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台湾 >> 要闻 >> 查看资讯

观测:台湾中科院的危机和转机

(大华新闻网台湾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简称:中科院),一直都处于泄密的边缘中。今年2月,发生机密资料被院中军官随意放置在脚踏车篮中,引起各界震撼。不论是台湾国防部情报安全总队、甚至国安局,都介入调查。而如今又值“台美国防工业会议”(Taiwan-U.S Defense Industry Conference)即将召开前夕,去年与前年,美方都严厉要求台湾国安高层,必须修改《敏感科技保护法》的松脱法条,对于商业、军事敏感科技的泄漏,严厉惩罚不殆,却遭到台湾科技部挟着台商压力加以抵制,造成台美双方不欢而散。如今,美国国防部可能会全面介入台湾自制潜艇IDS的整个工程管理,将中科院的泄密阴影排除在外,这也引起了中科院和美商之间的明争暗斗,后续还有得瞧。

其实中科院的泄密案由来已久,且已经见怪不怪。2003年就发生过严重的泄密间谍案,中科院员工陈士良,伙同朋友叶裕镇,借着业务之便,将美商波音公司牵涉到台美军事合作的机密档案,全部卖给中国大陆。其中包括了美国国防部相当重视的TMD(战区飞弹防御系统)技术。这件严重的军事间谍案,要不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主动介入调查,台湾军方和情治系统恐怕会视而不见、视为丑闻而掩盖起来。

 

台湾中科院历年来极力打造自己为“国防自主”的唯一象征,但是内部危机不断、产品品质不佳屡屡传出,原因部份应该归咎于由军人领导进行商业行为,不可避免出现许多弊端。(陈宗逸/多维新闻)

中科院常常发生的间谍案,对于台湾军事力量实际损害其实并不大,但是案件的深层结构,透露出台湾军事机器出了很大的问题。间谍案频繁出现,代表着台军高科技武力的研发与规划制度,出现重大缺失,包括军备局、中科院、汉翔、台船等有关国防设备研发的单位,都有很大改善空间,其中尤其以负担台湾自主高科技装备研发的中科院,改革要求最为迫切。这也是美方最关切的议题。此情况不改,美方不可能出售过于先进的武器装备给台湾。

国安高层人士针对泄密案分析,欧美各国在国防高科技研发项目上,虽然都是由政府出面主导,例如美国国防部辖下就有一个“先进防卫研究计划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DARPA),专门为美国军方提出超前数十年的先进国防研发构想。但是,DARPA并不负责装备的实际研制,只是提出可以被接受与检验的概念。而美国国防部根据这些概念,在适当的时机提出装备需求,再由民间的国防承包商进行研制。

 

美国的DARPA仅只进行先进军事概念研究,研究成果共享给美国民间企业,共同合作发展具有商业价值的军事技术,甚至还可转为民用再赚一笔,如此轮回才是美国国防工业强大的基础。(DARPA)

也就是说,政府机构并不负担高科技装备研发的风险,只在固定的游戏规则之中,选出适当的产品使用。这些DARPA研发出的先进技术,技转民间军工复合体集团后,除了军事应用外,还能转为民用科技,大赚特赚(例如:网际网路是由美军所发明),这也是美国军事与民间能量能够保持强大、且对于窃取机密资讯非常敏感的关键。

将高科技装备的研制交给民间执行,在美国的实行经验上,有相当多的好处,其中以政府机构最在意的保密需求来说,更是好处多多。据统计,在冷战时期于美国境内被破获的国防间谍泄密案件,多半是由政府机构内所抓到,例如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摩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就捕获相当数量的苏联与中国大陆间谍。但在美国境内众多的国防军工包商,却少见被查获间谍。为什么?因为各大军火厂商为了本身的商机,断不可能泄漏相关研发细节,让自己亏损,加上美国法律对于高科技军火输出有相当严格的规定,民间机构几乎没有见过间谍案。要透过泄密来拿到美国军事机密,难度相当高,所以中国大陆才采用网路窃取的新手法。

从美国军火工业高、低阶配置的军、民分工原则,就可以看到台湾的尴尬。中科院的成立,是因为1960年代中期中国大陆在新疆罗布泊首度试爆核子弹,蒋介石经此刺激而成立中科院,发展核武器与之抗衡的历史意义。

这种由政府与军方所主导成立的研发单位,目前世界上仅存的不多,欧美各先进国家的国防高科技研发单位,多由民间厂商发展而来。中科院这种吃政府预算、负担装备发展成败的国有组织,与目前世界潮流背道而驰。而后来推行的民营化,自负盈亏的压力,更将中科院的营运推向另一个极端的悲剧,故中科院近年来喜欢吹嘘几乎无法实现的自制军事装备梦想,但是能够实用的其实并不多,但搭配政客的“国防自主”糖衣,确实能达到吸睛目的,进一步主宰军事采购的计画,却形成对台军建军计画的干扰。

 

美国对于台湾军方的保密能力、泄密历史相当忧心,一再要求台湾方面要进行修改更加严密的《敏感科技保护法》,才愿意与台湾交流更深的军事技术,否则免谈。此种困境,反而造成台湾中科院的独大和主导所有军事投资资源,形成恶性循环,台湾的文人政府无人想解决此问题。(AP)

近年来,台湾国防部军备局在一些低阶工程方面也出现相当多弊端(例如云豹甲车劣质变速器案),因为这些军事单位缺乏商业竞争能力,由军人主导做生意,江河日下也是理所当然。据分析,中科院以台湾一个弹丸之地的资源,却包山包海想要通吃各式国防装备的研发,是中科院今天走入瓶颈的重要因素。

 对照诸如以色列、新加坡或者巴西等与台湾国防实力不相上下的第三世界国家,中科院的组织更是相当荒谬。以色列以贫脊的国家环境,却开发出傲人的高科技设备,重点在于以色列政府知道自己的军队到底需要什么?而自己的限制又在哪里?该找人帮忙的,以色列绝对不会浪费钱自己研发,而攸关自己存亡的项目,以色列也决不假手他人。也因此,以色列的国营军工企业,不会浪费资源在研发低阶装备抢攻本国市场,同样的思考套在中科院,企图与美国抢本国军方市场的「捷羚」低空防空飞弹,推出的就真的是莫名其妙?

而新加坡与巴西的成功,更值得台湾效法。新加坡能够成为军火外销大国,灵活的市场行销与不好高骛远的研发项目,都是让买主趋之若鹜的原因。新加坡多年来以轻武器项目转战各大市场展,顺便带动中阶战系,了解自己的局限所在,钱当然很好赚。而巴西的例子更是有趣,该国的外债一向高居世界前茅,全国都陷入通货膨胀的紧急危机中,但是巴西却有办法将军火工业外销一直保持长红。其中的关键,主要就是巴西军工企业懂的根据市场需求,谨慎推出与自己实力相符、简单好用的装备,以低廉的价格,抢攻欧美国家无法切入的第三世界市场。多年努力下来,巴西产制的大嘴鸟(Tucano)教练机,已经成为该国国防工业的象征,不仅在冷战时期,率先深入中东与南美各国市场,巩固滩头阵地,品质好到连英国空军都买了一批。而与义大利合制的AMX攻击教练机,更是巴西的骄傲。

中科院是否能够继续走下去的关键,就在于它是否可以走出“军人领导”的窠臼,跳出游戏框框重新开始?英国兵学大师李德哈特(B. H. Liddel Hart)说过:“只有一件事情要比消除军人的老观念更难,那就是要军人接受新观念。”中科院的难局,莫过于此。



TAG: 台湾国防部 对台军售 美台关系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