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新闻 >> 人物 >> 查看资讯

横行世界的日本山口组 却唯独敬畏一个中国人

大华新闻网2019年10月10日,一位68岁的日本硬核老头,在神户市警察局附近,当着警察的面,枪杀了两名“山健组”成员。

这位硬核老头是日本著名黑帮山口组成员丸山俊夫。

很快,这起枪杀案漂洋过海,在中国社交平台上了头条。

其实“山健组”原本只是“山口组”的一个二级团体,四年前因分裂结下梁子,双方你来我往已大战多个回合,这次枪杀案其实另有内情。

今天就写写“山口组”的百年风云以及和“山健组”之间的恩怨纠葛。

第一章:山口组的诞生

山口组创始人名叫山口春吉,此人生于1881年,比上海滩青帮大亨黄金荣小13岁,比杜月笙大7岁,他们算是同时代的黑道人物,不过青帮的历史要比山口组悠久得多。

 青帮虽然发轫于运河漕运,但真正扬名世界还是在港口城市上海滩,日本山口组发迹于神户,而神户也是座港口城市。

有港口就有码头,码头有大量的身强力壮的搬运工,他们为了抢活干,或者为了抱团,极容易形成帮会。

江湖黑话“拜码头”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农民”山口春吉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为“黑帮老大”山口春吉的呢?

这要从1904年说起。

1904年,日本和俄罗斯在中国东北约架,史称日俄战争,23岁的山口春吉觉得把浑身的力气用在庄稼上有点暴殄天物,于是入伍当兵参加了这场战争。

一年后,经过战争洗礼的山口春吉复员了,回到家又要面对那该死的庄稼,他想换一种活法,于是跑去海边当了一阵子渔民,可是复员军人把力气撒海底无辜的鱼儿身上,也有点不太像话。最主要的是,当渔民和当农民差不多,赚不到几个钱。

于是,山口春吉把渔网一扔,跑去神户港码头当搬运工。

那一年,他25岁。

那时神户港是东亚最大的港口。

日本通过甲午海战和日俄战争,成为东亚霸主。将大量的商品倾销到中国和朝鲜,同时也从中国和朝鲜掠夺大量的生产原料。神户港因此货船如织,需要大量的搬运工,周边农民和渔民纷纷来投。

山口春吉当过农民渔民又当过军人,其臂力惊人,胆识过人,经过战火洗礼的他很快在一帮五大三粗的搬运工中脱颖而出。

先成为搬运工小头目,后来被神户港的黑社会“大岛组”吸收,成为造船厂看场子的小头目。

“大岛组”是当时神户第一黑帮,除了向造船厂收保护费,还是神户最大的赌博集团,山口春吉很快得到大岛组老大大岛秀吉的赏识,成为他身边的亲信。

在老大身边实习了三年,山口春吉积累了丰富的黑社会管理经验。

1915年3月,34岁的山口春吉纠集了50个赌徒和浪人回到老家兵库县创立山口组,凭借黑社会的流氓手段,把兵库县的早市鲜鱼和干货零售给垄断了。

随着组织成员越来越多,就需要更多的生财之道,山口春吉把势力扩张到兵库县南部的新开地,那里是著名的娱乐城,后来成为日本电影文化的一大中心地。

但那时候流行的不是电影,而是浪曲剧场。山口春吉把油水丰厚的浪曲剧场的演出权搞到手,就像黄金荣在上海滩开的共舞台一样,只不过一个是表演浪曲,一个是表演戏曲。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山口组那时还是大岛组的一个二级团体,定时要向大岛秀吉上交纳金,用香港黑帮的话叫“收数”。

大岛秀吉没想到,自己小弟创立的“山口组”在多年后发展成日本第一大黑帮组织。

第二章:少年狠人

山口春吉当老大的时候,“山口组”是“大岛组”的二级团体,也就是分支,相当于分公司或分舵的意思。

1925年,44岁的山口春吉退休,23岁的长子山口登出任山口组第二代掌门(也有翻译叫“第二代目”,但万小刀喜欢用“掌门”)。

年轻人比较激进,又恰逢1928年世界金融危机,“山口组”的生意受到打击,没赚到多少钱,但是“大岛组”定期还要交数,山口登怒了:

