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娱乐 >> 电视剧 >> 海外荧屏 >> 查看资讯

《切尔诺贝利》:解读电视剧的艺术虚构和事实真相

1986年核电站爆炸惨剧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严重的核事故

大华新闻网切尔诺贝利》是HBO新剧,播出后大热,IMDB统计数据显示收视率创历史新高。

切尔诺贝利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一个大型核电站所在地。1986年,核电站发生爆炸,酿成核泄漏,空前绝后,至今仍是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

既然是电视剧,免不了有艺术虚构。BBC乌克兰语科找到一名曾经前切尔诺贝利操作员,奥列克西·布鲁斯(Oleksiy Breus),请他梳理一下剧中的虚和实。

惨案发生的那天上午,1986年4月26日,布鲁斯正在核电站第四反应堆的控制室上班。

几个小时前,核反应堆失控爆炸,掀翻屋顶,一团裹挟着放射性物质的云雾喷向天空,随风飘散,阴霾陆续覆盖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北欧的大片地区。

布鲁斯回忆说:“当我看到发生了什么情况之后,大为震惊的是他们居然把我们带到那里去。核反应堆看上去破坏严重,几乎等于报废了。”

普遍认为电视剧《切尔诺贝利》基本上符合史实,但也有艺术虚构

从旁边3号反应堆看去,发生爆炸的4号反应堆成了废墟

“极具冲击力”

布鲁斯说,这部电视剧逼真地重现了事故的惊心动魄,事故发生后的氛围,以及人们内心的翻江倒海。

核反应堆爆炸导致31人丧生,随后又有成千上万的人又因为致命的核辐射丧生。

他认为HBO/天空电视合拍的这部电视剧“以一种极具冲击力的方式再现了那场悲剧”。

他说,无论是员工还是政府官员,当时的心情,还有现场的气氛,刻画得都很精确。

核电站负责人因严重违反安全规则受到追责处罚,被告上法庭。

“他们不是恶人”

不过,布鲁斯认为电视剧对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几位负责人的描述很不以为然,包括前厂长维克多·布卡诺夫(Viktor Bryukhanov)、总工程师尼古莱·福明(Nikolai Fomin)和副总工程师阿纳托利·迪亚特洛夫(Nanatoly Dyatlov)。

布鲁斯说:“他们的角色在剧中是扭曲的,失实的,就好像他们是恶人。他们根本不是那样的。”

他心目中的迪亚特洛夫先生很严厉,可能在下属看来不友善,但时间长了大家对他的看法就会改变。

“操作员们都怕他。但是,不管多严厉,他水平很高,很专业。”

1987年7月,这三位高管被法庭判决严重失职,违反安全规则,为核反应堆爆炸提供了条件和机会。

艾米莉·沃森(Emily Watson)扮演的角色集合了当时多位参与处理工作的科学家的形象

奥列克西·布鲁斯和同事们在核事故发生后次日在这个控制室工作

其他角色

布鲁斯认为,电视剧在塑造其他角色时自由发挥度较大。

比如,剧中一位核物理学家瓦列利·莱加索夫(Valeriy Legasov)是切尔诺贝利事故处理团队成员之一,但现实中他很少露面。

布鲁斯指出:“我不可能见到莱加索夫。他在行政大楼的地下室工作。”

奥斯卡提名演员艾米莉·沃森饰演的角色,乌拉娜·霍姆克(Ulana Khomyuk),是一位前苏联核物理学家。她要挖掘真相,找到切尔诺贝利惨剧为什么会发生,以及如何发生。

这个角色是虚构的,不过是当时参与工作的多名科学家的综合体。

据目击者说,电视剧逼真地展现了核辐射对人体造成的伤害

鲜红的皮肤

电视剧逼真地展示了核辐射对受害者造成的伤害,布鲁斯对此很赞赏。

“大家都在说受到核辐射,皮肤鲜红,辐射灼伤,但从来没有这么逼真的展示。”

事故发生后的几个小时中,布鲁斯曾与两个人有过对话,这俩人也出现在电视剧中:操作员同事列奥尼德·托普图诺夫(Leonid Toptunov)和班组长奥列克桑德·阿奇莫夫(Oleksandr Akimov)。

他们看上去“显然很糟糕。脸色苍白。托普图诺夫干脆就像一张白纸那样。”

这俩人后来在莫斯科的医院死于严重的急性放射综合症。

布鲁斯说:“那天早上我还见到上夜班的其他同事。他们的皮肤都是鲜红的。他们后来都在莫斯科的医院去世了。”

事故直接造成31人死亡,但核辐射受害者人数成千上万。

遇难者没有被遗忘

“没有起火”

