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港澳 >> 要闻 >> 香港 >> 查看资讯

香港观测:解读林郑撤回修例的两个关键疑问

大华新闻网香港局势持续发酵之际,9月4日特首林郑月娥向全港市民发表电视讲话,逐条回应示威者五大诉求,并宣布四项行动,包括:保安局局长在立法会复会后按议事规则动议撤回条例草案;委任前高官余黎青萍及资深大律师林定国加入监警会;本月起与司局长落区聆听民意;邀请社会领袖、专家及学者研究社会深层次问题。

这四项行动中尤以“撤回条例草案”最受关注。眼下香港局势的紧张对立正是源于今年初港府启动的《逃犯条例》修订工作。尽管修例本身具有司法正当性和必要性,但因为港府手法不当、操之过急,让香港社会常年累积而迟迟未能化解的怨气、怒气和戾气在外部势力的推波助澜下总爆发,酿成香港回归中国以来最大规模社会抗议事件。两个多月前的6月15日,林郑曾因应局势升级而决定暂缓修例,后来又宣布修例完全停止、寿终正寝,但由于全社会的情绪已经被完全调拨起来,示威者非但不买账,反而进一步提出包括“撤回条例草案”在内的五大诉求,并频繁发起示威抗议,过程中屡次出现激进暴力和冲击“一国两制”的违法行为,用港府发言人的话来形容是,“正将香港推向极为危险的边缘”。在此过程中,北京的态度由最初的不表态变为频繁发声谴责暴力,立场日益严厉,不断升级对香港事态的定性,态度变得更加严厉,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在林郑决定“撤回条例草案”前一天,中国港澳办第四度举行记者会,再度措辞严厉地批判违法暴力,抨击“一些激进分子打着‘五大诉求’的旗号,置全体港人的安宁生活和香港繁荣稳定的大局于不顾,肆无忌惮地实施暴力犯罪,践踏香港的法治和社会秩序”,“这不是在表达什么诉求,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吓、政治要挟”。

在此情势下,林郑作出“撤回条例草案”决定,不可避免引来舆论关注和争议,其中大致可分为两个争议或者说疑问。第一个是,林郑“撤回条例草案”决定是否事先征询北京的意见并获得支持。有一些香港建制派、内地学者乃至社会人士认为,9月3日港澳办的记者会还批评“一些激进分子打着‘五大诉求’的旗号”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吓、政治要挟”,“围绕修改《逃犯条例》所出现的事态已经完全变质”,“在止暴制乱这个大是大非、关乎香港前途命运的问题上,没有中间地带,容不得犹豫、徘徊和动摇”,“所有掌握公权力的机构都应当快速、果断地行动起来”,措辞严厉而强硬,言犹在耳,次日林郑就宣布“撤回条例草案”,显然是有违港澳办乃至中央政府的精神。他们甚至举例子说,9月3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用大量篇幅强调“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当严峻形势和斗争任务摆在面前时,骨头要硬,敢于出击”,结果林郑第二天就未能遵循中央精神,立刻向示威者妥协让步了。

 

林郑决定撤回修例,释放了善意和弹性,希望香港示威者能积极看待善意,恢复理性。(新华社)

坦率说,这种观点有张冠李戴之嫌,至少习近平所说的“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不能简单与香港局势混合在一起,而更主要是因应内外挑战而从战略和方法论层面提出的施政要求,面向的是敌我矛盾,并非人民内部矛盾。至于是否有违港澳办记者会立场,同样不能轻下结论,毕竟港澳办记者会在严厉抨击违法暴力之外还释放了善意和弹性,尤其是将大多数和平表达诉求的香港市民与少数激进示威者进行了明确切割。而据《香港01》源自建制派的消息,林郑是上周五眼见反修例乱局难以停止,所以再向北京提出,认为可答应示威者至少一项诉求,正式宣布撤回修例,希望缓和局势,北京知悉并同意。无独有偶,9月5日面对记者提问“撤回的决定是香港政府的决定,抑或是中央政府的决定”,林郑明确表示“是次撤回的决定是由香港政府作出,中央明白她一直作出决定,对她尊重和支持”,“中央坚持维持‘一国两制’的实施,最初为堵塞漏洞而提出修例,中央表示理解、尊重、支持,6月因解说不足社会有争议决定暂缓,中央亦表示理解、尊重、支持,直至今日想打破困局有对话,中央仍然是理解、尊重、支持”。

可见,尽管有不少人存有疑问,但鉴于北京具有全面管治权和“央地关系”政治伦理,林郑应该事先已与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进行过沟通,而北京依据长期以来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支持特首依法施政的政治逻辑,予以理解和尊重。

第二个争议或疑问是林郑今次让步能否缓和局势、达到预想结果?有一种声音认为,林郑让步非但不会换来示威者见好就收,反而会让示威者不依不饶,得陇望蜀。不少人甚至引用北宋文学家、政论家苏洵在《六国论》中批评六国对秦国绥靖的名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而泛民和反修例者的“不收货”回应,比如立法会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静认为“林郑宣布撤回修例是来得太迟,重申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认为林郑是假让步、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认为“民阵将继续抗争,直至五大诉求全面得到落实”、黄之锋批评撤回修例只是“小修小补”,更是让这类声音质疑林郑让步是不明智决定。

但与此同时,有许多声音积极评价林郑的让步,认为她的决定虽然姗姗来迟,但已经踏出正确一步,展示林郑愿意放下身段,有诚意收拾香港残局。陆港不少人士亦持类似观点,例如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就明确表示:“这次社会困局已拖得太久,港府已先行迈出第一步,呼吁示威者不要用暴力冲击表达诉求。”在内地具有较大影响力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评论此事时称:“我个人觉得这挺好,希望香港社会各界都对这个信息作出积极、正确的解读,从中汲取恢复秩序的动力。”

事实胜于雄辩,林郑今次宣布的四项行动能否缓和局势,尚待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局势演变来验证。可以肯定的是,以当前剑拔弩张的社会气氛而论,林郑的四项行动的确有缓和意义,但还远远不够,要想达成预想结果,实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她及其团队需要继续努力,既要积极推动社会和解,回应主流共识,又要不断提升治理能力,化危机为契机,直面深层次结构性矛盾,进行结构性改革。



TAG: 逃犯条例 香港政治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