交NMLGB!自此,“山口组”自立门户,与“大岛组”分裂。

大岛秀吉大怒,欲清理门户灭掉“山口组”,两帮发生大规模火并,不曾想却遭“山口组”反杀,此后“山口组”迅猛发展,“大岛组”开始没落。

那次火并,一位16岁少年脱颖而出,他徒手将“大岛组”一名组员的眼睛给挖了出来,不仅把对手吓尿了,连自己人都吓吐了。

这位硬核少年名叫田冈一雄,所谓出道即巅峰,说的就是他。

田冈一雄生于1913年,比掌门山口登小10岁,自幼父母双亡,被叔父领养,叔父穷困潦倒,把他当出气筒,一不高兴就把他毒打一顿。

经常挨打的田冈一雄没心思读书,对打架情有独钟,很快成为学校头号扛霸子。小学毕业就去工厂打工,在工厂由主任领导,结果他想领导主任,于是把主任打了一顿,结果被解雇。

这样的硬核少年当然不适合工厂了,他的才华注定在黑社会才能得以施展,很快就被“山口组”吸纳。

16岁的田冈一雄一战成名,山口登得知其英勇事迹,对其照顾有加,经常把帮内一些打打杀杀的活儿交给他去做。

1934年,21岁的田冈一雄已成为山口组第一杀手。这年8月,神户海员闹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吸血的资本方不干,于是引发一场劳资纠纷,史称“海员争议”。

资本方搞不定这些海员,便花了些钱,请来“山口组”想用武力解决这场纠纷。可海员们一个个也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一言不合就把“山口组”的代表给干死了。

掌门人山口登大怒,派第一杀手田冈一雄前去复仇。田冈一雄提着武士刀冲进海员工会,见人就砍,致数人死伤……

时年21岁的田冈一雄被判刑一年。

日本黑社会就知道打打杀杀,比起上海滩青帮大亨杜月笙差远了,杜月笙处理上海工人罢工,可谓“刀切豆腐两面光”,不仅令工会对他感恩,还让法租界欠他一个大人情,从此倚重于他。

所以,虽然民国期间很多中国青年去日本留学,但论玩黑社会,日本的黑社会比起上海滩的青帮,还是弱爆了,如果来上海滩深造,哪怕看一本杜月笙传记,也会像学会一种高深莫测的武功一样,可以一统日本黑道江湖。

田冈一雄出狱时,山口登亲自设宴慰问,并赠银刀一把,以资鼓励。

没多久,22岁的田冈一雄认识了一位名叫深山文子的女孩,二人暗生情愫,可是还没表白更没开房,田冈一雄又因为在赌场杀死了一位闹事的人,被判刑8年。

多年后,田冈一雄回忆起这8年牢狱之灾,可能还会心生庆幸,因为此后二战开始,日本鬼子开始侵略中国,很多年轻人都被充军,送往侵华战场。

因为坐牢,田冈一雄逃过了一纸红色充军令。手挖人眼的亡命徒如果充军来到中国,恐怕我国会有很多同胞会遭其毒手。

其他混社会的年轻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多数被送往侵华战场,“山口组”因此势力大减,像田冈一雄这样的狠人也所剩无几。于是1940年8月,山口登为解决一位浪师(艺人)的转会问题,在东京遭到下关地区的黑帮笼寅组的袭击,身负重伤。