核电站发生爆炸后,大批消防队员奉命前往事故现场。

电视剧里的情节是这样的:他们上到反应堆顶部去灭火。

布鲁斯说这是虚构。确实有地方起火,但不是在反应堆顶部。

当然,这并不等于说消防员的工作不那么危险。

事实上事故发生后两周内去世的29人中,许多都是当时站在附近往反应堆送水的消防员。

布鲁斯说,他们的任务几乎就像无法完成的使命:“那水注细细弱弱的,落到反应堆上之前可能都已经蒸发了。”

"Liquidators" were personnel called up to assist with the clean-up operations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disaster

死亡之桥

电视剧中,核电站附近有一个叫普利皮亚特的镇。爆炸发生后,镇上居民都跑到铁路桥上去张望,完全没有意识到核辐射的危险。

核辐射尘埃像下雪一样从空中洒落,孩子们在尘埃中嬉戏。

后来,那座桥得了 “死亡之桥”的别名。

一个久已被人遗忘的传说在电视剧里复活:当时到桥上看核电站起火的每一个人后来都死于核辐射。

官员们一致否认这个说法,布鲁斯对此也表示怀疑。

他说,镇上大部分居民应该都是在爆炸发生后次日早晨才知道出了什么事。

他补充说,他认识一些在那座桥上看热闹的人,他们虽然受到辐射,健康受损,但最后还是活下来了。

“我住院时,有一个一起接受治疗的病号,他4月26日早上骑自行车去了那座桥。他的诊断结果是轻度急性放射综合症。”

电视剧里,普利皮亚特镇的居民晚上跑到铁路桥上看核电站起火

裸体矿工

电视剧里有一群矿工在反应堆下方掘坑道的镜头,掘坑道是为了保护核电站周围的居民。

他们需要为热交换器清出一片场地,这样可以防止反应堆核心的熔液渗出,进入地表水。如果地表水受到核辐射污染,那就危及千百万人的生命和健康。

电视剧中,矿工们都脱得精光,裸体上阵,因为地下温度奇高。

布鲁斯说这是夸张。事实上矿工们是脱了衣服,但不是那么赤条条的。

而且,他认为矿工的这场戏属于多余,没有必要。

矿工们在地下没有核辐射危险,但出来吸烟喝水时就会受到辐射。

他们的工作最后发现毫无意义,因为反应堆的核六个星期之内自己就冷却了,根本就没有给热交换器充氮。

当时找了大约400名矿工在被炸坏的反应堆下方掘地道

潜水员真相

电视剧有一个情节,三名核电站员工自愿到核反应堆下面的地下水管去打开阀门泄水。这需要潜水操作。

当局担心万一熔融反应堆流出的液体进入地下水管,可能引发另一次爆炸。后来,这三名“潜水员”都因为核辐射病故。

但现实中,他们都是幸存者。

班组长鲍里斯·巴拉诺夫(Borys Baranov)2005年去世,瓦列利·贝斯帕洛夫(Valery Bespalov)和奥列克西·阿纳年科(Oleksiy Ananenko)都是反应堆的部门总工程师,现在还活着,住在基辅。

阿纳年科告诉BBC,事实跟电视剧里的正相反。当时没有任何人为了鼓励他去执行这个水下操作任务许诺给他嘉奖。

“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不那么做他们可以开除我。”

这些员工知道阀门在什么地方,所以是执行这项任务的最佳人选。

他们的回忆录中写道,管道中的水在他们膝盖以下;他们在部分区域会快跑着通过,这样可以减少受到的核辐射。

阿纳年科说:“我不知道我们身上的剂量计(测核辐射的仪器)读数是多少。这说明情况并不是很糟糕。”

他觉得电视剧里的潜水员安然无恙地从反应堆出来时受到热烈鼓掌欢迎的情节挺好笑。

“那只不过是我们的职责。谁会为我们完成本职工作来鼓掌?”

潜水员全副武装,这是电视剧里的镜头。现实中他们当年只穿了潜水服,头部完全暴露

刻板印象

电视剧里还有潜水员在休息时直接举着酒瓶喝伏特加的场景。

阿纳年科说:“我一滴都没喝。”

布鲁斯认为,这部剧的一个负面作用是强化了西方对前苏联的刻板印象。

“有很多例子,都是典型的西方人眼中的苏联:好多伏特加酒,到处都有克格勃......这是这部剧不好的一面。”

在《切尔诺贝利》电视剧中,苏联是一个极其诡秘的政权,管理混乱,沟通不善,也是造成如此重大核事故的因素。

这一点布鲁斯表示认同。


维亚切斯拉夫·施拉莫维奇(Viacheslav Shramovych)、汉娜·乔努斯(Hanna Chornous) BBC国际台乌克兰语科



TAG: 切尔诺贝利 核电站爆炸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