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台湾 >> 要闻 >> 查看资讯

台湾被受虐1岁女童现生命奇迹 政府能否保证她安心长大

大华新闻网台湾台中地区一名1岁女童,在2019年6月下旬传出疑遭保母虐待而头部重伤,一度重度昏迷(昏迷指数3)、无法自主呼吸,甚至可能成为植物人。幸好在医院10多天的抢救和照料之下,女童展现了惊人生命力,终于在当地时间7月9日转入普通病房。女童母亲也在脸书语重心长地抒发其感受,呼吁执政者“不要让相同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了”,必须重视此次的虐婴事件,并加以改变。

曾一度重度昏迷的受虐女童已有知觉,并能握住母亲的手。受虐女童母亲在脸书发文说,“希望他们永远健康平安快乐,不需要人生轰轰烈烈,只求平顺的过一生,对着所有神明祈求,她真的能像一般孩子一样,能跑能跳能快乐长大”(图源:截自受虐女童母亲脸书)

这起女童受虐案的曝光起因于6月21日女童因意识不清、身体瘫软而被3月份刚取得合法保母证照的25岁郭姓保母紧急送医。对于女童伤势,郭姓保母声称是女童自己跌倒,要帮她洗澡时才发现一直叫不醒,但医师的诊断是认为,女童有“受虐性头部创伤”而造成严重的颅内出血,且身上还有瘀伤,因此怀疑有虐童情形,而报请检警侦办,这才让这起保母涉嫌虐童的憾事被揭发。经调查,检方认定身为女童保母的郭姓妇人涉嫌重大,依“故意重伤害罪”向法院声请羁押,而保母丈夫由于涉案程度不明,被令限制出境,配合调查。

由于女童伤势严重,最初还传出即便救活也可能终身半边瘫痪,因此虐童消息在第一时间,就被焦急的女童母亲主动公开在网络社群“爆怨公社”上,文中指女儿深受重伤,而保母却是一问三不知,让家长无法接受。

此消息一出也随即引来网民强烈的义愤,有网络直播主更号召网民在深夜包围涉嫌虐童的保母租屋处,现场鸡蛋、冥纸齐飞,更一度聚集多达约500位民众,最后是靠警方出动优势警力,才让这场“网民公审”大戏落幕。

台湾近年来,类似托育中心或居家式保母儿虐的事件频传,单以2019年度来看,经媒体报道的儿虐悲剧就包括,“托婴中心保母疑集体虐打幼童”、“托婴中心保母不当哄睡,用身体重压男婴致死”,而在本起虐童案发生前2个月,台中地区一所评鉴获甲等的托婴中心,也传出保母涉嫌施虐婴幼儿的情事,在监视器的录像中,保母疑有不当育儿的问题,如有掌嘴、打头或用力拉扯婴幼儿的问题。

这类儿虐事件相当地触动了民众的愤懑情绪,甚至动辄上演动员网民至施暴者家“声讨正义”的公审剧码,例如这次号召网民包围保母家的网络直拨主,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就主动提及自己在1月时,就曾因蛋洗发生2岁女童猝死案的幼儿园而有违反《社会秩序维护法》的纪录,但他强调自己不是要实现“网民”的“私刑正义” ,而是把问题搬上台面,“只是想要帮助年轻妈妈,带动他人”,促使台湾人团结、勇于改变这个社会。

然而,时有耳闻的儿虐事件,岂是向施暴者砸鸡蛋或要求司法对其施以重刑就能解决的?这是义愤的民众应多加思量的问题。与其成群结党至施暴者家“讨公道”,不如认清问题,把愤怒转化成倡议的声音,向执政者呼吁改变。

事实上,这类因托育而发生的儿虐悲剧所直接反映的问题是,台湾社政机构难以有效监管托育业者或居家式保母,而能做到的往往是在悲剧发生后,给予停业或撤照,难以防范于未然。即便台湾立法院最新的《儿少法》修法,强制规定托婴机构要装设监视器,但这终究是方便搜证儿虐的消极保护手段。

而更深层的问题,也与近来在政坛吵得火热的“孩子国家帮忙养”话题息息相关。基于台湾在公共投资的不足,而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公共托育服务,导致家庭外的托育服务市场是“既昂贵又危险”。这也是为什么台湾0岁至2岁的幼儿照顾,据统计只有一成左右的父母,可能在万不得以的情况下,才会“放心”把幼儿交给外人照顾,而将近九成的幼儿照顾,在性别分工下,往往是交付给孩子的母亲或奶奶照顾。

许多就业妇女时常为了生育或照顾子女而离职,使得台湾“女性劳动参与率”是与“生育率”是成反比,工作与生育无法兼顾和平衡的结果,反过来也降低了女性的生育意愿,而这也是形成少子化问题的原因之一。

在这起儿虐悲剧中,受虐女童在医护人员和母亲细心照料下,终于从昏迷不醒到能小手握住母亲,奇迹般的展现了生命的韧性,但在康复后,谁又能保证她能安心长大?这责任绝非是女童母亲一个人的,而有赖执政者能从托育政策上听见这位母亲的呼喊,“不要让相同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了”。



TAG: 社会视角 虐童事件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