此后山口登不问江湖事,一心沉迷女色,苦苦追求当时红得发紫的艺妓花柳小菊,1942年10月,因旧伤复发和纵欲过度,死在了花柳小菊怀里。

“山口组”自此经历了4年的群龙无首的局面,直到田冈一雄出狱。

第三章:田冈上位

1943年,日本皇纪2600周年大赦,31岁的田冈一雄提前一年出狱,20多个昔日部下前来迎接。

坐牢前认识的深山文子,对他还挺痴情,一直等了他7年,随后二人过了两年性福生活,并造出一子。

1945年8月,美军先后向广岛和长崎投掷原子弹,此后,吓尿了的日本天皇宣布投降。

日本投降后,那些被日军关押强制劳动的朝鲜人和台湾人获得了自由。但是他们身无分文,回不了国,甚至连饭都没得吃,于是形成了朝鲜帮和台湾帮,他们对日本人进行了疯狂的复仇,抢劫、杀戮,甚至控制了黑市米价。

战后日本有警察,但没有军队作后盾,警察也没有底气,甚至有多名警官被朝鲜帮和台湾帮干掉。日本政府请美军来镇压,但朝鲜帮和台湾帮属于战胜国公民,美军也不太好出手,于是日本警方便求助于日本黑帮来维持局面。

日本黑帮因此得到空前发展,大量年轻人,甚至二战中战败的日本军人,纷纷加入了帮会组织,因与朝鲜帮和台湾帮抗争,在日本老百姓心中,黑帮组织得到了“侠客”“侠道”的称号。

这一时期,田冈一雄率领山口组跟朝鲜帮和台湾帮进行了多次火并,利用恐吓、凶杀和炸弹抢回了很多地盘,这些地盘上的商人纷纷向“山口组”交保护费,田冈一雄在“山口组”内部一时间威望无两。

1946年7月,山口组高层开了一个会,一致推举田冈一雄为山口组第三代掌门。

那一年,田冈一雄34岁。

第四章:帮主夫人是个好大姐

田冈一雄上任伊始,就立下三个誓言:第一,要让全体组员有正式工作;第二,赏罚分明;第三,从己做起,自律自强。

他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通过黑势力去接工程,一来赚钱,二来解决帮会成员就业问题。黑社会更容易去承包工程,不给承包,就来闹事,让你无法施工。就像竹联帮帮主陈启礼,也曾成立过水电安装的公司。

当老大,没有钱是没有小弟愿意跟的。

田冈一雄治下,山口组的帮规也甚严,违反帮规轻则断指,重则处死。后来,断指成为日本黑帮的标志,仿佛不断根手指,就说明你在黑帮里的资历不够深似的。

田冈一雄也懂得恩威并重,如果手下人有难,他一定全力相助,如果被其他帮会欺压,他必定前往复仇。

1947年2月,日本经济严重通货膨胀,导致粮食匮乏。

年轻人只要没吃的,都可以到田冈一雄家吃饭。那时流行一句话:

到田冈那里去吧,那里有米饭吃。于是没饭吃的年轻人纷纷来投,这些人很能吃,田冈一雄不得不规定,每人每顿只准吃一碗米饭,菜汤任喝。

由于来投的年轻人太多,田冈一雄家里两位女佣忙不过来,帮主夫人深山文子也亲自下厨,她想方设法弄一些可口的下饭菜。

有些年轻人犯了事而被拘留,深山文子知道后,也会去给他们送饭。

连日本警察也表示羡慕,说“山口组”的小弟有福气,在牢房还有人送饭吃。

“山口组”的年轻一代,则对深山文子感恩戴德,说:

你真是一个好大姐。很快,田冈一雄就团结笼络了一大批心甘情愿替他卖命的黑道小弟,而深山文子在帮中,也树立起自己的威望,多年后田冈一雄去世,深山文子还曾主持过帮内大局。

第五章:华丽转身,疯狂洗白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国家如此,帮会亦如此。成立帮会其实是为了赚钱,有了钱才能养活更多小弟,才能将帮会壮大。

青帮如此,竹联帮如此,山口组亦如此。

对于帮会组织来说,赚钱的方式无外乎三种:一种靠偷靠抢,这种来钱慢还特么被同行看不起;一种搞黄赌毒,这种来钱快,但社会危害大,很容易被警方打击;另一种成立正规公司,让自己赚钱的方式合法化。

