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大华新闻网 >> 台湾 >> 要闻 >> 查看资讯

台湾要取代香港成“亚洲金融中心” 快别扯了吧

(大华新闻网台湾立法院历来是各种闹剧的上演场地,发生在香港的反修例示威又给这个剧场提供了新的素材,当地时间10月8日,国民党立委罗明才对台湾金管会主委顾立雄与台湾行政院院长苏贞昌的一番质询过程,凸显了台湾立法院立委问政与政务官员回答质疑的荒腔走板。

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在立法院列席备询,国民党立委罗明才提问台湾是否准备好借香港反修例的机会,取而代之成为亚洲金融中心,苏贞昌以含糊的说法回避问题。(中央社)

在这场质询过程中,罗明才针对香港近来因反修例所引发的一连串抗争酿成的社会动荡,指称香港在国际上扮演了例如亚洲金融重镇、亚洲艺术品拍卖中心、亚洲红酒交易重镇、亚洲物流中心等角色,罗藉此质疑金管会主管,在当前香港社会未能恢复之际,台湾是否要准备好把握机会“借机补位”,争取让台湾成为亚洲金融中心等位置,透过相关规划“迎来更多的商机”。台湾金管会主委顾立雄对此提问刻意避开正面回复,罗明才遂转向行政院长苏贞昌,质问:“台湾在这个部分可不可以快速地取代香港?”苏贞昌则当场表示“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并以台湾在香港地区经营的金融都还很稳健,借以表示当前香港情形“还没到那种状况”。

若仔细检验这段台湾立委与官员的答询,其间的荒唐简直是罄竹难书。首先,这是台湾立法院于九月新会期开议后的第四次院会,对行政院院长的施政报告进行质询。而金管会主委之所以会列席备询,乃因需要对金管会下辖的台湾金融研训院等事业单位提交预算。虽然说罗明才在此间向金管会提问是否做好准备要提升台湾在亚洲金融物流等项目上的重要性,或者质问当局是否做出相关规划,确实是金管会需要关注处理的部分,但不可否认已稍显离题。而借着香港当前情势,就要质问官员是否有任何规划,让台湾“取香港而代之”,只能说野心很大,但想法幼稚。毕竟香港今日的亚洲金融中心、红酒中心、物流中心等地位并非一日就完成,也不可能只因为一时的政治风波,就让企业全面弃守。更关键的问题是,台湾有什么资本,凭什么能取得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红酒中心、物流中心?

也难怪,不论是金管会主委顾立雄,或者行政院长苏贞昌,都对 “台湾是否做好准备”或者“台湾做好了什么准备”迎接或者招揽更多商机的实际问题完全闪避,顾立雄只答出香港所具备的资本移动完全自由、金融总部所在,以及税务低廉等三大优势,,对“正在积极研议开放”、“鼓励台商把台湾当做香港之外另一个替代考虑”等说法含糊回应,而苏贞昌的回应更是完全的“虚答”,竟然就是一句“政府当然因应各种变化,随时要以最大的利益的方向做考虑”。

台湾政府以“国安疑虑”为由将港资在台北投资案拒于门外,恐怕已大减对外资的吸引力,又怎么取代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南海发展提供)

实际上,光是所谓让台湾成为亚洲金融中心,或者说吸引更多外资来台投资的部分,台湾在法规上就对外国投资设立重重关卡。即便法律上没有限制,只要审核外国资金的投审会,或者审核大陆资金的陆委会,针对每件投资案逐项审查时,随意丢出一个“影响国安”等完全无法以具体标准衡量的理由。连港资到台湾盖一个“双子星”都可以扯出国安问题,活生生将投资挡在门外,如此充满政治算计的“人治”标准,就算扯出所谓“民主自由”的大旗,恐怕也难以提升对外资的吸引力。

毕竟所有人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如何让资金能够最有效率地赚钱,才是各国资金投资的重要考虑。一方面,立法院里实问虚答的荒唐戏持续搬演,另一方面,政党和政治人物却为私利而伤害经济,阻绝外来投资,虚耗台湾自身能量,连盖个“双子星”大楼都能扯出“国安疑虑”,还怎么替代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



TAG: 台湾政治 台湾立法院 金融开放

我来说两句

seccode

请在微信上关注我们

大华新闻网微信公众帐号:

NewsUS大华新闻网

The Users of NewsDH.com, We are one!

新闻,因微信而广播!

生活,因分享而快乐!

思想,因交流而深刻!