敖的叛逆完美地嵌入当时台湾社会的需要。在文坛上,李敖在《文星社》的成名文章《老年人和棒子》、《传统下的独白》,都是以抨击传统道德和老人权威著称。这些抨击传统道德和老人权威文章迎合年轻人的心态。而在政治上,李敖扮演的是反抗蒋介石政府的权威。

李敖对蒋介石的反抗是全面性,即一切站立在蒋介石反面的人都成为他帮助及声援的对象,将为了反对而反对发挥到极致。在1953年,李敖曾经尝试偷渡大陆;在1971年,李敖因帮助“台独教父”彭明敏出逃,被逮捕入狱,也使他成为自由的英雄。

威权的反抗者是李敖成名的关键。但正如他的著作《传统下的独白》中的自述“这种反抗和藐视,对我来说,颇有孤独之感。所以千言万语,总觉得是个人的独白。” 李敖的所作所为是对抗强权的为反而反,并以自己为圆心,圆外所及之处都是不自由且迂腐的,所以他骂遍古今中外人物。而反映在他处理个人事务上,则被评价成自恋且自私的,这可以映证他所谓的自由主义,或只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

若要认识李敖的思想,台湾解严后,整体言论出版环境自由开放后或许更是一个检视的好时机。

 

李敖2005年在北京大学的演讲曾轰动一时(图源:VCG)

自由定义的窄化 李敖晚节不保的批评

在言论百花齐放的环境下,李敖作为自由主义者的角色则受到质疑,并在民主化浪潮下过气,而李敖作为民族主义者的立场就更加鲜明。李敖除曾言“我只捐款给两种人,抗美与抗日的人”,出版《阳痿美国》用“上帝李”的视角批评美国,并怒斥日本战时暴行、捐钱给慰安妇;又或者他在台湾立法院的日子,为反对台湾对美的军购案而喷催泪瓦斯、秀出年轻时的裸照、带狗链质疑“台湾成为美国看门狗”,在“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背后,驱使他做这些行为的背后更多的是民族主义。

在言论自由开放的环境下,李敖褪下了站在威权对立的自由主义者的外衣,而浮现的他身为民族主义者的真身。但是这样的李敖却在社会上存在争议。《快意李敖:是统派还是自由主义》作者伍逸豪亦点出这样的问题,“过去长年惯于以自由主义立场对抗国民党的人,在后来成为独派是很自然的一脉相承。但是自由主义并无法完全与台独划上等号,李敖就是一个典型。”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社会上对李敖最多的批评或许就是他晚节不保以及对中共政权的亲近是身为自由主义者的变节。

正如李敖儿子李戡亦曾驳斥李敖亲共变节的说法,他强调李敖的自由主义,是建立在民族主义上的。从李戡的评价,再看前述种种李敖并非自由主义者的例证,或许具有自由思想的民族主义者、统派,更适合为李敖的思想下脚注,又或者如作家杨渡所写,“个人英雄主义者”才是符合那个“奇才鬼才怪才”李敖最中肯的评价。

将站在国民党威权时代政府对立面的李敖视为自由主义者,并以自由主义者的变节去审视李敖,实是曲解他的思想。在揭开许多虚伪者的面具,李敖确实是划破威权时代破口的人,但若要精准的定义他,李敖作为自由主义者的评价是可议的,他的自由主义在许多时候已经沦为为了反对而反对,以及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

而将李敖的例子在放眼现今对自由定义缩窄的港台社会,当今港台许多人将中国共产党定义为威权,定义为“自由”的敌人,而与之反抗的所有人都成为“自由”的捍卫者,这样对自由的定义是一种二元对立的意识形态,是将曲解的“自由主义”视为主流价值、政治正确的象征,恰恰是《论自由》中“多数正确的幻觉里”,这是生在19世纪英国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密尔就提醒需警惕的一种现象,也是港台面临的自由主义困境。



TAG: 中美贸易战 特朗普 自由主义 蒋介石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