比如香港的新义安,后来在向某人的带领下,成功洗白成香港著名的娱乐公司。

山口组在第二代掌门山口登时期,就曾涉足过演艺事业,但那时的演艺事业跟黄金荣的共舞台差不多,相当于开一家戏院,或者像现在开一家演舞厅,能赚钱,但规模小,还不算进入娱乐圈。

战后日本的演艺事业空前发展,田冈一雄进入了娱乐圈,成立了娱乐公司神户艺能社,签约了多名知名艺人,比如一线歌手美空云雀等等。

因为黑势力侵入娱乐圈,很多演艺明星只有签约了黑社会背景的公司,才可以打着这个保护伞在娱乐圈发展,港台娱乐圈亦如此。

 多年后,日本著名演员高仓健,据说也是“山口组”成员,还为田冈一雄拍过传记电影。

田冈一雄除了成立演艺公司,还在神户港成立了一个名叫“甲阳运输”的公司,专门从事码头货运业。

为了成为货运业龙头老大,他成立了“全国港湾货物装卸振兴协会”的民间组织,并聘请日本建设大臣河野一郎做顾问。

这个组织其实相当于码头搬运工工会,跟前面提到的海员工会差不多,自己在这行业里开公司,又控制着这个行业的工会,于是“甲阳运输”公司发展迅速,抢占了三分之一的码头货运市场。

那时正值朝鲜战争时期,神户港成为美军补给基地,货运量剧增,港湾码头一带,军需物资堆积如山,“山口组”的货运公司从中赚了大把的钱。

有了钱后,山口组一边向全日本扩张势力,一边用金钱开路寻找保护伞,比如那位运输大臣河野一郎,就是“山口组”的保护伞之一。

黑社会有了一定规模,就能赚到钱,有了钱才能扩大规模,规模扩大到一定程度,就得寻求保护伞,有了保护伞才能“一统江湖”,洗白后方能“千秋万载”。

所有的帮会都是这种发展套路,上海滩的青帮把老蒋当保护伞,国民党败退之前,在上海滩能呼风唤雨,可惜保护伞找错了,最终黄金荣扫大街杜月笙客死香港;台湾的竹联帮为了让小蒋当保护伞,去刺杀说小蒋坏话的旅美作家江南,结果被保护伞利用,差点全军覆没(参见万小刀公众号《竹联帮的江湖往事》);能走到洗白这一步的寥寥无几,山口组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山口组有了雄厚的财力,又有了保护伞,开始一统江湖的时期:

先后灭掉明友会,打败本多会,干掉清水组,火并大岛组,最后在广岛发生了更大规模的一次火并,双方死伤惨重,山口组略占上风。提到黑社会火并,大家脑补的画面可能是《古惑仔》里两帮人拿着砍刀互砍、追杀,但是比起那时日本黑帮的火并,这些画面都弱爆了。

因为那时日本黑社会成员很多是二战日军败兵,他们军事素养高,火并的时候,三四人一小组,手持手枪步枪外加炸弹手雷,这尼玛哪里是黑社会火并啊,简直就是军事行动。

每一次火并,都死伤惨重。

也因此日本警方开始多次打黑,1964年日本警方出台《暴力取缔对策纲要》,将神户山口组、神户本多会、大阪柳川组、热海锦政会、东京松叶会、东京住吉会、东京日本国粹会、东京东声会、川崎日本义人党、东京北星会指定为十大暴力团,欲取缔之。

然而到1971年,“山口组”却在日本各县发展出478个了相关组织、10508名组员,成为日本最大跨区域性的企业化黑道组织。

在上世纪70年代,日本警方接连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暴力团取缔行动。相当于我国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但是,山口组仍然屹立不倒。

