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国际 >> 查看资讯

泰国法官吞枪所折射的社会危局

大华新闻网当地时间10月4日,泰国南部也拉府(Yala)法庭内爆发戏剧一幕。当值法官卡那功判五位涉嫌谋杀、持械的穆斯林分离主义人士无罪后,随即转身面向泰王像吞枪。一直以来,泰国都以“微笑之国”美名及发达的旅游业闻名全球,唯一的政治版面也被过去数年红黄衫军对峙占据。然而,南部地区愈发严重的分离主义危机,及今次事件折射的司法系统黑暗面,亦值得关注。

做出判决前,法官卡那功在庭上慷慨演讲道“惩罚某人需要明确可靠的证据,倘若罪证不确凿,就不能惩罚他们”,而他早前也曾在Facebook直播中提及相关案件,称“我不是说5名被告无罪,但司法程序必须透明且可信”。尽管泰国司法体系发言人事后表示卡那功自杀“或因个人问题承受压力所致”,但大部分舆论均将矛头指向泰国欠缺独立性的司法体系。

泰王 军队 法院

事实上,泰国司法系统的中立性一直存疑。同军方一样,司法系统对民选政府和法律的忠诚度,远低于对王权和个别政治势力的支持。以把握首相生杀大权的宪法法院为例,2008年以中产阶级为主的黄衫军走上街头时,法院先以“参加电视台厨艺节目属兼职”为由,将前首相沙马(Samak Sundaravej)赶下台;3个月后,又以“选举舞弊”为由将接任的首相颂差(Somchai Wongsawat)免职;到了2014年,宪法法院更在短短4天内以“利益冲突”为由将英拉(Yingluck Shinawatra)免职。而三位首相,都属亲他信(Thaksin Chinnawat)的左派势力。

 

 前首相英拉至今仍流亡海外。(VCG)

除宪法法院外,泰国基层律政体系亦同军政体系联系紧密,难做到司法独立。早前大选中带领新兴政党“未来前进党”夺下80席国会的企业家塔纳通(Thanathon Chuengrungrueangkit)便在选前忽然被控“煽动叛乱罪”,最高可判8年,只因他父亲曾为违反戒严令而逃亡的学生维修汽车。若罪行牵涉王室,刑期则更为夸张:2007年时有瑞士游客游览泰国时因侮辱王室被判10年徒刑,2016年游泰国人在Facebook刊登侮辱王室的相片被判30年,这一数字隔年就来到35年。

事实上,军队对法院的控制在曼谷为首的中部地区尚属克制;在今次事发的南部穆斯林地区,或是北部金三角地区等军方实力庞大的区域,“枪指挥法院”更已是常态。今次自杀未遂的卡那功早前便对外求助称,自己在三名泰国士兵杀害一名平民的判决中,被迫为士兵减刑,只因其“正在执行国家职责”。至于2011年震惊中国的湄公河惨案,涉嫌杀害中国船员的9名泰国士兵甚至未被送入法院,只在军方内部“暗箱处理”。

泰南政策形同虚设

对大部分泰国人来说,司法系统中立与否或许不是最迫切的问题,毕竟过去十余年红黄两派接连不断的政治纷争,已令泰国人“政治冷感”;而军政府过去数年不差的执政能力,也令司法问题被边缘化。但对泰南地区居民来说,事件折射出泰南地区的恶劣局面,则确实关乎每个人生存。

 

巴育领导下的泰国政局基本稳定。(VCG)

泰南传统上包括北大年、也拉、陶公三个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行政区,原本同马来西亚各州一样为苏丹国。1909年,英国同暹罗(后改称泰国)签订《英暹条约》后正式成为后者领土。从当时起,曼谷方面便试图用泰国文化同化当地使用马来文的穆斯林,包括废除当地教育机构、鼓励北部地区泰国人前往该地改变人口结构,更实施高压政策,这样的措施一直持续到1980年代。

80年代后,由于泰国中央政府更迭频繁,泰南政策也未能延续,令局势更为混乱。他信及其盟友执政时期,曾动用其亲信警察部队,对当地武装势力采取“高压政策”,更解散亲黄衫军的当地政府。当地穆斯林武装也以恐怖袭击回应,将针对目标由军警扩大至政府官员、泰文教师及佛教僧侣。而在军政府势力执政时,则采取相对怀柔措施,但换来的却是极端伊斯兰思想透过马来文学校渗透社会,加重恶性循环。仅2016一年便有307人因袭击遇难。

更糟糕的是长期缺乏连贯政策,及长久混乱未平息,也令泰南地区经济发展严重滞后。当地人均年生产总值仅为1,900美元,不及泰国平均水平的一半,更不及邻国同文同种的马来西亚的四分之一。加之马来西亚对泰南“同胞”移民抱持极为负面态度,泰国本土对穆斯林人口接受度亦较低,大量穆斯林只得困在失业率高企的“三府”,成为孕育极端主义的温床。

对刚透过选举坐稳首相位置的巴育(Prayut Chan-ocha)来说,泰国本土政治已基本稳定,是时候制定完整的南部政策了。



TAG: 泰国大选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