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查看资讯

香港反修例事件不断升级 中国官媒定性“颜色革命”

 

2019年8月12日,香港国际机场示威者挥舞着美国国旗。(Getty)

2019年8月13日,香港机场工作人员试图阻止反政府示威者的示威活动。(路透社)

大华新闻网中国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表态反修例事件带有“颜色革命”的特征之后,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亦于8月13日发表社评文章称,香港的骚乱已经远离了它最初反修例的原点,而走向对这座城市法治秩序的无情摧毁。

这篇题为《香港版颜色革命,要推倒的不是政权》的社评称,城市管理已经瘫痪,政府失去权威,警察不再有威严。示威不再是在法律框架下表达诉求的补充方式,而是试图压倒法治,重建城市的权力格局,这是典型的颜色革命。

文章表示,香港的骚乱在组织和策划上不断“进化”,形成了政治反对派与示威群体高度融合、美国等西方势力给予各种支持和声援的矩阵。激进示威者提供冲击力,极端政治反对派负责提炼街头抗议的政治意义,美西方则提供骚乱的“道义制高点”,帮着扭曲事实、颠倒黑白,从而有助于这场抗议保持对香港社会的蛊惑和动员力。

相关报道

香港反修例示威者薪酬曝光 被指杀害警察可得5万港币

 特首林郑真情见面会哽咽,记者喊:你什么时候会死?(视频)

文章称,香港的颜色革命在不断“进化”中有了越来越成型的路线图,那就是第一步彻底瘫痪特区政府、警队和法律秩序,进而威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以此要挟中央政府放弃对香港的管治权,最终实现美西方和政治反对派共同要求的彻底“双普选”,从而让香港在回归中国后再次“出走”,投入美西方的怀抱。

文章指出,最近二十几年所有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几乎无一例外吞食了长期动荡和经济进一步衰败的恶果。美西方对每一场颜色革命都扮演了推动者的角色,它们对革命的后果又全都采取了不负责任的态度。颜色革命这些差得令人错愕的记录导致这个概念在全球范围内变得相当负面,现在“闹民主”的群体都不希望被贴上“颜色革命”的标签。

文章称,中国政府决不会允许极端反对派和西方把香港拉进反华阵营,也不会允许香港长期混乱下去,成为美西方颠覆中国政治制度的一个示范基地。这是一场严峻的斗争,它的焦点将落在搞垮与捍卫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对决上。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反修例示威造成暴力受伤后,当地政界就逐渐传出所谓“颜色革命”的说法。例如香港工会联合会理事长吴秋北称,反对派包围立法会、冲击警察等行为,与“颜色革命”如出一辙。

当时《香港01》亦引述消息报道,港府内部将事件定性为“一场由外国策动的颜色革命”;香港行政会议成员黄国健也公开表示认同这是一场颜色革命。

“颜色革命”原指2000年代初期,20世纪80、90年代开始的一系列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当然,始终有观点认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是“颜色革命”的赞助者和诱导者。

多维新闻曾有分析指出,在对事件定性的问题上,最关键的“变量”在于游行示威的激进暴力倾向:其一表现在包围和冲击立法会,致使合法的政治议程被搁置;其二表现在暴力化,示威者使用砖头、自制铁矛与燃烧弹等足以致命的武器袭击警察。这些都是明白无误的不恰当行为,缺乏理性。

但事件的关键“常量”则在于,香港当地人是参加此次运动的绝对主体。尽管有些人可能是被误导、利用,更多的人应该是自发而为。 也就是说,数量众多的香港人自身对问题的焦虑不安,包括对于修例的担忧,对于中国内地司法体系和港府的疑虑,对于高房价、贫困等经济民生问题的不满,才是事件发生的决定性内因所在。而所谓的外部力量介入或者港府处理不当,并非关键。这是需要承认的客观现实,不必讳莫如深、避重就轻。

当然,更根本的原因还在于香港的历史和现实层面一系列深层次结构性问题,不应该被简而化之,更不可被忽略。寻求香港的长治久安,需要能够触及根本的系统的解决方案。



TAG: 一国两制 逃犯条例 香港政治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