直到1978年7月11日,66岁的田冈一雄在京都市被“松田组”组员鸣海清枪杀受伤,“山口组”嚣张的气焰才暂时打住。

不过,枪手鸣海清也受到“山口组”追杀,开始四处逃亡,最后迫于压力,跳崖自杀。最惨的是其尸体被野狗咬食,最终被景区巡逻犬发现。

1981年7月23日,田冈一雄突发心肌梗塞,被送医院急救。这次田冈一雄没那么好运,当天晚上死逑在深山文子怀中,终年68岁。

“山口组”长达35年的田冈时代至此结束。

第六章:教父的葬礼

山口组在第三代掌门田冈一雄治下,得到长足发展,因此他被称之为“山口组教父”。

按照日本黑道的规矩,应为田冈一雄举行隆重的葬礼。但当时“山口组”的二号人物、组长继承人山本健一正在狱中,无法充当葬仪主礼人,而其他人没有足够的资历和威望,葬礼一时无法举行。

深山文子见状,只好召集至亲家属,举行了一个简朴的葬礼。

可是这简朴的葬礼有失“山口组”威名,也有失田冈一雄一世英明,“山口组”众头目坚持要再举行一次规模隆重的葬礼。

为此,“山口组”不顾警方的一再警告,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准备,其中包括全力为山本健一上诉,让他能回来主持葬礼。律师替山本健一上诉到大阪最高法院,以山本健一患有严重肝硬化为由申请保释。警方深知山本健一的地位与活动能量,无论如何也不肯答应。

最后,“山口组”只好由帮内多位元老与深山文子共同主持葬礼,并请“稻川会”会长稻川圣城担任田冈葬礼的执行委员长。

1981年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田冈一雄的葬礼如期举行,来自全日本200多个黑帮组织的头面角色1000余人出席追悼仪式。

他们嚣张地、堂而遑之地把田冈纪念堂设在兵库县法院附近。

日本警方如临大敌,不仅事先对这些帮派头目进行摸底搜查,共查获手枪100余支,刀192把,还有部分毒品;还成立“山口组解体作战本部”,出动的警察1000多人,另有800名防暴警察被部署在兵库县法院周围,500名警察在16个地点负责检查参加葬礼的来宾……

参加葬礼的除了黑社会头目,还有娱乐圈很多当红明星,比如高仓健。

高仓健当年因黑帮电影《网走番外地》而成名,还曾在《田冈生活三步曲》中扮演过田冈一雄本人。

一位电影界人士说:“从5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后期的20年间,日本哪一位艺人未尝受过田冈的帮忙呢?”

葬礼主礼人是65岁的深山文子。

那时,除了山本健一,其他人主持都难以服众,深山文子能服众,主要是当年给过很多小弟米饭吃,但她终究不可能当黑帮老大。

山本健一最终也没当成第四代掌门,1982年2月,他在即将出狱时,死于肝硬化大出血。

群龙无首的“山口组”再一次陷入了大混乱。

各路大佬为争夺掌门宝座开始内斗,后来在深山文子的强烈支持下,竹中正久当上了第四代掌门,但“山口组”二级团体“一和会”素来跟竹中正久不和,便脱离了“山口组”,自立门户,就像当年“山口组”脱离“大岛组”一样。

二级团体岂是说脱离就脱离的,新组长竹中正久上任不久,就开始清理门户,结果竹中正久和当时的2号人物被“一和会”反杀。

“山口组”当即展开报复,最终共导致“一和会”死19人,伤49人,山口组死10人,伤17人,被警方直接逮捕560人,为日本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黑帮间争斗,史称“山一抗争”。

1989年,纷争结束,“山口组”旗下分会“山健组”老大渡边芳则继任五代掌门。

那一年,渡边芳则48岁。

第七章:这个黑帮有点萌

渡边芳则的前半生,也是在打打杀杀和去监狱镀镀金中成长的,如果不够狠,又没蹲过监狱,是没有资历当掌门的。

但比起田冈一雄16岁挖人眼睛,也弱爆了,只是在同时代的狠人面前,渡边芳则还是一个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渡边芳则当第五代目之后,时代的滚滚车轮已碾压到上世纪90年代。

此时,政府恢复了元气,完全有能力管制黑社会,而人民生活也安居乐业,再天天打打杀杀,那是自取灭亡。

于是,“山口组”不再把自己当一个黑帮,而是当一个集团公司来经营。他们跟一些财团合作,进入房地产、股票、艺术品、不良债权整理等产业。

平常都西装革履,再配一墨镜,特拉风,走在大街上像在走维密秀。

同时为了提升在民众中的口碑,他们还开始做公益。

1995年,大阪、神户地震,“山口组”第一个出来给民众施粥,赈济灾民,比政府的自卫队还迅速。

这一行为受到民众和媒体盛赞,后来日本发生重大灾害时,“山口组”总是冲在第一线,还把自己的事务所腾出来给无家可归的人避难。

他们还会帮助弱势群体,过节时给小区居民分发糕点、清扫小区啦什么的。

每年万圣节,他们还给小孩发糖果。

如此,就算警方要取缔山口组,也师出无名。

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来说都是值得赞扬的。

在2005年的时候,山口组成员突然前往台湾,他们前去的目的是为了去悼念有着黑帮教父之称的许海清。他对于台湾黑帮与日本黑帮之间的矛盾化解起了很大的作用,也正是因为她在中间的调解,才使得各个帮派之间没有发起很大的战争。因此他得了“黑道仲裁者”的称号。

这个消息当时是举国轰动的,许海清下葬那一天,被山口组规定为“黑道停火日。”任何帮派都不能发起任何事情,不然就是对他们山口组过不去,这必然会引起山口组的报复。这间接的也证明了许海清在山口组所有成员心目当中的重要地位。

同年,64岁的第五代掌门渡边芳则引退,63岁的筱田建市(又名司忍)接任。

筱田建市叱咤江湖多年,总担心仇人找他复仇,经常携带着装有子弹的手枪,而这是非法的,因此他被关进监狱6年。

筱田建市在监狱深造时,山口组由高山清司代理帮务,日后,高山清司也成为山口组第七代掌门继承人。

2011年4月,筱田建市出狱,大批记者前来采访,他戴着礼帽和一副墨镜,对着记者频频挥手致意,派头十足。

筱田建市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山口组”一旦解散,就会有3万至4万名成员失去生计。他预期这会造成社会动荡,因为很多年轻的成员有可能组成新帮派,而这些新帮派不会服膺日本黑帮悠久的传统价值观。

“我知道这听上去难以置信,但是我正在保护山口组,以减少那些暴力集团。我的组织其实被人误解了,在这个所谓的暴力团产业里,我们的行事方式其实很温和。”

2012年12月1日,山口组第五代掌门渡边芳则去世,时年71岁。

此后,筱田建市大权独揽,把山口组发展得更加壮大,其野心也开始膨胀。

第八章 这个黑帮很有钱

筱田建市治下,山口组还建立了自己的五大纲领:

1.最要遵从的是团结内部的和亲一体;2.对外接触时要有爱念,重信义;3.自始自终遵从长幼的礼仪;4.在社会上要有自己的节操,不招来不应该有的非议;5.听取先人的经验,提高自己的人格。2013年,为了宣传这五大纲领,山口组创办了《山口组新报》,报道山口组的行动纲领和活动方针。

2014年4月2日,山口组为了适应互联网发展,还建了个“官方”网站:株式会社山口组。网站注明公司主要从事土木工程系的事业,干的是包工头的活。

网站上还写着“我们的网站制作人员全是外行,网页有些难看还请大家包容”。

这蠢萌蠢萌的,是不是特可爱?

他们还在总部门口写着:我们不允许使用童工,不卖毒品,也不乱扔烟头。

黑社会都快成社会道德模范了。

 到这时候,当人们看到山口组的新闻时,心里还会一乐,这黑帮也太有趣了吧哈哈哈,不像以前一提到黑帮,眼前就浮现打打杀杀的场景。

连香港14K双花红棍陈惠敏,也对山口组称赞有加,说香港黑帮比山口组差远了,只有青帮能和山口组相提并论。

这说明“山口组”的品牌宣传做得牛逼啊,黑帮都能洗成这样,建议范冰冰等劣迹艺人多去学习学习。

当然,这么好的口碑也只是表象,就像官网上说主要从事土木工程系行业,也只是粉饰,曾在2013年,山口组代理掌门高山清司,因指使属下敲诈勒索一名建筑包工头共计4千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61万元),被判6年有期徒刑。

从这里大概也能看出“山口组”仍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是“表面光鲜,背后流脓”般的存在。(山口组老大如果看到我万小刀这样写,会不会打我呀?)

同样是2014年,美国《财富》杂志对全球5大黑社会组织的收入做了介绍,其中日本山口组年创收8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00亿元),比第二名的俄罗斯“松采沃兄弟会”的85亿美元多出了一位数。

跟当时中国互联网公司相比,也是仅次阿里腾讯的存在。

山口组有如此大资产,问题就来了,接下来由谁来继承,或者利益如何分配?

你看,一个家庭如果一穷二白,兄弟姊妹之间也没什么好争的,即便要争,也不会闹到不可开交,可是当家产比较多的时候,哪怕父母只留下一套房产,兄弟姊妹之间也会争个头破血流。

何况山口组不是一个家庭,是一个组织,而这组织里历来就有很多二级团体,筱田建市之后,由哪一个二级团体的老大掌权呢?

“山口组”内部开始暗流涌动。

第九章:分裂与纷争

2015年,山口组成立100周年之际,本应该是值得庆祝的日子,结果却开始分裂。

导火索是什么呢?

一个字:钱!

先是第六代掌门筱田建市增加了二级团体的收数金额,导致“山健组”为首的众多二级团体不满。

后是筱田建市欲把掌门之位传给自己的小弟——同是“弘道会”的高山清司。

因为只有传给自己人,“山口组”的巨额资产,才能不至于旁落。

于是,实力强劲的“山健组”老大井上邦雄就不同意了,他原本以为这第七代掌门人的位子应该是他的。

原因是:以前掌门传位时,一般各二级团体轮流坐庄,传给二级团体实力最强的老大,像山健组,虽然实力一直很强,但田冈一雄和渡边芳则在传位时都没有传给自己所在的“山健组”,因为如果继续传给自己这个组,就搞成了世袭,其他二级团体不同意,容易造成分裂。

如果还按以前的传位方案,第七代掌门应该传给井上邦雄。

但现任掌门筱田建市却准备把掌门之位传给同是“弘道会”的高山清司,他甚至还准备把“山口组”总部迁移到“弘道会”所在的名古屋。

“山健组”老大井上邦雄立马炸毛。

于是,2015年8月27日,“山健组”老大井上邦雄公开表示对筱田建市不满,并率领13个二级团体宣布另立门户。

筱田建市当然也炸毛了。

于是,“山口组”和“神户山口组”你来我往,拼杀了两年,共爆发了近百起暴力冲突,包括多起枪战、3起使用燃烧瓶、9起车辆撞击,其中至少5死16伤。

当时就传出日本警方欲彻底取缔“山口组”的新闻。

2017年,“神户山口组”又出现分裂,“侠友会”老大寺冈修率部分成员出走,成立了“任侠山口组”。

于是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此后冲突也没停过,不过,在日本举办G20峰会的时候,他们还是识趣地停止了争斗,三方都放假了。

2019年10月10日,“山口组”68岁的硬核老头丸山俊夫枪杀两名“神户山口组”成员,可谓是吹响了复仇的号角。

号角为何此时吹响?

因为“山口组”的2号人物高山清司下周就要出狱了,接下来火并得激不激烈,就看这些老头卖不卖力了。

三方大佬中,“山口组”现任掌门筱田建市77岁,2号人物高山清司71岁,“神户山口组”老大井上邦雄71岁,“任侠山口组”老大寺冈修70岁,其他核心成员也都六七十岁年纪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养老中心呢。

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当年没有横死街头,老了还要争个你死我活,看来“山口组”百年历史离划下最后一个句号恐怕不远了。



TAG: 山口组 日本山口组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

本月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